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類型 > 舊事驚心 > 第089章 芙蓉負氣回娘家過年(作者:崔瀟)
舊事驚心

《舊事驚心》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089章 芙蓉負氣回娘家過年

    蘇澤見韓陽這樣問,便笑道:“是,你怎么看出來的?”

    韓陽笑道:“觀眾年齡太整齊劃一了,既然你在,我猜可能是他們?1毛線3中文網”

    蘇澤笑道:“聰明!”

    韓陽又笑問:“還有別的指示嗎?沒有的話,我要卸妝了!

    蘇澤聽了,“哎”了一聲,卻欲言又止。

    韓陽知道他想打聽曉慧,卻一時不知問些什么,因輕聲笑了下,溫和道:“那我掛了!

    蘇澤“嗯”了一聲。

    掛斷電話,又呆坐了一會兒,蘇澤方開車回家。

    演出效果出乎預料地好,范曉慧等人都不免有些激動,回去的路上,韓陽想到時常得蘇澤恩惠,今日他又買票請員工觀看,便想跟李明講,將蘇澤的票錢如數退回,又思及他此時正開車在路上,便作罷。

    到了晚間,他避開眾人,打電話給李明,讓他將蘇澤的錢退回去。

    李明笑道:“我會照你的話去做,不過,據我對蘇總的了解,這個錢他既然已經出了,是斷不會收回去的!

    韓陽笑道:“他若一定不肯收,那也沒有辦法!

    “嗯,好的!崩蠲鞯。

    韓陽剛掛了電話,忽聽后面有人問:“退什么?”

    他愕然回頭,見是范曉慧,情知瞞不過,便如實道:“今晚,蘇澤請公司的員工去看了演出,我剛才打電話給李明,讓他把蘇澤的票錢退回去!

    范曉慧聽了,愣怔半天,方道:“他也來湊熱鬧!

    韓陽笑道:“大約算是給職工的福利!

    范曉慧沒再多言。

    韓陽笑道:“年三十的節目提前演了,到了那天,我們又該做什么?”

    范曉慧笑道:“吃喝玩樂唄!”說完,扭身往回走去。

    韓陽跟在她身后,笑道:“別說,你還真道出了過年的精髓!”

    于是,六個人聚在一起聊了會兒天,便分頭去休息,不提。

    且說呂清,也看了今晚的演出,見舞臺上的范曉慧光彩照人,回家后躺在床上,竟有好一會兒難以入眠。

    次日上午,她打電話給上官芙蓉,寒暄了幾句后,說道:“出來喝杯咖啡?”

    上官芙蓉冷笑道:“我從不隨隨便便跟人喝咖啡?1毛2線3中文網”

    呂清揶揄道:“我也從不隨隨便便約人喝咖啡!

    上官芙蓉聽她如此說,便道:“好,說吧,什么地方?”

    呂清道:“就在上次的那家咖啡館,半個小時后見!

    上官芙蓉聽了,沒有多言,直接掛掉了電話。

    半個小時后,兩人見了面,坐定后,上官芙蓉淡淡道:“說吧,有什么事?”

    呂清置若罔聞,抬手招來侍者,要了兩杯咖啡,又將自己的加了糖和奶,用匙攪動半天,端起呷了一口,放下杯子,抿了抿唇,方道:“昨晚,蘇總請公司員工去看了一場春晚!

    上官芙蓉聽了,氣極而笑道:“你叫我出來,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

    呂清不慌不忙,接著道:“那是范曉慧一伙人在小劇場的演出!

    上官芙蓉聽了這句,臉色果然變了。

    呂清又含笑道:“當然,蘇總也去了,而且坐在全場最好的位置!

    上官芙蓉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一時卻又不知該說些什么。

    呂清見自己的話已奏效,又煽風點火道:“看來,在蘇總面前,什么家世顯赫、正規院團,顯然都沒什么的這兩樣,在蘇澤面前確實沒什么優勢,但我卻是他的合法妻子,也見某些人哭著鬧著要嫁給他,最后卻成了他的下屬!

    呂清聽了,心底的火“騰”一下竄起來,怒道:“你……”這個字說出口,卻轉而笑了起來,說道,“對!我只能做他的下屬,所以,你的敵人不是我,你恨我恨得咬牙切齒,也沒用!

    “我為什么要恨你?”上官芙蓉身子向后傾,拿起匙攪動面前的咖啡,說道,“我還沒把你放在眼里!

    呂清并不生氣,嘲笑道:“是啊,我知道你將范曉慧視作眼中釘,所以,一有她的消息,便馬上來報告你!

    上官芙蓉聽了,呆了半天,方道:“我也知道你的用意——想借我的手趕走范曉慧,這樣你就少一個對手!

    呂清聽了一怔,旋即笑道:“如今看來,是我高估你了,你根本就斗不過她!

    上官芙蓉無法,只得使出殺手锏,將雙臂抱在胸前,冷笑道:“我用得著跟她斗嗎?只要我一日不離婚,她就做不成蘇太太!

    呂清聽了,不以為然地冷笑道:“你那蘇家太太的位子,怕是終究坐不安穩!

    上官芙蓉被她戳到痛處,怒不可遏道:“你……”旋即冷笑道,“我坐得再不安穩,只怕也輪不到你!”

    呂清見再說下去也是互相斗嘴,便道:“該說的、不該說的,我都說了,你自己看著辦,我還有事,先走了!闭f完,招呼侍者過來結了賬,起身去了。

    上官芙蓉獨自坐在那里,仍在生悶氣,想自己好歹是蘇澤明媒正娶的妻子,現在不僅要時時提防范曉慧,還要受蘇澤下屬的奚落,于是,越想越覺得委屈,不禁落了幾滴淚,又發了一會兒呆,方起身離開。

    她原本還在猶豫,過年要待在哪邊,今見蘇澤竟絲毫不把她放在心上,自己待在蘇家也沒有意思,回家后,便收拾東西,準備回娘家。

    秦嬌娥見她拿著行李下樓,驚訝地問道:“你這是到哪兒去?”

    芙蓉面露為難之色,說道:“媽,我想到父母那邊過年!

    秦嬌娥聽了,略一思忖,笑道:“你爸媽只有你這么一個孩子了陪他們過個年,也是應該的,不過,眼看就到年三十了,你何不過了除夕,讓小澤陪你一起回去呢?”

    上官芙蓉聽了,差點流下淚來,委屈道:“但凡蘇澤對我好一點,我會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回娘家嗎?”

    秦嬌娥聞言,驚訝道:“小澤怎么了?又做什么荒唐事了嗎?”

    上官芙蓉道:“您還是自己問他吧!闭f完,拉著行李離開了家。

    上官芙蓉到家后,見到母親,撒嬌道:“媽,我回來陪您和爸爸過年!

    陶敏一面笑著說“好”,一面不住地往她身后瞅,最后,有點失望道:“只有你一個人哪?小蘇怎么沒陪你一起來?”

    上官芙蓉陪笑撒謊道:“我沒讓他來!

    “為什么?”陶敏問,“你們又鬧別扭了?”

    上官芙蓉神情有點落寞道:“我們不一直就那樣嘛!”

    陶敏見了,拉著她的手在沙發上坐下,語重心長道:“你們的關系還是沒有改善嗎?如果實在不行,離婚也不是不可以,不必這樣跟他耗著!

    上官芙蓉聽了,又想起呂清的那番話,因恨恨道:“只要有那個范曉慧,他就不可能回心轉意!”

    陶敏愕然道:“怎么了?范曉慧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她搞了一個什么春晚,蘇澤請公司里的員工去看了!鄙瞎佘饺匚。

    陶敏聽了,釋然笑道:“這也沒什么嘛!不過就是去看了一場演出!

    “這哪兒是看一場演出那么簡單!”上官芙蓉道,“誰知道他們私底下有沒有眉來眼去!”

    陶敏聽了,低頭思忖了一下,笑道:“算了,大過年的,我們不跟那個范曉慧置氣!

    上官芙蓉聽了,只得暫且將范曉慧的事擱下。

    且說蘇澤,下午回家后,母親告訴他芙蓉回娘家去了,他隨口問了句:“那她明晚回來嗎?”

    “不回來!鼻貗啥鸬。

    蘇澤聽了,正在解領帶的手停了一下,心里竟有一絲竊喜。

    秦嬌娥隨后來到他房間,在椅子上坐下,問道:“那,三十晚上,你過去嗎?”

    蘇澤將領帶在柜子里掛好,然后合上衣柜,在母親對面的床畔坐下,說道:“媽,你也知道我和芙蓉的關系不好,過年去他們家,我會不自在!

    秦嬌娥聽了,不禁皺起眉頭,因說道:“孩子,如果實在覺得不行,你們就離了吧!

    蘇澤笑道:“要按我的意思,早離了,不是芙蓉不肯嘛!好歹他們家也幫過咱們,我總不至于和她鬧到法庭上去吧!

    “那你打算就這樣拖著?”秦嬌娥又擔心地問道。

    蘇澤笑道:“她愿意拖就拖著唄!反正我現在也沒有更中意的女朋友!

    秦嬌娥聽了,笑著,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說到“更中意的女朋友”,不知怎地,蘇澤竟想到了范曉慧,忍不住發出一聲輕輕的嘆息。

    秦嬌娥站起身,笑道:“你也這么大了,自己看著辦吧!闭f完,向外走去。

    蘇澤起身,將雙手放在母親肩上,笑道:“是啊,你兒子都這么大了,您就別為他操心了!

    秦嬌娥笑著拍了拍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下樓去了。

    母親出去后,蘇澤復在床邊坐下來,想起范曉慧,又想到那幾張照片,心里不禁煩躁起來,思忖,看樣子,曉慧并沒有交過這樣一個男朋友,即便有,也只是一時迷失,那,這個寄照片的人到底是誰,又有何居心呢?

    欲知后事如何,請看下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