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大道爭鋒 > 第三十九章 另有異神引歧念(作者:誤道者)
大道爭鋒

《大道爭鋒》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十九章 另有異神引歧念

    那名道人一語說完,見那滔天惡意有再度泛濫之勢,便駢指一劃,袖袍振蕩之間,劍光橫過,渾黯再裂。

    張衍則是把大袖一抬,身后玄氣滾滾翻涌,此中伴隨有霹靂神雷震動不止,這神雷乃是他心之所發,神意所現,非以往那些神通可比,現下有劍光在前開道,再加上太一金珠反復轟擊,這一落下,所取得的戰果卻是極大,那惡意偉力不斷雷光轟擊之下瓦解消融。

    不過他心里清楚,這一戰現在不過才剛剛開始。

    要想戰勝這位對手,必須由他與那名道人合力壓制其力量,并一直把這份優勢保持下去,當積累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試著將其人驅逐或者鎮壓下去。

    這當中必須維系足夠強大的壓迫之力,且容不得半點錯漏,一旦對面從這等局面中解脫出來,那他們就將陷入被動了。

    在二人反復攻襲之下,那片渾黯始終沒能恢復到最初強盛的時刻,可是同樣,對面偉力似乎也存在著一條無法看見的底限,無論他們怎樣使力,都無法將迫至這限礙之下。

    張衍意識到,這應該是那位存在本身所具備的偉力威能,也是其難以對付的原因所在,但這不說其人便沒有缺陷了。

    隨著雙方彼此交手,他也是漸漸摸清楚了對面路數,這一位并不講究斗戰法門,完全是利用那深不見底的偉力來與他們比拼對撼。

    這也沒有什么不對,要是他也達到了這等力量層次,那也不必要去弄什么巧妙,直接以力破局便好,可偏偏這等手段在遇上那位道人后卻并無法顯出什么優勢來。

    這一位劍法犀利,往往一斬之下,任你什么手段都是斬碎,除非純粹力量能夠一氣壓倒他,否則短時內是拿其沒有辦法的,只能像堆沙積塔一般,把力量一點點擠壓上去,直至將其壓入絕寂之中,可現在有他插手進來,想做到此事卻是變得更為困難了。他如今只要與這位同道相互配合好,就不會給對面驟然翻盤的機會。

    此刻場中,那位存在兩人凌厲進勢之下稍作退縮之后,便又是一股反擊到來。

    張衍只覺一股陰暗寒意涌至,仿若要把他推入至絕寂之中,凡與之沾染的偉力,都與自身脫離而去,再不受得御使,此力由外向內蔓延而至,似要將他正身一并拖入進去。

    由于這一位的特殊之處,并不依靠任何法器法寶,但是同樣,其自身偉力蕩出,便就擁有著各種神通威能。

    此時他并沒有將那玉杯和金鈴祭出化解這些法力,這是因為這兩件法寶不是太一金珠,并沒有和自身混融合一,現在貿然祭了出來,只會被對方吞奪了去,進而化為自身所有,可以這么說,除了少數法寶之外,其余造化之地孕生出來的物事,都在其吞奪之列。

    他把心神一轉,立定不動,隨即玄氣之中有五色光華騰起,只是一轉之間,這股力量就莫名落去不見。

    他之根本,還是自行推演出來的太玄真功,若說那些玄氣乃是外揚法力所化,那么五行真光便是那真正法力神通了。

    而那名道人那處,其面對這股力量,只是把劍光一橫,竟是絲毫不做避讓,迎著對面法力最盛之處斬了上去,所過之處,渾暗偉力俱皆粉碎,

    張衍目光微閃一下,他發現那股偉力方才其實是在刻意針對自己,涌向那名道人那里的反而并不多,所以輕易就被斬破。

    若無意外,這應該是對方想迫使他蔽絕法力,

    要知道他一旦如此做,雖可避讓開這股偉力侵襲,可同樣也會從此戰之中退了出去,雖隨后可以立刻回來,可這一瞬之間,足夠其人做許多事了,例如對神常、青圣等人加以壓制,將他們徹底逐出此戰。

    顯然那一位也是察覺到現在他這里才是關鍵,唯有將他先行擊敗,才能繼續對付那道人。

    他心中冷哂一聲,既然把自己當做突破口,那自己接著便是,本來那位道人就是長于攻勢,現在正好由他承擔重壓,好令這名同道得以解脫出來,

    那名道人顯然也看出了此事,也是毫不客氣,索性將阻截那位法力之事完全交托給了他,自己則是放手進攻。

    張衍此刻直面法力重壓,登時便覺得,有無數玄理飛快自眼前掠過,上回他只是分身到此,而這回正身到來,現在法力之間的碰撞卻讓他看到了更多東西。

    而這并不是沒有好處的,隨著不斷解化未見未知,自身道行也是在斗戰之中不停提升著,這般下去,或許能追趕上這位存在。

    只是他這時感覺到,那一位存在的法力修為此刻也是在提升之中,這應當不是從他們身上對抗得來的,因為對方偉力是高過他們二人的,能有這般景象出現,應該是從別處得了補益。

    他心念一轉,就知道這是處自何處了。

    盡管他們二人擋住了這位存在大半偉力,可其法力波蕩卻是無處不在,無時無刻都有現世被其傾滅,甚至可能有造化殘片被其尋到,只這些,就足夠成為其資糧了。

    若不將此加以切斷,那么下來斗戰將比想象之中更為艱難。

    這里不可能指望青圣、簪元等輩,因為他們現在已是傾盡全力應付了,再分神出去只會被各個擊破,所以只能由他分出一部分法力過去阻擋了。

    此刻另一邊,眾人因為被排擠出去,無法參與到那斗戰之中,只能各自對抗那法力波蕩。

    塵姝對抗著無處不在的惡意,心中忽然想到,若是那位存在于這場斗戰之中獲勝,那么他們這些人又將會如何?

    她以神意傳言道:“神常道友,也不知現在如何了?”

    神常道人言道:“此事無礙,若是玄元道友不敵此人,我等也不可能安穩在此,就算不妥,也有布須天為退路!

    塵姝心中稍安,只是下一刻,她卻驀然一驚。

    有一個聲音在心中響起道:“我若是你,這等時候就不會放心!

    塵姝驚疑不定,道:“夕梁?”

    那聲音回道:“正是我!

    塵姝奇怪道:“你不是早已不在了么?”

    那聲音道:“你便是我,我便是你,我從來都是在這里,又怎會不見呢?”

    塵姝想了一想,卻是警惕起來,道:“你想做什么?”

    那聲音道:“你不必將我視作敵手,你我已是融為一體,我又怎會對你不利?我只是提醒你,莫要對此事太過樂觀!

    塵姝心中一緊道:“你是說玄元道友會?”

    那聲音道:“那位會否失敗我無從知曉,只是此戰無論輸贏,你恐怕都難逃一場大難。

    塵姝蹙眉道:“你到底何意?”

    那聲音道:“你可曾想過,你現在懸身在外,那處造化之地無人主持,若是那玄元道人任由你被那位存在侵害,那么回頭就可將此處收了去!

    塵姝神道:“此言無有道理,玄元道友勝我法力極多,他若要奪取此地,那么先前根本不必要助我!

    那聲音冷笑道:“那是因為當時有那位存在威脅在外,他不敢弄出太大動靜,故才留著你,而現在他法力更高,此刻又在虛寂之中,只要將你除去,那么隨時可以將那造化之地煉合為自家所有!

    塵姝這時忽然道:“你不是夕梁!彼f話之時冷靜無比,好像方才的驚惶一下消失不見了。

    夕梁沉默了片刻,才道:“我如何不是夕梁?”

    塵姝神情認真道:“你先前說得對,我便是夕梁,夕梁便是我,但你卻不是,你若是他,便該知道,若是玄元道友真要拿去這方造化之地,我卻情愿奉上,因為那位存在若是強攻此處,只我一人,也是守不住的!

    她這一語說出,卻發現夕梁頓便沒有了聲音,而后她一恍惚,又能感覺到其余之人存在,

    只是她心中也是格外警惕起來,剛才之事,以往她或者會以為這是自己的問題,可是在經歷了心境磨練之后,十分清楚自己本我何在,那一定是有人在背后弄詭,想到這里,心中陡然一驚,莫非是那位存在么?

    神常道人察覺到她這里氣機異常,問道:“道友如何了?”

    她猶豫了一下,沒有說出實情,只道:‘方才似有人試圖左右妾身心意,這會否是那位存在所為?”

    神常道人道:“那位似無必要如此做,從玄元道友往日所言之語來看,我等敵手也未必見得只有那位存在一人,道友自家小心為上!

    提醒過后,他想了一想,覺得此事必須加以重視,于是試著將一縷神意寄托到張衍護持眾人的法力之上,指望此事能為后者所察覺。

    張衍在入二重境后,道行修為更增,幾乎在神常道人寄托同時,他便生出感應,當即起意推算了一番,登便知曉了事原委。

    他思考了一下,從表面看,那位存在只要解決了神常等人,就可把一部分用來牽制此輩的法力釋放出來,這很可能這么做得,可這里行事風格,卻并不像是那位存在所為。

    一念及此,他眸光陡然幽深了幾分,若不是這一位,那需得提防還有他人插手入戰局之中了。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