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大道爭鋒 > 第兩百六十章 云闕煉禁(作者:誤道者)
大道爭鋒

《大道爭鋒》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兩百六十章 云闕煉禁

    張衍總覺著這景游似還有許多事瞞著自己,可眼下并不是在自家洞府之內,又無禁制守護,要是有有心人在旁窺探他也無從知曉,因而并不必急著深究,只道:“景游。塵↗緣↙文×學?網你不可再褻瀆這位前輩遺蛻,待我此間事了,你便隨我回轉門中去吧!

    他覺著這小妖看似無甚本事,但若是用在合適之處,說不定也能收到奇效,因此決定今后留在自家身側。

    景游雖是不愿離開此處,但他也知張衍之命難以違逆,要是自己敢說一個不子,必定就是立刻打殺在此的下場,是以忙不迭起了一個法誓,再拼命表了一通忠心。

    張衍看著那何靜宸遺蛻,默思了片刻,走前上去,起手一劃,劍光一閃而過,將那丹玉分了三分之一下來,隨后把尸骸放至那蒲團上,行了一禮,便從此處退了出去。

    到了外間,他從袖囊中拿出幾面陣旗,重又設了一處禁制,待布置好好,就帶著景游回到最外最間洞窟。

    景游頗有眼力勁,主動上前把那榻上霓羽收拾了一番,又知從哪里找來了一只香爐,擺弄了一會兒,洞府內就冒出一股清潤醇厚的香氣,不待張衍吩咐,又主動到了門邊站著。

    張衍上了玉榻坐定,看他一眼,沉聲道:“我參悟法門之時,你不得胡亂走動,若是出去被人斬了,我可不會為你出頭!

    景游連忙應下,其實他天生膽小,千余年來未曾出去過,就算張衍不說,他也不敢妄動。

    張衍不再言語,伸手入袖握住殘玉,隨后心神往里一沉,就開始推演起諸般祭禁法門。

    景游看了看他頂上那尚在盤旋的劍氣,喉嚨動了一下,貼著洞壁退了幾步,到了角落里縮著,張嘴一吐,從腹中吐出一只袖囊來,他掏摸了一陣,抓出一把碎玉,往嘴里倒去,隨后也學著張衍模樣,坐在那里吐息修煉起來。

    祭煉云闕禁制雖有礙難之處,但喬掌院早先已說過一遍,是以這一番推演比張衍想象中還要快,用去不過一月,就已然掌握了門道。

    只是他較為謹慎,唯恐到了祭煉之時還所差錯,又反反復復又摸索了幾遍,確認再無任何疏漏后,這才神采奕奕的從殘玉之中退出。

    他掐指一算,距離開爐還有近一年時日,左右也無人打擾,正可用來參演五行遁法。

    張衍與沈柏霜一戰后,對那困鎖天地的神通法門尤為傷心,可他算計下來,卻是發現,自己想要在短短五載之內修煉到這等地步,那是絕無可能。

    元嬰三重修士不但道行精深,且法力之深厚,也遠不是他可以比擬的,就算他丹成一品,今時今日的法力遠勝同輩,要想運使這等法門,也還是力有未逮。

    索性五行遁法神通不止能困人鎖敵,亦能用來脫身遁逃,目前他已是略通水行遁法,待設法研習通透之后,再習得一門土行遁術,當也是堪堪夠用了。

    張衍這一回閉關,全神貫注,不覺時日流逝,直到許道人聲音自洞府外傳來,方自從殘玉中退出,起指一算,竟已是過去十月,便道:“許執事進來吧!

    許道人入了洞府內,對忽然出現的景游視而不見,打了個稽首,恭敬道:“張真人,喬師叔言還有四五個時辰便可祭煉禁制,特命小道先來知會一聲!

    張衍一聲輕笑,長身而起,信步出洞,到得崖邊一頓足,就駕起一陣罡風到了地坑上方。

    他往下看去,見坑中沸氣如蒸,白霧黑煙不斷涌上來,四周早已似云?澙@,霧茫茫一片了。

    喬掌院正坐于正南位的法壇之上,見他到來,便大聲招呼道:“張真人,快且上臺來!

    張衍把身一轉,隨一股清風卷來,就已到了那法臺上站定。

    喬掌院拱了拱手,客氣言道:“張真人,再有半日就可開爐,由老道我來祭煉符印,而那地火煞氣,就要請真人出力鎮壓了!

    張衍雖已懂得禁制如何祭煉,但也明白,具體如何施為還是要由喬掌院主持,因此點頭回禮,道:“什么時候需貧道出手,喬掌院只管關照一聲便可,萬勿客氣!

    喬掌院手指前方,笑道:“真人只要記得,不使那蛟柱不落至第九重紋便可!

    張衍轉首看去,見法壇邊緣,立有一根盤蛟銅柱,有三尺粗細,高有十余丈,紋飾古樸幽沉,那一條蛟龍形貌猙獰,龍首咬在柱頂,身軀共是環繞出十八重圍紋。

    地火燃起之時,因勢大焰旺,如不是熟手,修士通常難以把握其中火候,為觀強弱盛衰,便立了此柱,可隨地火升騰消減上下挪動,那樣也就一目了然了。

    喬掌院又交待了幾樣忌諱,伸手一指,盤蛇銅柱便轟隆一聲沉墜下去。

    再信手一抓,身后十丈高的幡旗猛然一抖,就有無數金光燦燦的符箓涌了出來,漂游在空,一眼瞧去,足有成千上萬。

    此物皆是法力靈氣凝結,尚需打入事先捏好的禁制法訣,方能煉入云闕。

    喬掌院神色肅穆,不斷拿捏符印,打入法訣,約莫兩個時辰之后,忽然一聲大響,地下深坑之中不斷有地火上來,將膛壁之內映照得紅彤彤一片,霞光沖霄,兼有宏音大作,震動耳膜,已能看見那大巍云闕從底下緩緩升起。

    喬掌院把幡旗一搖,這時地坑兩旁伸出八十一只石螭吻,將冒出來的煞火煙氣全數吞吸了過去,使其不得遮掩視界,同時他大喝道:“張真人,天爐已開,小心地火了!”

    張衍沒有遲疑,一展法力,雄渾罡氣下伏,穩穩把那噴涌上來的地火壓住。

    盤蛇銅柱自爐開之后,本是節節上升,這時到第九重處,便就不再動了。

    喬掌院神情稍松,他晃動幡旗,本已凝好的符印便一個個朝那云闕飛去。

    不待他開口,張衍就鼓動法力,將地火催迫,每當符箓飛至云闕上時,便配合喬掌院上去祭煉,此舉看似簡單,卻需兩者默契,要是不通禁制法門者,定會亂了章法。

    大巍云闕足有五百丈大小,但用功卻在方寸之地,祭煉時簡直如同拔毛剝鱗,只上下一尺間,就要打入八千余張符箓,排布之時,先后多少皆有定規,煉火也是同樣如此,需緊隨而上,不得有一絲一毫的差錯,否則便重頭來過,哪怕精熟陣法禁制之人,亦要小心翼翼。

    喬掌院全神貫注,一心祭煉,坐了有十余日,他才回過神來,抽空看了看坐于不遠處的張衍,見他毫無疲憊之色,不免佩服。

    鎮壓地火不似他執掌幡旗,間中可停上個把時辰,哪怕感到疲乏,吞服些丹藥亦能堅持下去。這就是純靠一口精純內息,需一刻不停的催發法力的,要是換上他去,怕是三日便就守不住了。

    按他原先打算,就是與張衍二人輪替而上,卻未曾想張衍法力如此深厚,在感嘆之余,他也是提醒道:“張真人,若是后力不濟,便需提早說出,萬不可徒自逞強!

    張衍微微一笑,道:“喬掌院放心,貧道估量,應還可再堅持半月有余!

    喬掌院低頭一想,認真道:“那十日之后,便由老道我接手,真人來執掌幡旗!

    張衍點頭應了,畢竟是借地火祭煉,要是有甚意外出現,也不是什么稀奇事,留有幾分余力,也好應變。

    自二人開始祭煉禁制時,許道人一直沉默不語,此時他忽然開口道:“張真人,師叔,小道或能助一臂之力!

    喬掌院訝然看去,道:“你?”

    許道人自信言道:“師叔,祭煉符印不是什么難事,小道在旁看了一月,已是知曉所有變化了,自問能可以勝任!

    喬掌院眼前一亮,要是他人這么說,他早就嗤之以鼻了,然而他卻不敢小看這名師侄,知道他天資聰穎,是有這個本事的。

    暗自琢磨了一會兒,如是果真由其掌了幡旗,他便可抽出手來,和張衍一起鎮壓地火,那就輕松許多了,只是他一人拿不定主意,于是看向張衍,詢問道:“張真人以為如何?”

    張衍嘆道:“許執事無人指點,只是看了不到一月,便已了然變化,這份本是貧道是萬萬不及的,喬掌院說他為天縱之才果非胡言,依貧道看,可以一試!

    許道人見張衍愿意給他機會,當下一抱拳,肅容道:“真人放心,小道必不致有失!

    喬掌院并不耽擱,立刻起身讓了主位出來,由得許道人上去掌了幡旗。

    只是他仍不放心,在旁看了好一會兒,見其不論是煉印還是祭禁,都是有條不紊,與老手并無差別,不由放下心來,便去了張衍處,接替其鎮壓地火。

    只是此道委實不是他所能勝任,支撐了不過兩三日就不得不退了下來,還是由張衍施為,好在張衍身上攜有丹藥,調息理氣,恢復耗損元氣也不過用上半日,因此并未出得任何差錯。

    如此兩月之后,三人已是完成了南陣角之上的祭煉,雖是還余東、北、西三處陣角,但依照眼下進度來看,至多再有半年,就可以將禁制徹底祭煉完畢。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