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類型 > 魔女的逆天仙尊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掉落洞中(作者:傻妞請愛自己)
魔女的逆天仙尊

《魔女的逆天仙尊》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九十七章 掉落洞中

    夏枯草聽著這問話跟交代遺言似的,她抱著胳膊咧開嘴惡寒了一下鄙視的看著子軒道:“就這么怕死啊,遺憾怎會沒有,但我不覺得我們會喪命在此!”

    “哎呀,就隨口一問,你也就隨口一答不行嗎,比如,你還未找到那個與你心心相惜之人,比如,你還沒有遺留下血脈在世間……”

    子軒循序漸進,一點一點誘導夏枯草,夏枯草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是師父那冷清又讓人心疼的模樣,子軒一拍她肩膀:

    “哈,是不是說到你心口上去了?”

    “神經!”夏枯草用力拍掉子軒的手:“我們修仙之人,怎會滿腦子都是這凡塵情愛之事,你還是快快閉嘴,想想該怎么破陣出去吧,別把遺言留在這不值一文的地方?1毛線3中文網”

    夏枯草說完就跑到前面跟上龍窩君的步伐,子軒在后愜喜,看來這十年并沒有人插足,她還是從前的她,甚好!

    振敞君和龍窩君正在商討破陣之法,夏枯草在一旁照顧那昏迷不醒的女童。

    突然一陣陰風從四面八方吹開,樹葉隨風飄蕩,夏枯草眼睛都快睜不開,有個聲音似驚雷涌動:“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讓我逮住如此稀有的純陰女子,真是天助我也!”

    這聲音沙啞似有人用鼓風機對著他的嘴巴在吹說出來的話,稍不留神還聽不真切

    眾人大驚:“誰在說話?”

    “什么純陰女子?是你是我還是她?”秋樂有點驚慌,忙指著王縉云和夏枯草。

    夏枯草也蹙眉,她看向地上的女童,不會是她吧?

    這是誰在說話,如此恐怖的聲音,又帶著凄涼的威脅,純陰女子又為何物?

    夏枯草趕緊和龍窩君一起扶起那女童,她看向龍窩君道:“師兄,看來他的目標在我們四個女生身上,還望師兄護一護她!

    那風愈發的凌厲,吹的臉頰生疼,旁邊的樹葉忽被吹起旋轉形成了龍卷風,振敞君大聲道:“我們圍成圈,一定護住眾師妹!

    那龍卷風似靈活的巨蛇,一秒鐘便旋到了振敞君的面前,振敞君揮動淵端劍在龍卷風里刺破一個缺口,那缺口很快又被補上,葉子如刀子一般瞬間朝眾人襲來,振敞君緊急之下用法力鑄了一道屏障,隔絕了葉子的襲擊。

    夏枯草感覺腳下有異動,低頭一看,腳下一個漩渦,她的腿瞬間被淹沒。wap.kanmaoxian.com

    “啊……”夏枯草驚叫一聲,子軒第一時間拉住了她的手,腳下漩渦吸力極強,夏枯草整個人一下子就被那漩渦吞噬,連帶著子軒和身后眾人,振敞君還來不及收回法力,腳下已無踏足之土壤,瞬間掉落。

    黑暗,黑暗,無盡的黑暗,伴隨著身上的劇痛,夏枯草微微動一下,全身都痛。

    “姑娘,姑娘,你來了?”

    “你來救我們了嗎?”

    “可你們怎么不走尋常路,從上面掉落,直接被那魔獸掛在了束仙網內?”

    “這束仙網我們可沒辦法解開啊,怎么辦?”

    夏枯草微瞇起眼睛,是誰在說話,說的莫名其妙,什么束仙網?

    她的眼睛四處看了一圈依舊看不到任何東西,一片黑暗。

    “你是看不到我們的,這里是魔獸的洞邸,這里早已被漫天的怨氣沖的沒有一絲光亮,除非這些冤魂散盡,否則此地再不能重見天日!

    “你們是誰?”夏枯草看不到,但還好能聽到。

    “姑娘忘了我們嗎,我們三人曾找過您,我們是無嶺鎮被害的獵戶冤魂!”

    夏枯草恍然大悟:“噢,是你們啊,這么說我已經找到了你們葬送性命之地?”

    “正是,可是姑娘以及你的同伴狀態都不好啊,你們被囚在束仙網內,無法掙脫,魔獸不定什么時候會來吃掉你們,聽說魔獸近日派了跟隨在身側的一只尖嘴龍獸,和一只老鼠精下山搜集了許多的亡魂,今日吃的太飽,我想跟你打聽下,山下百姓可好?”

    夏枯草心中一痛,想起一事,忙問:“此事說來話長,我救出你們之后會告訴你們的,只是我的眾位師兄在哪里,而且你們有沒有見到一個十歲左右的女童,只齊我腰?我們在束仙網內,那么她呢?”

    “我們并沒有見到你口中的女童,若她是人,那束仙網自然鎖不住她,同你一起來的人就掛在你身旁不遠處,都動彈不得!

    夏枯草大驚失色:“求求你們快幫我找一下這個女童,她也是無嶺鎮人,我說過要保住她性命的,若她有事,我……”

    夏枯草說到此處險些落淚,這三只鬼若知道這個女童是無嶺鎮唯一的存活著,該怎樣心痛。

    “好,我們馬上去找!”那鬼魂應道,就再沒了聲音。

    夏枯草靜靜地回憶著她看過的每一本書束仙網,這個名字她似乎在哪一本書上見過,夏枯草的腦海中瞬間翻閱無數本書冊。

    她閉起眼睛,再睜開心中已有答案,束仙網是專門針對修煉法術之人,法力越高者束仙網的束縛力就越大,難怪她的這張束仙網并沒有壓迫感,看來振敞君師兄等人現在一定很難受。

    “師兄,你們醒了嗎?”夏枯草試圖喚起他人,可是空氣中靜悄悄的,沒有人回答,額,難道其他人都還在沉睡?

    “唉,又多了幾個送死的!”

    “就是,沒事上山干什么,這下好了有去無回!”

    “這些年還沒看淡嗎,不予置評,不予置評!”

    “這個老妖獸到底何時才能伏誅,仙門百家難道就沒有一家可以除掉它?”

    “它將所有死者的魂魄都禁錮,無人求救,又在深山之處,且與無暇山相鄰,何人會察覺呢?”

    “唉,唉?也不一定,聽說今日它的爪牙帶回許多死者的魂魄供它吸食,這么多死者,也不知從何而來,若他們大肆殺戮人間百姓,那些仙門百家應該不會不管吧?”

    “喂你做妖千年也是白做了,沒一點長進,那仙門最為出名的也不過是無暇山,可是這魔獸盤踞在此已有萬年,功力尚且不論,就這足不出戶也能吸食魂魄的派頭,那無暇山來了也是白來!”

    “唉,我那是一時大意,沒聽勸才被暗算,你這么說也對,無暇山的道士也興起不過千余年,只可惜了,往日威風凜凜的戰神也沒落了,這下再無人收拾得了這魔頭了!”

    “唉,就是,我們還是別期盼太多,就指望著那魔頭不要吃掉我們最后一魄才好!

    夏枯草心驚,這里果然有許多亡靈,這對話好凄涼。

    束仙網若想毀去,只需凝神靜氣,做到功法消退至無察覺之地步,束仙網感覺不到法力,就會自動放網。

    只是消散功法極其危險,若一不小心真的沒了功法,可就麻煩了,還好夏枯草練習功法不過數月,入門級別都不是,若退了也就退了,以后重新修煉便是,現在是危急時刻,顧不了許多。

    夏枯草屏氣凝神,心中唯有口訣,手封五脈,瞬間一口血噴涌而出,心口憋悶好痛,大腦瞬間充血眼睛受壓迫,本就看不見,現在更是模糊不清。

    只是那飄飄然的感覺很清晰,下一秒她結結實實的掉在了地上,又是一口血噴出。

    “唉唉,看著沒,沒指望了,原來他們是修仙之人,這個女人膽子真大,自散功力,束仙網雖然放了她,可惜,沒有功力在此地可是寸步難行,你還說什么仙門百家,都是來送死的!”

    “嘖嘖,小爺甚是佩服她,是個烈女!”

    “嘿嘿,等她死了之后,你就可以和她對話,說不定可以冥婚,也是美事一樁!

    “臉蛋身材都還不錯,那哥們,說好的,到時候別跟我搶!

    “你可拉倒吧,覬覦的人肯定不止你一個,在此寂寞千年之魂比比皆是,你沒見每次來一個女魂,那場面似打架?”

    “嘿,怕什么,我好歹是狐妖,風流倜儻一表人才,放心,我有辦法!”

    夏枯草聽的一陣惡寒,她冷冰冰的向他們的方向投來鄙視的目光:“你們若想我救出你們的魂魄,就不要在此妄語,我可都聽得見!”

    “啊,怎么回事,這女的能聽見我們的話?”

    “唉,見鬼了,她一介人類,竟有此本事?”

    “哇,那我們豈不是遇見奇人了,快快賠罪,說不定真的可以出去呢?”

    “你是不是太激動了,你剛剛不是看見了嗎,她,功力散盡!”

    “那我不管,好歹她是個活人,活著來的就有可能有希望……那個,姑娘,不好意思,我們背后枉議您是我們的錯,姑娘若真能救出我們,我們自當感激不盡,有什么需要效勞的,只管吩咐!”

    夏枯草聽著這次像個人話,她點頭道:“確實有需要幫忙,我在這里什么也看不到,你們能否告知我同伴的位置,我好救出他們,和我一起降魔!”

    “可是姑娘沒法力,要怎樣解開這束仙網,這可不止一張兩張!”

    “你們只管告知我方位即可,剩下的,我來想辦法!

    “離你最近的,就在你左前方二丈遠!

    夏枯草忙跨步左前方,手上果然碰到一個被束仙網包裹的人,她心一橫,牙齒在手指上一咬,用鮮血在束仙網上劃了一個符,默念口訣,噗通,有人落地的聲音傳來。(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