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紅杏姑娘 > 第74章 掉毛(作者:二月杏)
紅杏姑娘

《紅杏姑娘》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74章 掉毛

    事情過去沒有幾天,魯音雯就抱著阿喵來找方紅杏了?.毛.線.中.文.網

    “方紅杏姐姐!濒斠赧┑难劬t紅的,一看就知道是剛剛哭過的。

    “怎么了?”方紅杏問道,眼睛快速掃過她和她懷中阿喵,并不見明顯的異常。

    “阿娘說要扔掉阿喵!倍勾蟮难蹨I從她的眼眶里滑落,她抱著阿喵的手又緊了些,眼中滿滿的都是不舍。

    阿喵好像也能聽懂話語中的意思,今天特別的乖巧,一直安分地窩在她的懷里。

    “為什么呢?”魯家娘子并不是一個這么獨斷的人,而且她也知道自家女兒喜歡它,如果沒有原因,怎么會說要丟掉阿喵。

    “最近阿喵掉毛特別厲害,有些毛飛到阿娘做好的豆腐里了!濒斠赧┰秸f聲音越低。

    她雖然年紀小,但是也知道這個事情是阿喵不對,但是它只是一只貓啊。

    而且阿娘也說了,是因為夏天它才掉那么多毛的,等天氣涼了就好了。

    為什么一定要丟掉它呢……

    “你平時多給它洗洗澡,梳梳毛,把貓毛及時處理掉了,它就不會到處掉毛了!狈郊t杏安慰道,雖然她覺得把貓毛全部剪掉會更加直接,不過這樣太粗暴了,不大好。

    “可是阿娘說,讓我今天就把它丟掉!濒斠赧┱f著“哇”地一下哭了出來。

    她平時只有這么一個小伙伴,要是把它丟了,以后誰陪她玩兒,而且阿喵會餓死的。

    “別哭別哭,你先把阿喵帶回去,晚上我和你阿娘說啊!狈郊t杏連忙安撫道,不管是多么可愛的小孩子,一旦哭起來,馬上就會化身成小惡魔了。

    “嗯,謝謝方紅杏姐姐!甭牭椒郊t杏愿意幫她去說情,魯音雯的哭聲慢慢小了下來,臉上帶了一些不好意思?。毛線、中文網

    方紅杏忍不住松了一口氣。

    “方紅杏,這是怎么了?”方大郎回來就看到魯音雯抽泣著,而自家女兒有些無措地站在她面前。

    難道自家女兒已經墮落到欺負小孩子了?

    當然這樣的念頭只是一瞬間。

    “阿爹,你回來了啊!

    魯音雯不是第一次看到胡子拉碴的方大郎,還是有些怕怕地躲到了方紅杏身后。

    這個人身上臭臭的,而且還長得好丑。

    方紅杏姐姐明明那么好看,為什么會有那么丑的阿爹。

    不過阿娘說了,不能因為一個人長得不好看,就去嘲笑他。

    “阿伯好!濒斠赧┬÷暤卣f道,大大的眼睛偷偷看了他好幾眼。

    那么長的胡子,他吃飯的時候就不怕一不小心吃下去了?

    還有,那個飯粒不會沾在胡子上面嗎?

    “是小雯兒啊,阿伯這里有糖,要不要吃啊!狈酱罄尚Σ[瞇地看著魯音雯,她和方紅杏小時候有點像,所以他難得這么喜歡一個外人。

    而且相比較方紅杏從小的懂事,魯音雯更加符合一個四五歲小姑娘的形象。

    他也好想方紅杏可以甜甜地叫自己阿爹,然后撲到自己懷里來撒嬌。

    只是他也不想想,就他那么不負責的散養態度,方紅杏要真是一般的小姑娘,老早就餓死了。

    “想!濒斠赧╇m然有些害怕方大郎,但是想到那甜甜的糖,忍不住一陣心動。

    她家的條件,她也只有在生辰的時候得到一些零嘴。

    “那來拿吧!狈酱罄傻男那楹懿诲e,雖然魯音雯的眼神帶著一絲怯意,但是明顯亮晶晶充滿期待的模樣,很是滿足了他有些詭異的心理。

    既然這樣的成就感不能從自家閨女身上得到,鄰居家的小孩,也能勉強將就下。

    只是他的手在懷里掏了兩下以后,臉上的笑容慢慢就僵住了。

    魯音雯開始還期待地看著方大郎,但是看到他一直沒有掏出東西來,眼中的亮光一點點地消失了。

    方紅杏見自家阿爹那么尷尬的模樣,就知道肯定是他又丟三落四了,嘆了一口氣。

    他就不能靠譜些?

    “我好像忘記了,下次再給你吧!狈酱罄晒首麈偠ǖ卣f道。

    他明明記得自己買了的啊,怎么會不見了呢?

    魯音雯知道糖沒有了,小嘴微微一癟,有些委屈地小聲道:“阿伯騙人!

    要知道這個時候給糖吃這樣的承諾對于魯音雯來講,就好比現代的時候,父母答應給孩子買一個很大的變形金剛玩具,但是事到臨頭那個變形金剛浮云了。

    魯音雯被魯家娘子教的很好,只是哀怨地看了方大郎幾眼,默默抱著阿喵回去了。

    反倒是方大郎,摸著自己亂糟糟的頭發,有些無顏見人的模樣。

    “好了好了,別撓頭發了,一地的灰!狈郊t杏沒好氣地說道,雖然看他現在的模樣好像有些可憐,不過也不值得同情,誰叫他自己先不摸摸口袋。

    方大郎原本以為方紅杏會安慰他,沒有想到只收到這么傷人的一句話,頓時覺得心都涼了。

    都說女兒是貼心小棉襖,方大郎瞅瞅方紅杏,這個棉襖穿著怪涼人的。

    “進來吃飯吧!彪m然看不清楚臉,但是見方大郎的眼神越來越哀怨,方紅杏也就適可而止了。

    “哦!狈酱罄捎行┑吐涞貞艘宦。

    “大叔!鄙甓斌艺没貋,就看到方大郎有些寂寞地站在門口。

    “這個可是您掉的!彼麖膽阎刑统鲆粋小布包,只見上面還歪歪扭扭地繡了一個“酒”字。

    一看就是方紅杏的杰作。

    方紅杏的女紅相比較她手術中縫合的技術,實在是有些上不了臺面,別說做衣服了,做這種毫無美感的布包已經是她技術的極限了。

    她知道自家阿爹是個丟三落四的性子,所以特意在上面繡了一個字,這還是她先用木炭描上去,然后慢慢繡上去的。

    饒是這樣,這個“酒”字看著,也是面目全非。

    方大郎接過一看,里面果然放著一小包糖。

    他就記得自己沒有記錯嘛,偏偏剛剛掉了,害的人家小姑娘都以為他是大騙子。

    好不冤枉。

    現在糖是回來了,可是這人都回去了,方大郎總覺得現在再送過去少了一點什么。

    但是不送過去的話,又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

    讓他一陣糾結。

    “大叔可是有什么煩心事?”申侗笠關切地問道,和方大郎相處久了,就知道他雖然每天糊糊涂涂的,但是人還是很好的。

    “沒事!狈酱罄蓴[擺手,將布包中的糖拿出來,放到魯家娘子家門口,自己一搖一晃地進了自家臥室去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