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紅杏姑娘 > 第82章 難堪(作者:二月杏)
紅杏姑娘

《紅杏姑娘》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82章 難堪

    因為有了杜老做見證人,方紅杏的心中多了不少的底氣。www.cancdp.live

    微微提高了一些聲音,方紅杏緩緩說道:“頭蘚分黃蘚,白蘚,黑點蘚,肌蘚四中,以白蘚多見!彼龑⒁暰放到魯音雯身上又道:“雯雯這次得的便是白蘚,又稱之為白禿瘡!

    “醫書上就有寫到‘言白禿者……白痂甚癢,其上發并禿落不生,故謂之白!┑陌Y狀也正好和這個相符的!

    方紅杏以往沒事就會翻他老爹的那些醫書,只是好些書都沒有了封面,她甚至都不知道書名叫什么了。

    所以說的時候,也就說不出具體的出處了啊。

    “甚好,甚好!倍爬虾苁琴澩攸c頭道,沒有想到她年紀不大,懂的倒是不少。

    而站在一邊的柳大夫,臉色就沒有那么好看了呀。

    “背書有什么用啊,有本事開方子呵!绷蠓蜻是不大相信方紅杏能開出方子來,就想著能在這這方面讓她出丑,挽回一些自己的面子。

    杜老有些不大贊同地掃了柳大夫一眼,這作為大夫,最為重要的就是心態要放平了,不能急功近利。

    他年輕的時候也就是沒有懂這個道理,所以直到五十歲以后才慢慢有了一些成就。

    他懂的還是太遲了。

    這讓他想起了當年京城的那個傳說,杏林世家的下一任尉遲家家主,不過二十的年紀,就能成為御醫院的首席。

    可惜天妒英才,十年前的那場意外,讓尉遲家一下子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他一直忘不了當年在京城的驚鴻一瞥,只是可惜啊可惜。

    方紅杏笑瞇瞇地點頭道:“方子自然是要開的,柳大夫您也不要急嘛!

    軟綿綿地就將來自柳大夫的嘲諷還了回去。

    柳大夫第一次覺得這種笑瞇瞇的人真是太可惡了。

    見柳大夫一臉不爽的模樣,方紅杏心中很是愉悅,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讓你不高興。

    拿我就高興了。

    “這白頭禿,可用土槿皮,苦參,野菊花,生百部,蛇床子各六錢,白礬,蒼術各四錢,雄黃二錢為一劑。每劑加兩斤水,浸泡一炷香的功夫?1毛線3中文網再煮約一盞茶。等水溫了。清洗頭部,每日兩次,每次一刻鐘,一天一劑藥即可。十日便可起效!彪m然在這邊已經生活了十來年,但是對于這里計算時間的方式,方紅杏還是覺得有些不適應。

    這一炷香差不多是五分鐘,而一盞茶則是十分鐘,一刻鐘是四分之一個時辰,也就是一十伍分鐘。

    見柳大夫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方紅杏的笑容更加深了些:“同時還要將她頭上長蘚周圍的頭發剪掉,患者所用的枕巾,手帕等都要定期煮沸,防止再次傳染啦!

    方紅杏作為一個現代的醫生,自然是比這里的大夫更加重視消毒滅菌這一塊兒,只不過現在的大夫可能還沒有這樣的意識,所以在治療一些傳染病的時候,總是不能做到快速而有效。

    “這個病還會傳染嗎?”魯家娘子顫著聲音問道。沒有想到她最怕的事情竟然成了真……

    方紅杏點點頭,這白蘚用比較現代的話來講就是由羊毛狀小孢子菌或鐵銹色小孢子菌引起的皮膚病,一般都是通過動物傳染的,而這魯音雯的毛病多半是被家中的阿貓傳染的。

    見方紅杏點頭,原本在圍觀的人一下子往后退了幾步,看向魯家娘子的眼神中也帶著一絲恐懼。

    特別是那些婦人,看熱鬧的時候喜歡沖在最前面,但是這個時候,恨不得躲到最后面去。

    她們可不想自己最后也變成這么可怕的模樣。

    魯音雯雖然年紀小,但是敏感地感覺到了異樣,她不懂什么叫做傳染,只覺得抱著自己的阿娘身子顫抖的可怕。

    她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她是不是要死掉了,可是她都還沒有讓阿娘過上好日子。

    “嬸子,你不要太緊張,這雖然會傳染,但是你們只要不公用這些東西就好,而且治好了就沒事了!狈郊t杏安撫道,“你看我剛剛不是還碰了雯雯的嗎?”

    魯家娘子一聽,終于稍微鎮定了些,原本已經有些恐慌的人群也慢慢平靜了下來。

    既然她都碰了,說不會有事的,那他們這些看熱鬧的,應該就更加不用擔心了。

    “杜老,現在就由您來做個判斷吧!狈郊t杏恭恭敬敬地對著杜老說道。

    “以木槿皮苦參,生百部,蛇床子,雄黃,野菊花清熱解毒,殺蟲止癢;白礬,蒼術燥濕止癢。既可祛痂除垢,清潔瘡面,有利于藥物吸收,極好極好!”杜老摸著胡子,對方紅杏的方子很是滿意。

    “杜老要不再瞧瞧柳大夫的方子,指不定比方紅杏更加合適呢!狈郊t杏趁機建議著,這柳大夫大概是過的太平穩了,沒有被人打過臉,所以態度才這么囂張。

    有時候,就該給點教訓,好讓他長長記性。

    柳大夫聽到之前杜老說的話,心中就有些不妙,現在方紅杏還這么說,他第一個想法就是要把那個方子毀尸滅跡,省的讓別人看了笑話。

    可惜方紅杏的動作比他腦子轉的還快,等他要去搶回來的時候,方紅杏已經將方子交給了杜老。

    這可把柳大夫氣的一陣吹胡子瞪眼的啊。

    方紅杏只要一想到他剛剛的態度,再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只覺得大快人心。

    “你這幾年給病人開方子是開到你娘肚子里去了么?”杜老一看那方子,臉色馬上就沉了下來,毫不客氣地罵了起來。

    這杜老罵人可一點兒都不斯文,什么話讓人難堪,他就罵什么。

    方紅杏看著一個原本笑瞇瞇很是和藹的老人一轉眼變成這么彪悍的模樣,她自認為接受能力比較強的小心臟都有些受不了了。

    倒是那些圍觀的,好像都知道杜老就是這個性子,很是津津有味地聽著他罵人。

    杜老醫術是好,但是相對的,他的脾氣也不小,特別是涉及到醫藥這一塊兒。

    像因為父母不重視或者疏忽導致孩子病情嚴重,那些父母哪個不被他罵個狗血淋頭的。

    這要是住在杜老醫館的附近。差不多每天都聽到好幾回。

    還有不少人在背后猜測,這杜老這把年紀了身體還這么健壯,說不定和他罵人罵的那么爽快也是有很大的關系的。

    而且他罵人雖然兇,但是醫術確實真的好,所以至今也沒有發生過被套了麻袋暴打一頓的事情。

    “我……”柳大夫漲紅了臉,一下子不知道說什么了。

    早知道一開始的時候他就不該打賭,也不會出現這么多人來看他的笑話的。

    “我什么我哈,還不把上面的藥都配齊了給人送過去,這老戚怎么就教出你這樣一個徒弟來!倍爬虾苁呛掼F不成鋼。

    杜老當年和柳大夫的師父還有幾個月的師兄弟關系,嚴格說起來他們還是師伯師侄的關系。

    當年杜老回來定居的時候。柳大夫還想上門拜訪下?上Ф爬献顭┑木褪沁@套。根本不搭理他。

    柳大夫被說的根本沒有任何回擊之力,硬著頭皮對藥童說道:“去,去把藥抓好!

    之前站在一邊的藥童已經有些懵了,平日里看柳大夫作威作福慣了,如今見他跟蔫兒了茄子似的。這樣大的落差,讓他有些接受不了。

    “還不快去,還想讓我去?!”柳大夫見藥童不動,頓時就惱了,你說杜老那名望放在那邊,他只能俯首認錯,你一個小藥童,還想怎么著呢!

    小藥童一聽,身子一個哆嗦。不等柳大夫罵第二句,馬上跑了開去。

    “喲,這是撒氣呢!”杜老冷哼一聲,斜著眼睛掃了柳大夫一眼,這醫術還沒有到家。這脾氣倒是比他還大呢!

    “小侄不敢!绷蠓蛑肋@杜老和不少權貴的關系都很好,自然是不敢得罪他的。

    只是心中大恨,想著以后怎么把面子再賺回來。

    “那我家雯雯怎么會得這個病的?”魯家娘子見這個賭約也結束了,這才問道。

    她不明白,魯音雯整天都在家里,就是出門玩兒也頂多就是方紅杏家,現在他們都沒有事情,偏偏就她變成了這樣。

    這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杜老朝方紅杏看了一眼:“小丫頭應該一早兒就知道了吧!

    既然人家都這么說了,方紅杏也不能裝不知道,而且這種事情說清楚了還能預防以后,只是……

    方紅杏看了一眼魯音雯,她應該會比較難過吧。

    “這個病應該是從阿貓身上傳過來的,之前我就見阿貓身上有脫毛現象,當時以為只是天氣熱了,現在想來應該就是它先得了貓蘚,然后傳給了整天和它一起玩的雯雯!

    “!”這魯家娘子還沒有驚訝,人群中就有人先驚叫了起來。

    “那一只癩頭貓它,它身上有病!”一個穿著土黃色汗褂子的壯漢一下子跳了起來,然后沖到方紅杏面前,喊道:“小姑娘,你快幫我瞧瞧,我有沒有得那個毛病,我最近幾天頭上怪癢的!

    “原來你阿貓就是被你給偷了你去,你個挨千刀的!”魯家娘子怒罵道。

    在魯音雯發病以后,他們一家出了門,等回來以后那貓就不見了,開始以為自己跑了,現在這么一看,竟然是被偷走了。

    那壯漢也不管魯家娘子在罵他,只是一臉緊張地看著方紅杏。

    “不是腦殼癢就全是病,你頭癢只是太久沒有洗頭了!狈郊t杏隨便瞄了一眼,看著他油汪汪的發頂,馬上又轉移了視線不再看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