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紅杏姑娘 > 第161章 寫字(作者:二月杏)
紅杏姑娘

《紅杏姑娘》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61章 寫字

    原本站在姵芷兩步遠的古褡勺,聽到這話,又默默往姵芷那邊走了一步?.毛.線.中.文.網

    方紅杏心中有些艷羨,不知道她以后能不能遇到這樣一個人。

    不過內心深處還有一絲淡淡的憂傷,果然他之前說的喜歡修長型是騙人的,是個男漢,都喜歡前凸后翹的。

    方紅杏想到自己的身材,默默嘆了一口氣。

    三人到了固瑾容的房外,古褡勺將食盒交給了姵芷,自己便默默離開了。

    方紅杏和姵芷進去的時候,固瑾容正在練字,她的字和性格一樣,很是堅韌,字跡中透著一絲鋒利。

    “小姐,這是艾媽媽讓我送過來的燕窩粥,你快趁熱喝了!眾耻茖⑹澈蟹畔,她和固瑾容說話間透著一絲隨意和親昵,兩個人的感情明顯很好。

    “你先放一邊,我把這張字寫好!惫惕莶]有抬頭,而是繼續寫著自己的字。

    “小姐這字越發的好了!眾耻埔贿厡⒀喔C粥拿出來,一邊用余光掃著固瑾容書桌上的紙。

    “爹說我的字,太銳利了!惫惕輰懲曜詈笠粋字,慢慢放下筆。

    這樣的評論,對于一個女子來講,并非是贊揚。

    只是固瑾容并沒有打算改變,她覺得自己這樣挺好的。

    即使不同于別的女子,但是這就是她自己,獨一無二的固瑾容。

    “我倒是覺得挺好的!眾耻圃谝慌哉f到,自己的小姐不光是字還是能力,都不輸于男兒,相比較那些柔柔弱弱的閨中小姐,自己的小姐要活的比她們精彩的多。

    “你呀!”固瑾容忍不住輕笑一聲,又沖著站在一旁的方紅杏點點頭。

    “方紅杏,聽說你寫的一手梅花小簪,不知是臨的誰的字帖?1毛線3中文網”固瑾容擦了一下手,一邊喝粥一邊隨口問道。

    這方紅杏的字,固瑾容有瞧見過一兩次,是在固靜臨的藥方中,當時只覺得這個字透著一股子瀟灑勁兒。

    她一直覺得自己的字寫的比較隨意,特別是比較那些閨秀的中規中矩,但是這方紅杏的字,里面有著一種讓人無法模仿的自在。

    “我阿爹隨便找來的字帖,我也不清楚是哪位!狈郊t杏估摸著那個字帖是自家阿爹自己做的,因為她的字和方大郎的字還是有很多相似點的。

    方紅杏畢竟不是真的孩童,在臨字帖的時候還是會帶上一些自己的性子。

    等到后來時間久了,她的自己也就演化成現在這樣了。

    方紅杏覺得,只要別人能看得懂,寫的好些還是不好些都無所謂。

    “是嘛!惫惕菸⑽⒁恍,也沒有再追問。

    都說這個方紅杏出自鄉野,但是不管是學識還是談吐,都不像。

    偏偏近衛的調查是不會騙人的。

    這讓固瑾容對方紅杏的身世充滿了好奇。

    而且字如其人,一個人的字可以反映一個人的內心。

    這個方紅杏,她的內心可比她,要寬廣自由的多!

    固瑾容突然覺得有些羞愧,她一直以為自己活的很自在,不在乎別人是怎么看的。

    現在想來,也不過是讓別人看她活的自在,心里其實還是有諸多束縛……

    大概睡了有快兩個時辰,佰老太君這才幽幽轉醒。

    在旁邊候著的是一直跟在她身邊的老人,漾嬤嬤,她是當年的陪嫁丫鬟之一,只不過她命不好,嫁的丈夫是個短命的,不過半年就守了寡。

    還好這鎮國都督府也不嫌她晦氣,讓她繼續跟著佰老太君。

    因為沒有孩子,她便一心一意地服侍佰老太君,而且當年固老太爺也允諾了她,都督府是會給她養老送終的。

    她更加就沒了別的心思,就連過繼兄弟家的孩子這類事兒也沒有想。

    漾嬤嬤輩分大,又是佰老太君身邊的老人,這都督府里,基本上人都要給她一點面子。

    就連固夫人在她面前,也不敢隨便使喚她。

    “辰妹妹……”佰老太君慢悠悠的睜開眼睛,眼角有一滴濁淚慢慢滑下。

    漾嬤嬤在一旁瞧著連忙朝站在旁邊的丫鬟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們快去將那個姑娘再找回來。

    “小姐!毖鷭邒哂行╈睾暗。

    這個稱呼是沒有錯,但是自己現在變得那么蒼老,要是佰老太君還沒有緩過來的話,指不定也記不住她。

    “是阿漾啊!卑劾咸檬州p輕把眼角的那滴淚擦掉,悠悠地嘆了一口氣:“我剛剛做夢夢見辰妹妹了!

    “蔣小姐在天之靈知道小姐您這么念著她,也會開心的!毖鷭邒呱锨皩劾咸鲎饋,給她在背后放了一個枕頭,免得她不舒服。

    “在夢里,辰妹妹還是那么年輕,可惜我已經老了,我們還說好了一塊兒去騎馬!卑劾咸俅螄@了一口氣。

    自從蔣悅辰去世以后,她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夢到她了。

    不知道為什么今兒偏偏就夢到了,而且還那么的真切,好似她一直都沒有走。

    笑瞇瞇地看著自己,叫著自己“佰姐姐,姐姐……”

    她自己不是沒有妹妹,嫡親的,或者是庶妹。但是沒有一個讓她這么在意,她對自己也是真的好。

    自己女紅極差,當年她們是同一年成親,她怕自己繡不好自己的嫁衣,就每天過來陪她一起繡,就怕她坐不住。

    而且還要從旁教自己怎么繡,因為出來時間太長,她還被高夫人罵了好幾次。

    她那么嬌柔的一個女孩子,卻從來沒有因為這個事情哭過。

    后來,她的嫁衣反倒比她先繡好。

    她知道嫁衣對一個女子的重要性,她從來沒有想過幫她繡,卻一直在旁邊安撫她當年容易暴躁的心,要是自己扎到了手,她比自己還要難過幾分。

    當她穿上那身嫁衣的時候,她的親娘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她原本都打算讓繡娘在旁幫忙了。

    只是這么一個美好的女子,卻早早離世了,自她去世,她便厭了那些交際,寧可在自己的屋子里吃齋念佛。

    就當是為了她的辰妹妹。

    “必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不如等天兒好了,我陪著小姐去清靈寺上個香?”這個清靈寺并不是京城最大的寺廟,但是香火極旺。

    佰老太君當年特意在那里給蔣悅辰安了一個長生牌,每月都會找時間去看看。

    “如此,也好!卑劾咸龘崃艘幌滦乜,之前因為身體原因,也有一陣子沒有去了。

    “外面雪也停了,奴婢給您去摘枝梅花來吧,放屋子里染點香味兒!毖鷭邒咝χf道。她見佰老太君因為夢見了當年的蔣小姐,一副神傷的模樣。

    心中也是感慨萬分,這小姐妹感情這么深的,也就獨獨這一對兒了。

    “也好,對了。我記得阿臨回來了吧,那老倔頭是不是也回來了,聽說之前還受傷了,你等下去瞧瞧!卑劾咸。

    “是!毖鷭邒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