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大道爭鋒 > 第六十三章 道之爭,何分是非對錯(作者:誤道者)
大道爭鋒

《大道爭鋒》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六十三章 道之爭,何分是非對錯

    衛麗華說完之后,聽得身后有同門在喚自己,應了一聲后,便把陣旗牌符往張衍手中一送,笑了笑,扭身就走。塵?緣?文↘學→網

    盧俊柏望了望她背影,道:“這位道友倒是好心!

    君悅妖王妙目在張衍身上轉了轉,抿嘴一笑,道:“張道友,我替你去把那陣旗布了吧,免得那小娘子又不安心!

    張衍灑然一笑,將陣旗遞過來,君悅妖王抬起素腕接過,轉身自去布陣。

    此時這片海域之上,除了玄靈島來的諸多修士之外,亦是有不少散修野道察覺到了仙府的動靜,三三兩兩往這里趕過來。只是懾于這里聚在一處的千余名修士,都是遠遠飄蕩在外,不敢靠前。

    君悅妖王將陣旗細心布置了,又回轉船頭,望了眼遠處,不禁訝道:“咦,怎么連東海壁礁府的人也來了,似這等萬載世家,也覬覦仙府么?”

    盧俊柏嘿了聲,道:“這壁礁府弟子亦有嫡庶之分啊,也不是人人能獲得正傳。不說他們,便是大門大派弟子,若不是如張道友一般有一處道場在手,也是一般寄人籬下,而此次有四十九座仙府出世,只要得了其中一座,從此自立門戶,逍遙自在,不再拘束于一島一地,成道之路上去一難關。試問他們又怎會不動心呢?”

    君悅妖王默默點頭,如她這等散修,修煉到化丹境界已是不易,如是沒有一處上好洞府,用以聚氣藏靈,護佑性命,要想成就元嬰功果,那是難上加難。

    這數百年來,東海十八妖王看似威名赫赫,可實際卻無一人能突破這層桎梏,可見這一步是如何艱難。

    君悅妖王修道四百余載,親眼見到有幾名長輩壽元一盡便枯坐而死,任你身前如何神通了得也是化作一堆塵土。

    她心中暗道:“張道友如今有一處洞天福地在手,若是我能好好相助于他,不定也能接納我入那府中修行!

    這時,她神情忽然一動,往正南看去,見有一道白色煙氣直往這里過來。

    同一時刻,盧俊柏臉上現出喜色,道:“是家姐回來了!

    盧媚娘將自己女兒送去轉生后,便欲趕來與張衍匯合,只是她不得門路,一直尋不到玄靈島上,直至不久之前,才察覺到了盧俊柏留下的氣息,這才覓跡尋蹤趕了過來。

    張衍也是精神振奮,盧媚娘這個時候回來,自己護持仙宮的把握無疑又大了一分。

    盧媚娘本是化丹三重修士,她飛渡而至,聲勢自是不小,自然引起了清羽門中弟子的警惕,連趙正誠等人也是目注過來。

    張衍忙發了一道符箓過去,清羽門中弟子見狀,知道是自己人,便自收手不理。

    盧媚娘一身白衣,黑發用金箍束了,披在肩后,此時乘煙云而來,飄飄若仙,到了張衍面前,先是看了盧俊柏和君悅妖王一眼,隨后萬福一禮,歡喜道:“張道友,今日得見我家阿弟和荊師妹脫困,媚娘實是感激不盡!

    張衍微笑回禮,道:“不必客氣,盧道友卻是來得正好,今日我要奪取一座仙府,要請道友助上一助了!

    盧媚娘也不去問緣由,只是鄭重說道:“媚娘義不容辭!

    盧媚娘也是海上十八妖王之一,自是有不少人是認得她的,遠處宣瞳妖王胞妹童穎見了,奇異道,“大兄,你看那處,可是荊妖王和盧妖王姐弟,那道人是什么人,竟能指使這三人,難道是陶真人新收的門人么?”

    宣童妖王目光閃動,沉聲說道:“那人便是張衍!

    童穎瞠目結舌,看盧媚娘和荊妙君兩名妖王都站在張衍身后,心中又是吃驚,又是暗自慶幸。

    若是那日不聽兄長之言,與那張衍當真爭斗起來,結局便很難預料了。

    海上又響起了一聲轟然巨響,悶如雷滾,這是那仙府第二道禁制被破,眾人已聽得分明,那仙府就距此不遠。

    清羽門下弟子此時已將旗門豎起,并抬了一座云筏出來。

    趙正誠走了出來,命門下弟子擺案點起香燭恭候,隨后往云筏下一站,王英芳和楊麒二人亦是肅立側,四下里一眾散修見清羽門下這般舉動,知是迎候陶真人到來,也是紛紛凝神觀望。

    不出一刻,只聽上空一聲嘯鳴,郭烈乘鵬鳥在前辟道,到了上空,他往側道上一避,大聲道:“清羽門下,還不恭迎祖師!”

    三名化丹修士帶門下近百數弟子忙恭恭敬敬站立,不敢稍有動作,齊聲說道:“拜見祖師!

    只見頭上云氣一開,光華灑落,似有飄渺仙樂傳來,陶真人坐青鸞而至,周身有青煙彩霧環繞,四九之數天鶴相隨,猶如片片白雪,身后伴兩名粉妝玉琢的騎鶴童子,一名手拿金圈銀鈴,印章香爐,一名手捧福壽松枝,拂塵如意。

    陶真人往云筏上來,待坐定,他笑道:“仙府出世在即,必有強敵前來搶奪,爾等可做好了應對?”

    趙正誠忙上前道:“稟恩師,弟子已按吩咐布置下去,各處旗門皆已立起,未敢有絲毫差錯!

    這時,圍在外處的散修突然一陣騷動,見遠方海面翻騰,攪動狂風驟雨,一時風云變色,驚雷陣陣,一片濃厚陰云漫卷過來。

    陶真人一笑,一抬首,雙目放出神光,一青一白兩道光柱飛上云端,霎時就將這層陰霾驅散,重又露出天日來。

    前方狂風云霧亦是一散,現出四座飛天樓船,其上各站有一名元嬰真人,身上隱現華光,瑞靄紛呈,其后更是有數百修士駕光乘云相隨,聲勢煊赫。

    這外海之上,尋常見一名元嬰真人也是不易,如今除了陶真人外,居然一次出現了四人,四周散修皆是相顧駭然,紛紛避道。

    這時撲棱棱一陣如雨落之響,從樓船之上飛出千余只靈雁,黑壓壓團在一處,駕了一座雁橋出來,四位真人各自起一道光華飛出,踏足其上,緩步往前而來。

    丘老道用手指著下方,冷笑道:“三位道友,今日陶真宏為這仙府真靈蒙蔽,不識天數,過劫不避,而今天欲滅他,正可趁勢而動,取了他性命,繳了那仙府回來,成就你我大道!

    葉風波雙眉聳動,面上殺機隱現,道:“丘真人此言在理,天機托于我手,正要把定乾坤,誅殺此僚!”

    林道人只是輕嘆一聲,搖頭不語。

    站在他三人左側的是一名少年道人,他膚白有若處子,雙目靈動有神,聞言輕笑一聲,道:“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陶真人見四人過來,他神情自若地站起身來,遠遠稽首道:“四位道友,別來無恙乎?”

    四人之中丘老道和葉風波俱都面帶冷笑,挺立不動,那林道人猶豫了一下,也是沒有動作。

    只那少年道人稽首回禮,他嘻嘻一笑,道:“陶真人,你與我無當靈殿俱在東海之上立派,我裴歡本也不想與你為難,只是我曾欠下葉道友一個人情,不得不來,今日若是有所得罪,你盡管下得狠手,我絕不怪你!

    陶真人也是微微一笑,道:“裴道人倒是真性情,貧道還想留得有用之身一窺大道,如是爭斗起來,我自也不會認什么親疏遠近!

    丘老道目光陰冷,抬首望去,見陶真人身后千光映現,海舟大船排開百里,旗門分列,早已結陣而待,除了本門百數名弟子外,另有六股靈光毫不掩飾的沖霄而起,氣焰囂張,妖云翻騰,分明俱是一方妖王。

    這番聲勢令他中也是心中吃驚,暗道:“這陶真宏倒也會拉攏人心,怎被他聚攏起如此多人來?”

    他此次來,雖也有拉攏來的兩三名妖王助陣,但與陶真人一比,卻是相形見絀。

    他喝了一聲,一步走出,駢指往前一戳,遠遠叱道:“陶真宏,你屢犯戒條,掌門祖師將你逐出師門,本待你自新悔過,怎奈你不但不知道悔改,還妄想另立門戶,現下賊心不死,又要來搶奪海上仙府,這你些門人弟子何其無辜,今日卻枉受你的連累!”

    陶真人面上云淡風清,只道:“道之爭,何來是非對錯?丘真人若想得那仙府,不必另尋借口,那不過是枉費口舌,只管來做過一場便是!

    丘老道被陶真人說得語聲一噎,有心想要動手,怎奈眼下還不到最好時機,只得哼了一聲,恨恨拂袖不言。

    葉風波望了幾眼,低聲道:“丘道友,那些散修畢竟只是因利而來,只是仗了陶真宏的勢而已,只消斬了他,必是星流云散,不復存在,道友不必有所顧忌!

    丘老道冷哂道:“這等披毛戴角之輩,不過我降妖圈中玩物罷了!

    裴真人看了兩人一眼,笑道:“兩位道友何須多慮,我無當靈殿今次帶了百多弟子而來,也有幾名是化丹修士,彼此也算勢均力敵,足可與陶真宏一爭!

    林道人卻是一皺眉,突然出言道:“只是崇越真觀至今還未出現,需提防他們在旁作祟,別為他人做了嫁衣!

    三人俱是點頭,道:“自當小心!

    四人商議完畢,便將那雁橋一分,各據一方,閉目端坐,只待仙府出世。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