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紅杏姑娘 > 第42章 戳穿(作者:二月杏)
紅杏姑娘

《紅杏姑娘》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42章 戳穿

    第42章戳穿

    “什么較真不較真的,我不懂你在說什??础.線、中.文、網”袁大嬸兒雖然竭力保持著鎮定,但是眼睛卻控制不住地左右閃躲著。

    “既然鄉里鄉親都在,那正好給我做個見證!狈郊t杏中氣十足地說道:“我爹爹給袁大嬸兒配的藥粉可是白色的,你們再瞧袁大嬸兒臉上,這些小小的紅色的點又是怎么一回事兒?”

    被方紅杏這么一說,圍觀的人都下意識地往袁大嬸兒臉上看去。

    “這好像是辣椒粉咯!比巳褐旭R上有眼睛比較亮的人發現了這個事實,直接就嚷嚷了出來。

    袁大嬸兒本來就是外強中干的,被人這么一說,臉色馬上就變了。

    可是她心中想要讓方紅杏當童養媳的愿望又過于迫切,硬著頭皮道:“我可不知道你說的什么辣椒不辣椒的,反正我只要臉不好,你就得到我家去給我做童養媳!

    在場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來,這袁大嬸兒就是故意找茬的,紛紛在一邊嗤之以鼻。

    松鼠他娘也是十分中意方紅杏,所以聽到這話,頓時就不爽了,我家這邊等了這么多年,就等著她年紀再大些,就好討過來做媳婦兒了,你這么一張爛臉還想占這樣的便宜么?!

    “這話說的,雖然說你這臉好不好沒有多大的區別,但是俗話說的好,冤有頭、債有主的,你有本事往自己臉上撒辣椒粉,那你就要有本事找那方大郎做你家童養媳啊,巴著人家小丫頭做什么!”松鼠娘兩手叉腰著腰毫不客氣地說道。

    要知道松鼠娘汪荷花女士當年也是村寨子里的一朵小辣椒,她嫁人這么多年,功力那絕對是只增不減的。

    雞窩凼有童謠唱道:洪氏溫柔數第一,笑意嫣然蜻蜓立;潑辣還算汪荷花,沒誰能贏小喇叭……

    “你這爛嘴巴里面說什么呢,誰往自己臉上撒辣椒粉呢!”袁大嬸兒不甘示弱地回到,只是比起松鼠娘來說,多少缺了一些底氣。www.cancdp.live

    “呦,看臉不就知道了嗎,你說你一老娘們兒,也虧得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你這臉值人家小丫頭嘛,還有就你家那兒子,你這是想找個免費丫鬟吧,這窮人家的命還想享富貴人家的福,你還不如倒頭睡一覺,做夢比較快!”松鼠娘一點兒都不停頓地將話噼里啪啦地說出口。

    方紅杏站在一邊完全沒有插嘴的余地,在看袁大嬸兒臉上一陣白一陣紅的,心中只覺得一陣好笑。

    這就叫做傳說中的偷雞不成蝕把米么。

    “老獅子家里的,你家小獅子出事情了!”袁大嬸兒還想做最后的掙扎的時候,就有人跑了過來。

    這老獅子是袁大嬸兒當家男漢的名字,小獅子是她兒子的名字,雖然名字取成小獅子,但是身體弱的就跟一只小貓一樣。

    這小獅仔是袁大嬸兒的心尖尖,這一聽是兒子出事兒了,話也不說了,臉也不管了,直接就往家里跑。

    “好了好了,都散了呵!彼墒竽飺]揮手,她在這邊還是挺有威信的,當然這和她那個嫁得好的姐妹也有脫不了的關系。

    反正也沒有八卦觀看了,原本圍觀的人直接一哄而散了。

    “多多謝謝嬸子了!

    “謝嬸子做什么,大家這么多年鄰居了,哪還講這些啊,你那酒鬼阿爹呢,這次是幾天沒有回來了?”松鼠娘王屋里隨便瞅了一眼,你說這女兒還這么小,他怎么老是幾天不著家。

    她還記得自己當年第一次見到這個小丫頭,才四五歲的模樣,就要自己做飯,個子都還沒有家里的灶高呢,讓人看了怪心疼的。

    那方大郎也真是的,家里隨處放酒,人還不著家,要不是當初他們發現早,這小丫頭說不定就被火給燒沒了。

    就是這酒,方紅杏家好多次火患了。

    慘烈的都已經發生兩次了。

    方紅杏當初剛剛穿越到雞窩凼那一年大火災就是方大郎酒后,把酒點燃失火的,幸好方紅杏不在家,正在堰塘與松鼠、桃花、袁秋實他們一道洗澡,不然說不定早被燒死了。

    “雖然現在也是大姑娘了,但是你爹這未免也太沒擔當了,你說你當年好幾次就差點給埋火里了,他現在怎么還這么放心!彼墒竽镱H有些恨鐵不成鋼。

    方紅杏面色微微僵了一下,她沒有想到她記性這么好,這都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次其實是她自己的錯。

    那個時候阿媽別人拐騙走后,悶氣著的自家阿爹第一次離家超過一天,她吃完了他留給他的兩個餅,就想著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但是這古代的灶和現代的煤氣灶可不是一個概念上的東西,她在現代的時候雖然不下廚,但是下個面條之類的還是毫無壓力的。

    可是在古代,她的第一次下廚的代價就是自家的廚房。

    就是現在,她也不大習慣一個人又兼顧著火,又得兼顧著炒菜,所以每次炒出來的都是黑漆漆的。

    只是當時,因為在廚房出現了幾個空的酒罐子,在場的人都下意識將那場火災聯系在了上面,指引向了老爹。

    自家老爹回來以后,在鄉野村夫中的形象當然就又跌了不止一點點。

    “過去的事情就讓她過去吧,阿爹出門肯定也是因為有事要辦!狈郊t杏笑呵呵地說道,努力將話題轉移掉,替自家爹地開脫。

    “就你想得開,聽我家松鼠說,你家有親戚來,要不中午就去嬸子家吃飯吧!狈郊t杏做菜的水平,松鼠娘還是知道的,不過她就喜歡這小姑娘,不會下廚也不是一個大問題。不會可以慢慢學嘛,自己可以教她。

    “不用了,我那哥哥雖然塊頭大,但是人比較害羞,這人一多,他肯定又不好意思了!狈郊t杏一邊說著,一邊想象著古褡勺紅著臉扭扭捏捏的模樣,頓時覺得心里一陣惡寒。

    “這樣啊,那你去嬸子家那些雞蛋醬肉吧,也不能虧待了客人!彼墒竽锖苁菬崆榈卣f道。

    方紅杏也不是矯情的人,道謝過了以后,便象征性地拿了一些。

    回到家里,古褡勺已經將飯菜都做好了,神色有些怪異地站在一邊上。

    “你這是干什么呢!”方紅杏看了他一眼,還好他剛剛沒有出來,不然事情肯定就會更加麻煩了。

    “沒事,我做好飯了,你要不要再來一個湯?自己動手來一個?”古褡勺憋了半天才說道。

    他剛剛在廚房里糾結,到底該不該出去。一方面他覺得自己是個男漢,方紅杏還叫他一聲褡勺大哥,他這個時候應該挺身而出才應該的。

    可是另一方面,他畢竟是秘密到這里的,昨天被那個小伙子看到已經是一個意外了,要是再這么直接出去,要是被別人注意到了,那他不就違背了都督的命令嘛!暴露自家身份會受到處罰的。

    糾結了半天,最后還是覺得軍人以服從為天職,軍命為重,所以他現在面對著方紅杏的時候呢,心里邊就有一些是飽含愧疚的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