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大道爭鋒 > 第兩百九十四章 金火相融 元陽暗手(作者:誤道者)
大道爭鋒

《大道爭鋒》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兩百九十四章 金火相融 元陽暗手

    這最后六枚符詔在下了罡云之后,卻并不一氣落下,而是各自遙遙指住一處山峰,光華漾漾,在空飄蕩。塵?緣?文×學↑網

    如此奇異情形,也使得峽中所有修士不敢妄動,只是凝神觀望。

    過了少許時候,其中有一枚忽然一震,似是綁上了石塊一般,驟然往溟滄派峰上急墜。

    霍軒自符詔現出后,便立在法壇高處,一瞬不瞬看著上空,見得此景,他一扭頭,沉聲言道:“鐘師弟,就由你辛苦一回,去把這枚符詔取來!

    鐘穆清神情肅穆,起手一拱,就放開罡風,裹體一繞,沖天飛去。

    霍軒并不為其憂心,鐘穆清修道四百余載,曾與齊云天同在孟真人門下修道,不但根基深厚,更是勤修溟滄派十二神通之一的“二象化心”之法,尋常元嬰修士難以與之匹敵。

    唯有似風海洋這等元嬰二重修士恐需顧忌一二,不過此人尚要看顧冥泉宗那枚符詔,暫且無法脫身。

    剛剛想到此處,卻見剩下五符之中,又一道符詔自云頭落下,隨風飄去,所指之處,正是冥泉峰所在。

    他目光一厲,側首道:“洛師弟,我去把此符取來!

    洛清羽抱拳道:“霍師兄,莫要大意!

    霍軒點了點頭,他踏前一步,只一縱身,就化一道橫掠長空的烈焰,帶著驚人氣勢,直往冥泉派峰上迫去。

    風海洋此刻早已迎候在峰上,見是霍軒過來,他笑了一笑,對左右魔宗同道言道:“早聽聞霍軒乃溟滄派十大弟子之首,神通手段比之當年齊云天也差不到哪里去,待我去會他一會!

    言訖,他足踏長煙,騰空而起,也是去往天中。

    他與霍軒并無較量之意,魔宗已是取得六符。無需再爭,雖說多一枚符詔便可多取一縷鈞陽精氣,但卻可在到得極天后再出力搶奪,而今上前。不過是想順便探探霍軒的深淺,看其是否名副其實。

    到了云中深處,他把萬靈劫水展開,恰似一條墨龍在腳下夭矯盤旋,占據半邊天空。

    霍軒見得此景。一語不發,把身軀一震,頂上罡云猛然旋動,一道炙灼閃耀的光華降下,似驕陽立空,如火烈烈,逼人熱浪滾滾而來,便是站在江岸山嶺之上的修士,此刻也感兩眉如燒,發須欲焦?诟缮嘣,酷熱難當。

    他同修《赤霄瑞玦書》與《寶金云箓》這兩門功法,金火兩氣騰升起來后,熾烈浩大,千百道金光不斷閃發出來,亦是占據了半邊天空,與風海洋隔著千丈,相互對峙。

    除張衍之外,此是斗劍以來,玄門三大派弟子首次與魔宗門下正面對上。頓時把所有人都是吸引住了。

    風海洋并未去看那符詔,對著霍軒一禮,隨后把肩膀輕抖,數百余魔頭一只接一只竄出劫水。吼聲驚天,密密匝匝,團簇一處,聚擁成群而來。

    霍軒性情沉鷙,心中戰意軒昂,面上看不出絲毫變化。他把手臂一展,炎轉焰發,金火噴薄而出,這數百只魔頭便被卷吞進去,連余燼也不曾留下。

    風海洋也不繼續出手,而是打個稽首,折返云中。

    霍軒執禮回敬,一抖袖,轉身回了峰上。

    就在兩人交手之時,又有二枚符詔震落下來,一枚往渾成教那處去,一枚轉向太昊派。

    楊璧站在山頭,望著遠處,衣衫獵獵響動,但眼看著那符詔落下,卻并不去取,朱欣走到他身后,憂心道:“師兄,渾成教那枚符詔你不去取來么?”

    楊璧搖頭道:“既然溟滄派霍真人去取冥泉派符詔,那渾成教這枚符詔,周真人定是不會放過的,我又何必與他去搶?”

    他話音剛落,就見自玉霄派峰上縱出一道燦爛虹光,往渾成教方向掠去。

    朱欣玉容一變,跺腳道:“師兄竟連爭也不愿爭,早知如此,還不如妾身去取,如今拱手讓人,我元陽派怎能去往極天?”

    楊璧見她不悅,忙執住她手,溫和言道:“師妹勿憂,你夫君我自有辦法,你看此是何物!

    他攤開手掌,露出一枚宛如紫玉的寶籽,朱欣看了一眼,不禁低低驚呼一聲,美目凝注自家夫君,道:“玉碧紫陽籽?師兄,此物是從哪里來的?”

    楊璧哈哈一笑,道:“師妹,有此物在手中,我若是拿去給了太昊派,難道還怕換不來一枚符詔么?”

    “玉碧紫陽籽”乃是太昊派鎮派神木所產寶籽,對其而言,關系重大,只是此物在數千載間失落了數枚,而今這一枚若能還了回去,其定是不會拒絕。

    朱欣暗忖道:“難怪師兄先前那么提不起勁,原來原因在此!

    這時她又轉而一想,蹙眉道:“師兄,你怎知太昊派定有多余符詔可分與我元陽?”

    楊璧神秘一笑,道:“為兄自是不知,莫非師妹以為我只準備了這一手么?”

    他又取出一枚晶瑩通潤的劍丸來,托在掌中,道:“師妹想必也是認得此物來歷的!

    朱欣瞪大秀眸,更是驚震。

    此物她自是認得的,當年元陽派洪佑真人在大比上擊敗了少清弟子趙豎,得了這一枚劍丸回來,后來這位真人飛升,此物就被擺在祖師堂中。

    楊璧得意一笑,道:“這位趙豎真人若論起輩分,恰好是現今少清派掌門真人師叔祖一輩,且這枚劍丸似是還另有玄機,若是將此物歸還少清派,多半可請荀真人相助我等,就算換一枚符詔來,想來也是可以的!

    朱欣神色復雜地看了楊璧一眼,幽幽道:“原是門中早有安排,師兄瞞得妾身好苦!

    楊璧輕輕一嘆,搖了搖她的手,歉然道:“也并非為夫有意隱瞞,只是事關重大,掌門真人事先關照,哪怕至親之人,也不得泄露半句,師妹勿怪!

    元陽派一眾長老,都不認可在極天斗劍之前虛耗弟子法力的做法。

    他們認為奪取符詔,并不見得非要以命相拼,完全可在私底下另用些手段達成。

    因而楊璧此來,共是帶了三件物什,一件是這枚劍丸,另一件是那枚“玉碧紫陽籽”,至于最后一件,則是與南華派有關,只是眼下卻是用不上了。

    太昊派童映淵見本派符詔降下,立時展開遁術,飛身上去,他本以為有一場好戰,可等了些許時候,魔宗之中竟無一人前來理會他,故而輕輕松松便拿了符詔。

    斗劍法會上他到如今一共才出手兩回,就拿來了兩枚符詔,心中也是高興。

    此時眼梢一拐,卻見有一枚飛書凌空飛至,也沒怎么在意,抓來隨意一撇,然而眼神卻是怔怔盯住,似是有些不敢相信。

    片刻后,他驚醒過來,手一晃,發出一道雷火,將其飛書燒成灰燼。

    心中則轉開了念頭,暗道:“玉碧紫陽籽是我派中重寶,若楊璧所言是真,此物必得取回,且我若再得一枚,去往極天生死相搏時,把握還可多上幾分!

    他在太昊派門中極不一般,師父乃是掌門弟子,是以此事無需與幾名跟來,有了決斷之后,當下轉頭,往元陽派所在遁去。

    此刻承源峽內一處樹木繁茂的山嶺上,羅滄海一行三人暗藏此處,似是隨時在等候出手機會。

    羅滄海目光時不時在瑤陰峰與天上幾枚符詔處來回掃著。

    就在這個時候,忽有一道不起眼的青色遁光飛至,落在他們面前,一名枯瘦道人現出身形,上來行禮,道:“羅師兄,小道奉命前來,聽憑差遣!

    羅滄海打量了他一回,道:“你便是成道長?我聽大師兄言道,你足可信任,你若此次能助我奪了符詔,我便在老師面前說項,收你做記名弟子!

    枯瘦道人大喜,道:“那就拜托師兄了!

    武寰辰暗道:“原來他另有人手布置在此,想來也是,他哪會這么輕易信任我二人!

    羅滄海側了側身,對武寰辰言道:“稍候符詔去往瑤陰派那處,設法防備另兩名隨張衍而來的元嬰道人,尤其是那頭龍鯉,絕不可放了此妖過來!

    武寰辰原以為羅滄海會要求他們二人與其一起圍攻張衍,沒想到只是去做個牽制,這倒讓極意外了。非但是他,祁娘子也是這般想,可當聽得要阻那龍鯉,兩人都是面泛難色。

    武寰辰拱手道:“羅道友,那龍鯉姒壬,在東海之上大大有名,道行不亞于元嬰三重修士,法力滔天,只消片刻,就可將我二人碾成齏粉,又如何阻得?”

    羅滄海哈哈大笑,道:“自不會讓你們去送死!

    他伸手入得袖囊中,隨后拿出一物拋來,指著說道:“此為‘煥玄燈’,可護得你們平安!

    武寰辰趕忙伸手出來,把此物接了,放在眼前端詳,見此寶物乃是一古拙燈臺,柄似樹根,彎曲虬結,上刻有北斗七星,另有云紋古篆,望去玄異奧妙。

    燈身之上散發出一股澎湃靈氣,只一接觸,便知是是一件玄器,這才松了口氣,將此寶收起,暗道:“有此物和我那寶傘,若見勢不妙,還可及時退走!

    他正想著,忽聞天上一聲霹靂響,轉首看去,見那最為兩枚符詔倏爾一沉,陡得自云端射落,一南一北,分向江水兩岸落去。

    ……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PS:  周五前還有兩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