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紅杏姑娘 > 第37章 耍橫(作者:二月杏)
紅杏姑娘

《紅杏姑娘》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37章 耍橫

    那男漢見這少女不說話,還皺著眉頭的模樣,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緩緩開口道:“我聽說姑娘你擅長醫治,凌云波因為護我受了傷,你有什么法子來醫治嗎?”

    方紅杏聞言,心中有一千匹草泥馬奔馳而過,尼瑪他是以為自己聽不懂,所以才又翻譯了一遍嗎?!

    自己看著就像這么沒有文化的嗎?好吧,自己的確就是一個村姑樣。wap.kanmaoxian.com

    方紅杏將來人上下都打量了一番,本來是逆著光,所以看的不是很真切,現在細細一看,竟然還長得挺人模人樣的。

    特別是那個眼睛,雖然深藏著一絲鋒利,但是不管從眼形,還是眼眸,甚至是睫毛,都顯得很是美好。

    不過方紅杏就算上輩子有些外貌主義以貌取人,但是在這窮地方待了這么些年,這些矯情的毛病老早給磨沒了,現在是,能讓她每頓吃肉的那就是美男丁。

    所以這個男漢在方紅杏心目中,完全沒有時常給她偷食的松鼠哥來的順眼。

    “你說這是你的凌云波,可是它明明就叫太白啊,你有什么證據說是你的馬?”方紅杏含著一絲笑意看著那男漢。

    那男漢一愣,似乎沒有料到方紅杏會提出這樣的問題,甚至連新名字都取好了。

    最讓他哭笑不得的是,一直不愛親近旁人的凌云波好似很滿意這個名字,還沖著這個鄉下姑娘一陣搖頭晃腦,絲毫沒有平日里的威嚴霸氣。

    要不是他之前檢查過它,還在它身上找到了那個密函,他都要懷疑這是不是跟隨了自己那么多年的愛駒了。

    “凌云波的耳后有一撮紅色的毛,你可以檢查一下!

    方紅杏自然是知道有的,因為她心中一開始就知道他就是太白的主人了,但是到手的肥肉,她怎么忍心讓它飛走呢?。毛線、中文網

    方紅杏隨意檢查了一下,不出意外,果然是有那個特征,她索性以退為進:“既然你說的是真的,那我就當太白是你的馬,只不過它在我這,居然還睡了我家的母驢,你是不是應該點……”方紅杏說著做了一個要酬勞意思意思的動作,反正她本來就是村姑,才不介意自己是不是粗魯呢!

    而且看這個男漢的打扮,肯定是不缺衣少食的,讓自己能多吃幾頓肉,這點面子算得了什么?

    那男漢聞言,整個臉都黑了下來,她當凌云波傷的是眼睛嗎,就一口丑八怪母驢,品相都沒有……

    他正要訓斥過去,余光就看到凌云波正含情脈脈地看著那頭貌不驚人的母驢,他覺得喉嚨那處一熱——哎,丟人……

    它真的是自己那眼光高于頭頂的凌云波嗎?

    還是說,那個村姑說的的確是事實?!

    他頓時心中多了一種將帥不爭氣的感覺,這都督府有的是駿馬良駒,也沒看它正眼瞧過誰,怎么現在眼光就低落成這樣,連驢都能將就了?

    恨鐵不成鋼地掃了凌云波一眼,男漢才抬頭看向方紅杏:“是我的馬孟浪不羈了,不知姑娘你想……!彼麤]有忽略之前她那個要報酬的動作,既然只是要酬勞,那就好辦。

    “我那母驢還是黃花閨女呢!狈郊t杏說著,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他。

    難道我那凌云波不是毛頭小子嗎?!……

    不過方紅杏可以這么不要節操地說這樣的話,他是萬萬做不到的,便冷著一張臉說道:“那你想要什么?”

    終于聽到了自己最想要聽的話,方紅杏整張臉都亮了起來,“五兩銀子,我還可以幫你把太白治好!闭f著伸出一只手,在面前晃了晃。

    五兩銀子的話,自己絕對可以吃上整整一年的肉。方紅杏心道。

    那男漢原本黑著一張臉,但是聽到方紅杏說能治好馬,眼睛快速一亮:“你確定?”他一來就檢查過了,凌云波雖然現在精神還可以,但是受的傷絕對不輕。

    就算帶回去,軍中的軍醫也未必有這樣的把握,以前有一匹馬差不多同樣的傷,一個個軍需都是無可賴何的,眼前她這么一個小小的女子,竟然有這么大的能耐?!

    “那是自然,你不是打聽過我了嗎,有聽我失手過嗎?”為了肉,方紅杏也不介意自賣自夸一下。

    “不用說啦,接著!彼膊皇仟q豫的人,直接拋出一個銀錠。

    方紅杏連忙上前接住,雖然有些砸疼了手,但是只要想想大碗的肉,就覺得整個人都恢復了。

    “這個,只有三兩吧……”方紅杏用手掂量了一下銀子,沒有想到看起來好像很有富態的樣子,竟然這么摳門,說好的五兩,竟然只給三兩。

    “剩下的,等我來接凌云波的時候再支付!币苍S是方紅杏的目光過于直白,那男丁的臉貌似更加黑了一些。

    其實他身上有不少銀票,只是銀子卻只有這么一小錠,要是往日的話,誰能治好凌云波,別說五兩,五百兩他也不會嫌多。

    只是,他現在就是不想看到那個小村姑得意的樣子。

    “那行吧,先就這樣子了!狈郊t杏情緒有些低落,為自己看錯人,原本以為是一擲千金的主兒,結果是個摳門鬼。

    “如此,那我半月后來接回凌云波!毖酝庵饩褪钦f,方紅杏只有半個月的時間來醫治它。

    “隨你!

    見方紅杏并不反對,他最后看了一眼馬,一個閃身一個凌波微步便沒有了人影。

    方紅杏楞了一下,那摳門男漢竟然還是個武林高手!

    “太白啊太白,你說你那個主人是不是太摳門了啊,你說才問他要五兩的銀子,竟然還要留一半下次給,這絕對是不重視你!”方紅杏蹲下來摸摸太白的腦袋,很同情它的模樣。

    太白并不懂方紅杏在說什么,只覺得她身上的氣息讓它很是舒服,忍不住發出幾聲愉快的叫聲,算是回應。

    練武之人原本就是耳聰目明的,方紅杏說的話聲音也不算太低,再加上這個時候是順風,所以毫不意外地傳到了他的耳中,連帶著還有太白的聲音。

    那男漢腳下一個踉蹌,心中罵了一句“吃里扒外”。

    男漢急匆匆收步,俯首傾聽,想知道這戰馬還有沒有別的表達,會不會背著他們在外面,出賣組織,損壞集體榮譽,胡言亂語。

    見那馬兒并沒有肆意妄為,他才就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而方紅杏那邊,又對著太白念叨了幾句,太白好像也沒有背信棄義、隨波逐流,立馬要與她混的意思,這才拍拍屁股站起來。

    既然只有半個月的時間,那當務之急就是治好它的腿傷,這樣才能有機會留下優秀的后代!

    方紅杏想著,笑的很是奸詐地看了倩倩一眼,希望能一下就中!

    倩倩感覺脖頸猛然間涼颼颼的,好像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了,忍不住抖了一下,還把蹄子扭一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