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大道爭鋒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觀道不失當持心(作者:誤道者)
大道爭鋒

《大道爭鋒》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百二十一章 觀道不失當持心

    張衍由得自身意識在現世之中行事,正身則是在虛寂靜之中蕩開法力,頃刻間又演化出一處與此方現世近似之所在,且此處更是接近曜漢老祖所開辟的那方現世。

    那一世演繹變化終止在十六派斗劍之后,所以此前過往務求造得一般無二,而之后變化暫可不做演繹,如此對方再做這等打算時,方可有機會與之混淆一處。

    在專心排布好這些之后,他法力一展,將此世與那萬千現世置于一處,這般便可最大限度做到真偽難辨。

    他望了一眼虛寂深處,可以感應到曜漢老祖三人已是蠢蠢欲動,看去可能稍候便就殺至,但也可能會坐等簪元道人所言那一位出手,而后再來撿便宜。

    他也不去管此輩到底如何選擇,只管做好一應防備。

    而他那一縷意識在沉入布須天后,只覺一幕幕虛幻景物自眼前飄過,知是與此間有關的過往未來,只是大多模糊不清。

    他拿定心神,對此視若不見。

    煉神大能存于虛寂之中,本無始無終,不過意識一旦沉入現世之中,那這里自然就有了過去未來之分。

    盡管煉神修士可以去到現世長河任意一個時段之中,但此等舉動對他們來說其實沒有什么意義,因為無論現世如何演變,等到長河流盡,這一切自然便就消弭了。

    要是覺得何處不滿,想要改換,那就選定需要彎折之所在,由此再辟出一條現世長河就是了,日后奔流之勢自會按此意愿而去。

    可這些放在這方現世中卻是行不通的,因為此處乃是勾連布須天之所在,不論是躍去未來,或者投落過往,都難保自己不會失去布須天。

    更何況這里極可能還有一些大能設布的手段,試著窺看很可能會反陷其中,所以他沒有去理會,只管意念往深處沉去。

    不久之后,他便察覺自身渾渾蕩蕩,仿若諸有已空,而與此同時,則有無數大道至理映照入身。

    這時他忽然有一種感覺,自己只要如此繼續下去,那么最終就能窺看到真正的大道之門,成就那無上妙境。

    他并沒有被此念所左右,仍舊維持著靈臺清明,待感覺自我將失之時,便把心神一轉,自里退了出來。在持坐片刻之后,方才睜開眼眸,心中忖道:“此中有大造化,亦有大兇險!

    這布須天中固然蘊藏有大道之妙,可實際上你道行有多少,方能承載多少。

    那先前得來那兩枚殘片,因為其中所藏妙理不豐,所以他輕輕松松便可將映照入身大道法門全數化解,此就好若品茶飲水,潤己舒心;可方才悟道,卻仿若投入汪洋之中,若是貪多,只會將自己溺死。

    他思索片刻,在將方才或許的大道妙理徹底領悟之前,自己已是不適合再沉入其中參悟,要是一旦被那大道所掩,哪怕自己是煉神大能,也極可能迷失去了自我,到時或許會合身布須天,成為其中一部,那外間則再無他的存在了。

    不過經過方才那一遭,他發現自己道行再是有所精進。

    這也是預料中事,可就在此時,卻是出現了一個意外,在道行略微提升的同時,原本隱隱約約之中感應到的那方玉盤,這刻竟然變得異常清晰起來。

    他目光一閃,卻是沒有錯過這個機會,當即起神意往那里追尋過去,并用法力將之牽引住了,片刻之后,手中便已是多了一只玉盤。

    此并非照影,而是那正物!

    可他看有一眼,卻是一挑眉,這上面竟是缺了一角,若不是天生殘缺,那么本來效用便將大打折扣。

    可不管如何,此物很可能與太冥祖師有所牽扯,其落去之照影,很可能就有這位祖師的線索,于是神意一轉,循著此物觀去無數現世之中。

    在尋覓良久之后,目光最后落定一個現世之中,這極可能就是那泉萊道人祖師所居之地,看得出來,這處原來因是有外來偉力侵染,所以遲遲未曾崩塌,可距離走到那盡頭也是不遠了,也就是說,用不了多久,隨著這方現世長河消弭,內中諸天也將一同寂滅。

    他當即起得一縷意識往里渡入進去,便見自己落在了一片殘破地陸之上,渾霾一片,而天幕半邊昏暗,半邊微光,那里紅白斑點交織,更有甚者,已是漆黑寂暗一片,好似在那里吞陷萬物,這實是靈機絕盡,諸星墜落,由生至死之象。

    他本想試著一觀過去,但因為那股偉力所阻,所以看去模模糊糊,而此此力與已這方現世混合一片,若是強行為之,很可能致其提前崩滅。

    他于瞬息之間,就那將未曾破散的諸天世宇觀望一圈下來,但卻沒有找到什么有用之物,便又自里退出。

    下來他又檢視了玉盤所照其余現世,多數毫無價值。此時他差不多已能確定,那位于太冥祖師相關弟子身處之地,很可能就在缺失那一角所指之地,所以暫且是無法尋到了。

    好在他對此并不執著,能找到固然是好,找不到也是無礙,至少這玉盤是拿到了手中,這應該也是一件寶物,等弄明白此中之妙,不定還能有所大用。

    簪元道人自拜別張衍之后,又再度回到了那方凝滯現世之中,那坐于陰陽兩氣之中的道人見他回來,道:“道友此去試探如何?”

    簪元道人回道:“那位張道友十分謹慎,雖是開得那方門戶,可我在那里盤恒片刻,半點痕跡也不曾顯露出來,看來早有防備了!

    那道人嘆道:“縱然做得再是妥當,若是外敵齊至,也未見得可以抵擋!彼贿吙慈,“如我所料不差,玉漏等輩已然忍耐不住,很可能會再舉法力,與之一爭!

    簪元道人神情一肅,道:“那我等可要前去幫襯?”

    那道人略作思量,道:“不急,這位張道友現下當還能應付,待其扛不住時我等再出手不遲!

    簪元道人一思,道:“可如此那張道人就未必與我交心了!

    危機關頭出手固然是好,也能贏下一個人情,可這等作法實在太過功利了,他認為就算幫了張衍,后者因為人情之故,可能會設法還報,可決計不會把你視作親近之人,這便很不利于他們后續謀劃了,畢竟他不但想得到那一處造化之精所在,同時也很想把張衍拉攏過來。

    那道人搖頭道:“如此安排非是為了討人情,而是為了防備即將到來之人!

    簪元道人擰眉道:“是啊,這位不太好對付,但還難知其何時到來!

    那道人言:“等著就是了,實則要是這位張道友真能憑自家行解決此事,那反是好事,我等也不必過早露面了!

    曜漢老祖三人在議妥之后,再無遲疑,準備再度出手奪取布須天。

    為此一事,他們已是投入許多心力,甚至造化之精殘片也是用出去了不少,似借給那二位的殘片到現在仍未討回,而且也不太可能討得回來了,是故此事必須做成,而且必須搶在他人得手之前,否則就成了為人前驅了。

    因為上次失敗之故,所以他們這次顯得更為小心。

    曜漢老祖察看片刻,見隨張衍法力擴展,竟然浮騰出萬千現世。

    他知曉布須天門戶必定在其中某一個現世之內,可是憑他眼力,也是難以看出到底哪一處方才是自己目標所在,只有模模糊糊一片,明白張衍已是做好了萬全準備。

    他道:“兩位道友,其人早已布置好了,正坐待我上門,我若這般前去,卻是正中其下懷!

    羽丘道人言:“道友可有對策?”

    曜漢老祖道:“不妨再造現世,如能引其來攻,我等便可以逸待勞,若其不動,那我輩沒了他攪擾,化因果推演,仍是有機會找到那布須天所在!

    羽丘道人考慮一下,道:“如此倒也妥當!彼敿匆粩偸终,將那樹苗再度祭出,霎時之間,那一方現世又是展開。

    只是此世前次被迫結束,若是繼續往前推進,則需要攫取更多因果,曜漢老祖三人本擬法力沖撞糾纏幾次,再作演算,就不難得來這些。然而這一次施為,卻是并不怎么順利,努力許久,也無有什么收獲,這無疑是張衍將他們推算之用一一化解了。

    三人都是神情一沉,他們沒想到,張衍上次還僅僅只能憑借法力壓制他們,這才過去沒有多久,就有這等本事了,這說明對方道行有了充足長進。

    羽丘道人言:“此法既不可為,那便只主動進取了!

    曜漢老祖拿一個法訣,道:“待我再試尋那門戶所在!

    玉漏道人卻是道:“不必如此,我觀其人,乃是用了法寶做以遮蔽,那也不必與他在此耗磨,不如直接以我祭煉之寶破開此障,自能顯露真相!

    曜漢、羽丘二人一想,都是道:“便如道友之言!

    玉漏道人袍袖一揮,霎時之間,清光流溢,就有一枚玉錐模樣的法寶飛出,直往那萬千現世落來。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