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類型 > 她是我先看上的 > 338.聚靈陣(作者:淵清)
她是我先看上的

《她是我先看上的》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338.聚靈陣

    “安然?”

    紫發男人眼瞅著天上掉下來個小媳婦,驚的趕忙伸出手穩穩的接住了對方。kanmaoxian.com

    沈清便立刻吼道:“花千云,見沒見到沈九炎?!”

    “沒有!被ɡ溲膿u了搖頭,“我這剛剛回過神來就看到了你,咋了?發生什么事情了?”

    “你先放我下來!”沈清掙扎著從對方身上起了身,然后這才發現他們二人掛在絕壁上。

    這里深不見底,下方能聽到河流的湍急聲,而頭頂上方則是呼呼的吹著冷風,伸出手,觸摸到的是冰冷異常的石壁,上面濕滑,凹凸不平,凝結著無數水珠。

    沈清把手湊到了鼻下,一聞,立刻皺起了眉頭。

    那露水居然散發著一股的腐臭味兒!就像是死尸身上的脂水!

    而花千云卻突然急切道:“你別動!小心掉下去!”

    “怎么?”沈清下意識的詢問,一扭頭,這才發現他們二人其實是被一棵從懸崖峭壁上伸出的樹干給接住了。

    然而這樹干,光禿禿,發黑,一看就是被尸氣熏成這樣的。

    沈清的心忽的緊了緊。

    “你是怎么掉下來的?”

    “我?”紫發男人打橫抱著沈清,說道:“我就走在前面,正走著,腳底下突然空了,還好我反應快跳到了一邊去,可誰能想到那旁邊的石墻也是機關呢!我一碰,就塌了,然后我就掉下來了!

    對于前幾分鐘自己所經歷的一切,花冷涯是恨得牙癢癢?础.線、中.文、網

    這個地宮,他受夠了!

    “你真的沒有看到沈九炎?他就在我前面和我一起掉下來的!”沈清不死心的再次問了一遍,花冷涯便繼續搖頭,道:“安然,我騙你干什么!”

    “那完了……”沈清沮喪的不行行,“二師兄很可能掉到下面的河里了!

    “不可能!”卻沒想到直接遭到了花冷涯的反駁,“絕對不可能!我一直在這里,如果他掉下來了我肯定會看見,退一萬步說,即便是他掉到下面的河水里了,我也能聽見聲音吧!那么大一塊兒,不可能連個水花都沒激起來吧!”

    “那你說他能去哪兒?!”沈清急得快哭出來了,“沒了二師兄,我們怎么去破壞那兩個玩兒意?!現在外面不知道變成什么樣子了,我們卻還在這里兜圈子,連最終的墓室影子都沒有看到!”

    沈清的聲音慢慢帶了哭腔,在這轟鳴的山澗中,被巨大的水流聲無情的淹沒。

    花冷涯便用頭抵住了對方的腦門,安慰道:“別急別急,你二師兄是沈林海的轉世,這個地宮肯定不會傷害你二師兄的,放心好了!”語閉,看了看下方,心神一動,一道紫色閃電直接劃出。

    沈清卻突然大聲叫了起來,“別!水能導電的!”

    可是,就在這一瞬間,當那紫色的閃電飛速的向下方飛舞而去時,他們終于看清了這懸崖峭壁上駭人的景色!

    這每一塊巨石,每一寸,每一丈,都鑿刻著一張臉!

    或猙獰的吼叫,或悲慟的痛哭,或滑稽的冷笑,或憤怒的吶喊,每一張臉都是那樣的栩栩如生,與石紋的走勢自然的結合在一起,天然去雕飾,鬼斧神工!

    沈清立刻閉上了嘴。

    這一瞬,她突然特別后悔,后悔方才的大喊大叫,她怕、她怕將這無數張臉驚醒,然后無情的討伐他們這些闖入者!

    倒是花冷涯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解釋道:“別怕,就是聚靈陣而已,沒什么,用來唬人還行,就是一個假把式!

    “聚靈陣?”沈清卻不這么想,一張小臉忽的慘白,顫抖了半天,才問道:“花慫慫,你有沒有想過,這聚靈陣是聚的什么靈?何人的靈?或者是……何物的靈?”

    花冷涯:“……”

    與此同時,瓊山外面。

    在司徒尚與君斷龍這兩個執行者的帶領下,瓊山已經布置好了一切防線,甚至是包括了退路,只不過,唯有一個問題讓他們有些頭疼,那就是山中的一些旅館、餐廳,還有景點兒的工作室要怎么辦。

    沈墨書扶額,頭疼的太陽穴一抽一抽的跳。

    他已經幾天幾夜沒合眼了,從銀杏人家開始,直到方才。

    不過好在,他的修為已到了辟谷之境,還能再熬一熬。

    “我去吧!鄙蚰珪畔铝朔鲏m,“他們都認識我,如果我出面,應該比較好說話!

    “墨墨,你是打算拆了東墻補西墻嗎?”君斷龍知道依著沈墨書的性子會做出什么事兒來,不由得嘆息一聲,然后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黑卡,又拿出了手機,道:“你別管了,這件事兒還是交給我吧,你去休息一會兒!

    “瓊山這邊已經夠麻煩你了,我不能再給你添麻煩了!鄙蚰珪芙^了對方的好意,“還是我去!闭Z閉,掏出手機給自己的助理和秘書紛紛發去了電話。

    君斷龍便在一旁默默不語的站著,給予對方無聲的支持。

    而百里絕卻突然說道:“你們不用這么麻煩啊,其實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幻境,就能避免這些人受到波及!

    “不可!”司徒尚第一個跳起來反駁。

    “我是妖協會戒律院的院長,妖協會明令禁止不可對普通人類動用任何方術、術法,甚至是妖術!

    “都到這個節骨眼上了,還管那么多干什么?”百里絕好笑的聳了聳肩膀,然后斜著眼睛看著那個貴氣逼人的金發男人,道:“再說了,你一個妖協會的戒律院院長大人現在都變成了瓊山的弟子了,還守著那些規矩干什么?”

    說罷,看了一眼旁邊的小女孩兒,繼續笑道:“再再說了,我是兇獸,我想干什么,妖協會管的著么?我又不是瓊山的弟子,和瓊山八竿子打不著!

    典型的死豬不怕開水燙。

    司徒尚便沒了反駁的話語,同樣看了看一旁的小女孩兒,伸出了手指勾了勾。

    小女孩兒立刻轉了身,變作一只毛茸茸的粉色小奶狗爬在了司徒尚的腿上。

    百里絕便拍了拍手,道:“行了,你們就請好吧,我去處理外面的事情!”語閉,直接原地消失。

    解決了這個難題后,沈墨書同沈瑞雙雙松了口氣。

    現在,就等著妖協會那幫家伙什么時候來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