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慶余年之翩翩范思轍 > 第三十章 太子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作者:二十一二白)
慶余年之翩翩范

《慶余年之翩翩范思轍》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十章 太子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慶帝聽罷,臉色依舊平靜,殊不知到底在想些什么,范思轍隱隱有一種感覺,這件事情全部都在慶帝的掌控之中。kanmaoxian.com

    但是慶帝為何這般做,以目前范思轍所了解的東西來說,他不知道,他領會不到,畢竟帝心如淵,熟人不知,從古至今又有誰能夠盡數揣摩皇帝的心思。

    “這么一個緣由就能讓你動手殺掉一名同僚?還是朕親自指派出使北齊的忠臣,你是在懷疑朕看人的眼光?”慶帝雙眼微咪道。

    “臣不敢,臣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慶國,臣覺得寧錯殺不放過,所以便擅自做主,以免到時候真做出了危害慶國之事,那時恐怕就晚了!毖员乒Ь吹牡。

    “言冰云,你好大的膽子!”慶帝怒道。

    言冰云立刻跪下,低垂下頭急促道“請陛下責罰!

    頓時寂靜了下來,所有人都不敢直視陛下,就算是范建也是如此,低垂著頭,等待著陛下如何處理,由于范閑現在是安全的,所以他們倒是沒有太大的怨恨。

    只是心中咽不下這一口氣罷了,但是殊不知一舉一動都在某些人的掌控之中。

    “言冰云錯殺良臣,功過相抵,暫且罰你在監察院擔任主辦之時,不許參合院外之事!

    眾人驚了,頓時瞪大了雙眼,當他們以為陛下會重罰言冰云的時候,陛下竟然什么都沒有說,最起碼一處主辦的位置也要收回吧。

    但是陛下卻偏偏沒有,不許參合院外之事,監察院本來就隸屬百官之外,監督百官,在朝中卻是沒有真正的職務?1毛線3中文網

    完全聽令于陳萍萍罷了,可以說這個懲罰形同沒有。

    言冰云也驚了,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旋即抬起頭來,有些不敢相信的道“謝陛下!

    范思轍望著這一幕,著實令他摸不著頭腦,心中想道“想必這一切都是陛下一手所做,但是這般太過于明顯,誰看不出背后有陛下的意思!

    同僚刺殺同僚,竟連處罰都沒有降下,慶帝這一手,耐人尋味。

    慶帝如炬的眼神從言冰云身上離開,他為什么這么做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言冰云的性格,太過于認死理,雖然一心為了慶國。

    但是太過于拘板不見得是好事,而范閑卻是反之,脫灑做事,由自己性子來,這兩人要是能夠相互扶持的話,說不定將來便是一代人物。

    而范閑此時脫身

    慶帝心中所想,旋即望著二皇子,只見二皇子依然低垂著頭不敢直視,看那樣子,還算是鎮定,“你自己說還是朕問?”慶帝緩緩道。

    二皇子馬上應道“兒臣不敢,兒臣并沒有指使謝必安去殺范閑,兒臣當日讓謝必安去使團那里,只是為了提前接待一下范閑,畢竟兒臣與范閑也算得上是朋友!

    “這么做也是兒臣的一點朋友之宜,絕無其他的意思,望父皇明察!

    慶帝冷哼了一聲,旋即道“朋友你倒是能說會道,事已至此,多說無益,京都你也不用再待了,即日出發北齊邊境吧!

    二皇子頓時瞪大了雙眼,心中驚呼,什么?把他趕出京都?這不是步了李云睿的后塵?心頭一悶,差點便一口鮮血吐出。

    他原本以為沒有真憑實據父皇便不會將他如何,但是此時看來,父皇是真的能狠下心來懲治他,話又說回來,就算范閑是一個百年難遇的人才。

    但是那僅僅只是一個外人,一個臣子罷了,而他可是慶帝的親生兒子,血濃于水還抵不過一個外人?

    二皇子感到極其不忿,看著慶帝決絕的眼神一時不敢多話,確實,事已至此,多說早已是無益,如果他再說下去,很可能便不只是發配邊疆這般。

    到時慶帝不悅,將他剔除皇室,貶為庶人,那可真的是沒有半分東山再起的機會了,二皇子自然明白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道理。

    范思轍看著氣憤的二皇子,心中略微閃過一絲想法,他說過要幫助他奪得皇位的啊,怎么可能就這么讓他去了北齊邊疆,豈不是便宜了他。

    竟敢用本少爺威脅范閑,真當本少爺是傻子?范思轍眉頭微微一挑,就想要向慶帝說些什么,但就在這時,太子竟是來了。

    “兒臣參見父皇!碧游⑽⒐硇卸Y道。

    慶帝看見其這時前來見他,不知道為了何事,旋即將目光放在太子的身上,緩緩道“說吧!

    太子聽罷緩緩用眼神掃了周圍一周,當其的目光放在范思轍的身上時,略微停了片刻,范思轍微微低頭,算是給其問了好,最后目光放在二皇子的身上。

    二皇子見到其的眼神,再結合此時處境,頓時便將其當作幸災樂禍,落井下石般。

    只是片刻太子便把目光恭敬的放在慶帝身上,緩緩道“父皇,兒臣覺得二皇兄只是一時意氣用事,請父皇寬恕皇兄饒恕皇兄此次!

    慶帝聽罷,臉色微微一變,似乎是有些訝異,兩人平日里的明爭暗斗他都看在眼里,這時候二皇子被責罰作為對手竟然為其求情?

    這令慶帝微微吃了一驚,二皇子也是如此,望著太子的眼神,頓時就變得復雜起來,面對太子竟然為他求情,他非但不歡喜,還有些感到大事不妙。

    兩人已是敵對多年,可以說都已極其了解對方的心思,此時正是他走下坡路的時候,按理來說太子這時候若是補一刀,勢必將他重創。

    但是太子竟是求情,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越是反其道而行,那越是有鬼。

    范思轍見狀,心中略微吃驚,一時也是不明白太子究竟為何這般做,他雖然不是很清楚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兩人素來不和他卻是了解。

    但是此時卻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此次的目的應該是先讓二皇子留在京都,再做打算,不過,他顯然不是那么好心去幫助二皇子,其中如何,時候不到。

    慶帝此時一言不發,望著太子那似乎之真實的表情,似是在思考什么,范思轍緩緩跨出一步,恭敬出聲道“陛下,微臣也認為二皇子只是一時意氣,望陛下饒恕二皇子!

    (抱歉這兩天更新不穩定,提名表揚一名叫胖球的書友,給她整一個獎,最佳支持獎!下一屆該花落誰家,想報名的書友dd我,哈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