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紅杏姑娘 > 第33章 酬勞(作者:二月杏)
紅杏姑娘

《紅杏姑娘》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33章 酬勞

    好不容易打發走了袁大嬸兒,方紅杏這才有時間打量家里的情況,大門已經被打壞了,不過原本就沒有幾天是好的時候,所以她也不是很在意,讓她比較心疼的是之前桌上的那幾只碗!

    要知道那可不是一般的碗,方紅杏在穿越前雖然醫學院大學畢業,之后還只是做過實習醫生,但是她對古董古玩也是了解懂得一些的,一個碗的質量是上乘還是一文不值,是遠古還是近現代多少還是有些辨別能力的?。毛線、中文網

    方紅杏居住地方還是新石器后期,父系氏族聚集的原始部落,但是其它地方早已經進入文明時代了。

    之前放在桌子上的那幾只碗,方紅杏估摸起碼是有三百年的歷史了,別看它灰撲撲和一般別人家吃飯的碗差不多,甚至還要顯得再破舊些,但是仔細看的話,那底下隱隱透著青碧色的花紋,足以顯示出它的不凡來。

    方紅杏也不是沒有打過這些碗的主意,這半個月才能吃到一些肉星還得是別人接濟的情況下,讓她實在是有些無力,要知道她上輩子可是無肉不歡的人吶。

    只是這窮鄉僻壤的,想要找出一個識貨的人出來,可比她再穿越回去還要難。

    雖然賣不出去,但是這也是潛藏著的財產富貴啊,現在可好,全碎成渣渣了。

    再低頭看了一眼似乎已經睡得香甜的阿爹方大郎,方紅杏那是各種心緒涌上心頭。

    “咦,該吃飯了嗎?”正當方紅杏還在心疼那幾只碗的時候,方大郎迷迷糊糊地往自己嘴邊擦了幾把,慢慢爬了起來。

    他似乎都沒有看到家里的狼藉,瞇著眼睛在地上找自己的酒壺。

    自從方紅杏的河馬娘有一天突然失蹤,在雞窩凼的地圖上消失不見了,這方大郎就與酒接下來不解之緣,天天泡在酒水里面,沒人能知道他哪一刻是清醒哪一刻蝕醉著的,成天的迷迷糊糊?。毛線、中文網

    “在這里呢!”方紅杏將地上的酒壺撿起來往他懷里一塞,又撿起地上的白菜,打算去做飯了。

    如果說自家這個醉鬼老爹是沒有故事的,那方紅杏是萬萬不相信的,她穿越過來的時候這個身體才不過三四歲。

    要是普通的三四歲,那必然是不會有多少的印象的,但是方紅杏當時畢竟是成年人的靈魂,只是這個身體受到了比較大的傷害,蜂毒蚱蜢毒還有蟻毒。

    她在暈過去再醒過來后,意識模糊了。

    很多事情穿越前的記不住,穿越后現在的身份的這個方紅杏的記憶也淡漠。

    幸好,這個小女孩也叫方紅杏,不然麻煩會更多一些的。

    身邊就只有這么一個酒鬼阿爹,一年到頭就沒有見幾天清醒的。方紅杏很多事情也不能問,問了也不會知道答案的。

    只是對于阿爹的身份,方紅杏即使到了現在,也沒有看透,雖然家里窮的時常揭不開鍋,但是不過一兩天,原本已經空掉的米缸就會被填到半滿。

    自己作為一個農家女,卻不需要下田干農活,反而可以讀文識字,就連家門口的那塊菜地上的菜還是隔壁松鼠哥幫忙種的。

    好多奇怪事情!

    方紅杏雖然知道自己的阿爹透著很多不能解釋的方面,但是她也樂的不點破,反正現在的生活,除了不能每天吃肉,別的都還不錯。

    她主要是想找到袁秋實,想實現自己的從醫夢……結果,在游泳池一不小心魂魄飛升了……

    “方紅杏妹妹!

    “松鼠哥,你怎么來了?”方紅杏在看到松鼠拿在手里的碗的時候,眼睛一亮,雖然沒有看到里面的東西,但是光憑著氣味,她就可以判定,里面那絕對就是肉!

    “家里肉還多了一碗,阿娘特意讓我給你拿來!彼墒鬀_著方紅杏憨憨一笑,嘴角隱隱還現出一絲酒窩。

    “松鼠哥,你真好!”方紅杏沖他燦爛一笑,剛剛被打破碗的郁悶之情一掃而光。

    “沒事、沒事……”大概是被方紅杏這么一說,松鼠馬上緊張地臉都有些紅了,然后有些不自在地擺擺手,兩只手都有些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替我謝謝嬸子,我下次幫她去穿線!狈郊t杏笑瞇瞇地說道,選擇性忽視了少年的羞澀。

    “嗯嗯,那我先回去了,等會兒我拿些工具給你來修門!

    “不急不急,你等下還得去地里干活呢,等有時間再說吧!狈凑依镆矝]有什么值酬勞的,或者說就算有值酬勞的,人家也瞧不出來,根本沒有被偷的價值。

    “沒事,我馬上就回來!彼墒笏坪跏桥路郊t杏拒絕,轉眼間就跑了出去,只留下一小搓灰塵慢慢落下來。

    下午的時候,松鼠果然就像他自己說的,拿著工具來給方紅杏修門,這個活他已經熟門熟路了,所以很快就弄好了。

    “方紅杏在家嗎?”

    “在呢!狈郊t杏聽到外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連忙走了出去,一般這種時候,就是意味著有生意上門。

    “方紅杏啊,你來幫我看看,我家的貓是怎么了!币粋穿著有些考究的婦人抱著一直黑白相間的貓進來,她的視線在注意到松鼠的時候,臉上頓時多了一絲那難以捉摸的笑容,眼中也多了一絲別的意味。

    松鼠在看到她臉上的笑容之后,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一聲:“姨媽!本驼驹谝贿叢徽f話了。

    這個婦人和松鼠的阿娘汪荷花是親姐妹,名叫汪淡花,不過她命好,嫁的人有出息,現在已經是街掌了,平日里也住在街衢上,和這邊一比,完全就是貴婦人的生活。

    只是她也是個念舊的,知道自己妹妹過的沒有她好,總是隔段時間過來看望一下他們,這也能解釋,這平常日子里,松鼠家怎么就做起了大肉菜來。

    方紅杏自然是知道這些事情的,想著自己剛剛吃的肉還是沾了她的光,眼里的笑意就更加多了些,臉上的表情也越發甜美。

    “我先看一下貓!狈郊t杏將貓從松鼠的姨媽汪淡花手中接過,然后輕輕放到地上,大概是接觸到了陌生的環境,小貓下意識就往汪淡花那邊靠。

    這么一走動,方紅杏就可以看出這只貓的后退有些瘸了。

    用手捏捏貓那條不大對勁的后腿,方紅杏的臉上便多了一絲自信,坦言道:“不是什么大問題,只是簡單的脫臼,貓的恢復能力本來就好,我再給它包扎一下就好!狈郊t杏在說話間已經拿來了一些布條,這個布是她穿不上的衣服裁剪而來的,只不過相比較村寨人的衣服,這個布料的質量還是要好上一些的。

    等松鼠和汪淡花走了以后,方紅杏才開開心心地將一小袋肉干小心放好,本來她是不好意思收松鼠姨媽的酬勞的,只不過她給的是肉,她實在不忍心這么狠心地對自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