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亂世長風嘯江湖 > 第一百一十三章(作者:黑羽簫魂)
亂世長風嘯江湖

《亂世長風嘯江湖》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天?!”

    聽到王彥章竟然信心滿滿的說只用三天便能一舉攻下德勝口后,滿朝文武無一不被震驚的目瞪口呆!更有甚者以為王彥章一定是老糊涂了,才在這里信口雌黃?础.線、中.文、網就連朱友貞和等著看王彥章笑話的趙巖都愣在了當地。

    只聽王彥章接著說道:“三天!三天之內臣若是攻不下德勝口,屆時請陛下治臣以欺君之罪便是!”

    “這……”朱友貞猶豫了片刻后,緩緩地說道:“王愛卿,軍中無戲言!更何況這是朝堂之上,王愛卿你千萬可要三思而后行!”

    王彥章斬釘截鐵的說道:“陛下盡管放心便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既然臣說了只用三天,那就是一定只用三天!但是臣有一個請求!”

    看到王彥章如此自信,頓時也勾起了朱友貞的滿腔豪情。聽到王彥章要提要求,當下想也沒想就隨口說道:“王愛卿既然有如此自信,倘若真能以三天攻下德勝口,實為我朝之幸!王愛卿有何要求盡管提出來便是,朕定然竭力滿足你!”

    王彥章點了點頭朗聲說道:“臣的請求便是——三日內,臣若是攻下了德勝口,待臣得勝回朝之時,定要處死朝中的‘奸臣’!”

    “?!”朱友貞壓根兒沒有想到王彥章竟然會這個時候當著文武百官的面提出了這樣一個讓他頗感為難的要求。而自己剛才又一時嘴快,問都沒問是什么要求便滿口的答應了下來。堂堂一朝天子,金口玉言,話已出口絕無任何反悔的可能,這一下可把個朱友貞弄的狼狽不堪。而朝堂上的趙巖、張漢杰等一眾奸佞之臣更是驚出了一身冷汗!滿以為用言語擠兌著王彥章立下時日之約,將來好趁機治他個欺君之罪,F在可倒好,竟然被王彥章反過來將了一軍,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弄巧成拙了!而且從王彥章信心滿滿的樣子上,任誰都能看出來王彥章真的有這個自信、有這個能力能在三天之內攻下德勝口。一時間,趙巖和張漢杰等人雖然后悔不迭,卻也無計可施了。

    王彥章冷笑著看了一眼一旁呆若木雞的趙巖,接著說道:“趙巖大人頗有一顆‘憂國憂民’之心,剛才趙大人不是說了嗎?眼下戰場上戰局混亂,烽煙四起,我國再也經受不了長久的戰爭了。陛下也深以為是,臣也認可這個道理!但是,平心而論,大家有沒有想過我們這個原本國力強盛的梁國為什么會走到今天這一步?還不是因為趙巖、張漢杰等個別無恥小人把持朝政、敗壞朝綱,令我國的國力大為削弱,有才有志之人難以為國效力,我國才會陷入今天這樣的窘境之中?若是繼續任由如此奸佞之臣當道,即便是臣奪回了鄆州,也不過是一時之舉,根本無法扭轉我國在戰場上現有的窘境!

    “適才陛下已經答應了微臣,只要臣在三日之內攻下德勝口,不管是什么要求都會滿足微臣。臣為國效命,保家衛國實為臣之應盡的義務,即便是奪回了德勝口,臣也絕對不敢以此為功!但是陛下金口玉言,既然已經答應了臣的要求,那么臣希望得勝歸來之時,陛下能夠實現自己的承諾,殺了趙巖和張漢杰這些奸佞之臣以謝天下,重振朝綱!”

    “這……”面對著王彥章的要求,朱友貞感到頗為為難。他不得不承認王彥章的這番話說的是有理有利有節,而且把導致梁國現在面臨的窘境的原因分析的也是入木三分。聽完王彥章的話,他也確實有這個想法趁此機會大力革除朝中的積弊,重振梁國的雄風?墒钱斨煊沿懣吹焦蛟诘厣仙砣艉Y糠的趙巖、張漢杰后,他的心又不由得軟了下來。真的讓他殺了趙巖、張漢杰等人,他又著實是于心不忍。猶豫再三之后,朱友貞緩緩地說道:“此事事關重大,不妨等王愛卿得勝歸來之后,咱們再……從長計議吧!”

    站在班列之中的宰相敬翔也著實沒有想到王彥章竟然會以贏得這場戰爭為條件,趁機提出了除掉趙巖等人的要求,而且朱友貞竟然還在問都不問的情況下毫不猶豫的滿口答應了下來?。毛線、中文網看到朱友貞現在似乎大有想要反悔之意,敬翔又怎么可能讓這個除掉朝中奸臣的最佳時機就此付諸東流?不行!必須要趁機良機再添一把火,把這件事情徹底的敲定了才行!

    想到這里,敬翔走出隊列,沉聲說道:“前方將士浴血沙場奮勇殺敵,朝中卻有奸人當道把持朝政,如此做法實在是讓人心寒!如今北面招討使臣王彥章以滿腔的豪情熱血,誓言三日內奪回德勝口,非但沒有絲毫貪功之心,反而一心為了我們梁國的未來殫精竭慮,如此大公無私的做法實為朝中同僚的楷模!陛下金口玉言,已經答應了王將軍不管是什么要求都會竭力滿足,陛下有此重振朝綱的氣勢也著實讓老臣感到振奮無比!索性如此,那么趁此良機臣與朝中諸位同僚不妨在此做個證明,王將軍若是真的在三日之內攻下了德勝口,那么待王將軍得勝歸來之時,便是陛下兌現承諾一舉鏟除朝中奸臣之日!”

    “你……!”朱友貞原本想用緩兵之計敷衍一下王彥章,能拖一日便拖一日。誰曾想半路又殺出來一個趁熱打鐵的敬翔。這一下可是真的把個朱友貞弄得無計可施,只覺得懊惱不已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一個大嘴巴。

    就在朱友貞左右為難之際,王彥章卻突然說道:“既然陛下想要等臣得勝歸來之后再從長計議,那么臣便依陛下之言,回來再說!

    想不到王彥章竟然會在自己感到左右為難之際,給了自己一個臺階下,這一下實在是大大的出乎了朱友貞的意料。朱友貞見狀急忙就坡下驢,用感激的目光看著王彥章,點了點頭道:“那么朕就在開封靜候王愛卿得勝歸來的佳音!希望愛卿千萬勿負朕的殷殷重托,早傳捷報!傳旨戶部尚書和兵部尚書,即刻起,凡是王彥章所需一切供給必須無條件盡數滿足!要錢給錢,要人給人,膽敢有任何刁難之舉,朕當以誤國之罪誅其九族!退朝!”

    退朝之后,敬翔帶著一肚子的疑問跟著王彥章一起回到了王彥章的府上。此刻,朱珠已經帶著大部分家丁出門去尋找王茹的下落了,家中只剩下老管家等寥寥數人。

    坐定之后,敬翔不解的問道:“適才在朝會上,分明我們完全有機會可以逼著陛下正式下定決心殺了趙巖之流,為何王老弟突然話鋒一轉又站在了陛下那邊了呢?”

    王彥章搖了搖頭道:“逼著陛下同意此事不難,但是此舉終歸不是為臣之道!更何況我雖然說了三日內攻下德勝口后將要誅殺朝中奸臣,但是這也得是我能夠實現這個承諾才行。眼下若是逼的陛下太緊,萬一把陛下逼急了再度剝奪了我的軍權,到時候咱們還有機會殺掉奸臣重振朝綱嗎?只怕是會適得其反!眼下當務之急是我必須一鼓作氣攻下德勝口,然后順勢收復鄆州,唯有如此,咱們才有了能夠和陛下談判的籌碼。讓陛下看到了希望,讓他明白了我們的重要性后,除掉朝中奸臣還不是陛下一句話的事嗎?反正趙巖之流已經把持朝政這么多年了,姑且再讓他們猖狂幾日吧!

    敬翔聞言終于恍然大悟明白了王彥章的一片良苦用心,但是想到三日攻下德勝口這件事,敬翔不無憂慮的說道:“李嗣源用兵如神,號稱賊軍之中的常勝將軍。加之李存勖又是一個胸懷大志之人,頗有謀略膽識,極是深得人心。此刻賊軍風頭正盛,王老弟你真的有把握僅用三日便攻下德勝口嗎?”

    王彥章沉聲說道:“事已至此,有沒有把握都要盡力一搏了!其實三天攻下德勝口也絕非我被趙巖擠兌的一時意氣用事才說出來的,而是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的。李嗣源用兵如神確實不假,但是李嗣源之所以要孤注一擲兵行險招,僅用五千人馬就敢攻打鄆州,也足以證明了李存勖此刻四面受敵,實在是沒有辦法投入更多的兵力了。李克用、李存勖父子二人僅以山西一地和我們梁國之間打了四十余年。事到如今,咱們梁國尚且難以為繼,試問他李存勖又如何能繼續支撐下去?更何況眼下除了和咱們梁國之間的戰爭之外,李存勖北有契丹國虎視眈眈不斷地侵擾邊境,內有各藩鎮此起彼伏的反叛不斷,真的是按下葫蘆浮起瓢。若非如此,李存勖又怎么會兵行險招僅以五千人就敢攻打我們重兵防御的鄆州呢?

    “據我分析,鄆州之失其實并不能算是李嗣源用兵如神,而是因為戴思遠輕敵所致。戴思遠久經沙場,實乃我朝一代名將,論能力絕不在你我之下。若是在戰場上正面交鋒,李嗣源莫說能憑著五千人攻下鄆州,就算他有五萬人,戴思遠也一定不會讓李嗣源得逞。想必正是因為戴思遠也看出來了李存勖現在的窘境,誤以為李存勖現在已經沒有能力發起大規模的進攻,不敢冒然進攻鄆州,這才導致了他一時的麻痹大意,結果卻被李嗣源兵行險著趁機一舉攻陷了鄆州。

    “現在,契丹人小股軍隊侵犯幽州未退,潞州李繼韜的反叛尚未被撲滅,我朝大將董璋急攻澤州和李存勖的救兵也陷入了膠著之中。當此時節,鄆州雖然被李嗣源占領了,但是守軍一定不多,防守的力量必然十分的薄弱。加之鄆州向為我梁國國土,當地百姓此刻定然十分渴望我軍盡快光復鄆州。凡此種種原因加在一起,現在的局勢對我軍極為有利。三日拿下德勝口絕對不是難事,而且我們也必須要在三日內拿下德勝口才行!否則一旦李存勖平定了后患,大量曾兵鄆州的話,到那個時候,不僅能不能奪回鄆州是個未知數,就連這場戰爭只怕都會陷入前途未卜的僵局之中!”

    聽完王彥章如此透徹的分析之后,敬翔終于放下心來。不無贊許的說道:“王老弟決戰沙場的本領老朽實在是自愧不如!既然老弟你有如此信心,那么老朽在后方也一定會竭力調節。不管老弟有什么需求,老朽一定全力以赴的滿足!”說到這,敬翔想到了王彥章的愛女王茹,不由得對王彥章能否靜下心來專心應對這場至關重要的戰爭感到有些憂慮。于是憂心忡忡的問道:“令嬡如今下落不明,老弟你能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這場戰爭上嗎?”

    王彥章長嘆一聲道:“之前老宰相不是和我說過嗎?當此亂世時節,大丈夫當以滿腔的熱忱投身于亂世的洪流之中為匡扶亂世而盡一份力量才是,又怎能因為愛女的一時失蹤而就此一蹶不振了呢?老宰相盡管放心便是!我王彥章絕對不是一個因私廢公之人,愛女失蹤確實讓我焦躁不堪,但是和眼前這場戰事相比,孰重孰輕我還是能夠分得清的!”

    敬翔點了點頭,極為欽佩的說道:“老弟不愧是當時豪勇無雙的第一猛將!是老朽多慮了!”

    二人說話間,忽見老管家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說道:“將軍,門外來了一名宮中的公公,說有圣旨!”

    “嗯?”王彥章和敬翔聞言不由得同時一愣,怎么這么快又有圣旨了呢?莫非是……情況有變?!二人猶在狐疑之間,只見那名宦官在家丁的帶領下已經大步來到了屋中。面南站定之后,啞著一副公鴨嗓大聲說道:“傳圣上口諭!王彥章接旨!”

    帶王彥章跪下行過大禮之后,宦官接著說道:“前番王愛卿誓言三日內奪回德勝口,實在讓朕大感寬心。但是念及王愛卿年事已高,僅憑一人之力恐怕難以勝任。故而決定任命鄭州刺史段凝為副,與愛卿共同抵御賊軍。望王愛卿與段凝能夠精誠協作,早傳捷報!欽此!”

    傳旨的宦官大搖大擺的走了,可是突然接到了這樣一份口諭,卻著實讓王彥章和敬翔感到疑惑不解。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又把個段凝派過來當副手了呢?冥思苦想之后,二人恍然大悟,定然是趙巖、張漢杰這兩個奸臣賊心不死,想要把段凝安插到王彥章的身邊,以便從中作梗!

    王彥章和敬翔猜得沒錯,朱友貞突然決定派段凝輔佐王彥章,確實是趙巖和張漢杰二人搗的鬼。

    朝會上,王彥章的那番話著實讓趙巖和張漢杰二人恐懼不已。退朝之后,二人經過暗中商議,一致認為與其被王彥章得勝歸來之后處死,還不如被沙陀人李存勖殺死。小人之所以被稱之為小人,正是因為他們為人處世事事都是在為自己著想,什么大局為重等等冠冕堂皇的豪言壯語,對于他們而言都遠不如自己的利益重要!事情既然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趙巖和張漢杰這兩個小人寧可讓這個國家被李存勖一舉攻滅,也無論如何不能讓王彥章取勝,更不會讓得勝歸來的王彥章殺了他們二人以謝天下!于是決定與段凝合謀,必須想盡一切陰謀詭計,設法阻撓王彥章的軍事行動,一定要讓王彥章輸掉這場戰爭才行!唯有如此,他們這幫小人才可以保住性命。只要能夠保全性命,至于梁國的未來又關他們何事?

    拿定主意之后,趙巖和張漢杰火速入宮,以王彥章年事已高恐不能勝任為由,極力推薦段凝輔佐王彥章一同征討鄆州。而朱友貞本來就是一個沒什么主意的人,加上又對趙巖和張漢杰及其信任,竟然毫不猶豫的同意了這兩個奸臣的意見。

    此刻,聽到了這條口諭之后,敬翔大感憤怒不已!厲聲說道:“陛下忒也糊涂了!把段凝安插進來分明是趙巖這幫奸賊的陰謀,陛下怎么能不問青紅皂白就這樣同意了呢?!”

    王彥章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道:“事到如今,不管咱們說什么也不管用了。好在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段凝雖然為副,但是軍中大小事務還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即便趙巖他們把段凝安插到我的身邊,也對我造成不了什么影響!

    敬翔憤然說道:“這個道理我也明白,我是氣陛下如此寵信這幫奸佞小人,長此以往咱們梁國還有未來可言嗎?陛下現在的做法真的是……亡國之舉!”

    王彥章聽到敬翔竟然說出如此大逆之言,急忙勸阻道:“老宰相慎言!”

    敬翔長嘆一聲,頹然坐倒在椅子上,無可奈何的說道:“老弟你長期賦閑在家,實在是有所不知啊。眼下當此關鍵時節,這種所謂的大逆之言其實早已經在朝中傳得沸沸揚揚了!”看到王彥章用滿是不解的目光看著自己,敬翔接著說道:“前些時日,許州刺史向朝廷進獻了一只綠毛龜,說是象征著什么狗屁祥瑞,陛下及其喜愛,于是便在宮中修造堂室用以養龜。你說養就養吧,可是陛下偏偏把這個堂室給命名成了什么‘龜堂’。恰逢此時李存勖在魏州稱帝,并且把偽國號改成了‘唐’。如此一來,龜堂、龜堂,不是正好和‘歸唐’諧音了嗎?這樣的巧合,豈不是在暗喻我們梁國的政權將要歸唐國所有了嗎?除此之外,陛下竟然還到集市上親自去購買珍珠,珍珠的數量夠了以后,陛下竟然說了一句‘珠數足以!’咱們梁國是朱家的天下,這句話這不是在暗喻朱家的運數已經到頭了嗎?

    “若說這兩件事是我道聽途說,不足為信的話,那么接下來這件事就是我親眼所見了!陛下在今年初突然決定改名為‘瑱’,改名之后命我去大相國寺測問吉兇。大相國寺住持天池大師將這個‘瑱’字拆開之后,面色頓時凝重了起來,卻始終不肯直言。最后還是念在和我多年的交情上這才悄悄地告訴我,陛下改的這個名字不僅不吉,更是顯出了大兇之兆!‘瑱’字拆分開來可分為‘一十一,十月一八’。這不是意味著著陛下將在登基的第十一年的十月九日……死亡!今年恰逢陛下登基第十一年,你說這不是巧了嗎?!”

    “所謂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凡此種種亡國之兆,已經預示著咱們梁國前途未卜。再加上陛下又偏偏做出了這種親小人遠賢臣的亡國之舉,你說咱們梁國還有未來可言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