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大道爭鋒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眾志成城礪道心(作者:誤道者)
大道爭鋒

《大道爭鋒》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眾志成城礪道心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塵?緣?文↘學→網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春秋輪轉,山海界中,一晃二十載匆匆而過。

    自張衍去往地淵深處后,靈門眾真便拿出全力往下推進,一口氣占據了地淵前四十層,并在神秀柱周圍都是布下了上下貫通的陣盤禁陣,用以防備玄陰天魔這等大魔上來。

    至于要再往下去,目前卻是無能為力了。

    靈門六宗方才在地淵下站穩腳跟,弟子仍是不多,并且一邊要營造山門大陣,一邊還要在地淵之下布置守御禁制,這兩邊同時施為,若不是有天鬼族的大圣及部眾族民可以驅使,怕也難以為繼,可以說眼下已是擴張到了極限。

    這些年來,也的確有一些魔頭確陸陸陸續出現在上層,但至多也只是天魔一流,有冥泉宗鎮派之寶鎮壓,大陣很是輕易便就將之鎮壓了下去。

    如今每一層中都有靈門長老值守,并攜有護御神魂的法符,此符乃靈門眾真親手煉制,哪怕出了意外之變,也能立刻有所察知。

    這四十層地界中,三十六層上下的濁陰靈機因受玄陰天魔所染,魔頭眾多不說,也極是適合靈門修士修行,故是來此處修煉的弟子最多,禁陣守御也最是森嚴完備。

    這一日,地淵往下第三十九層,此間那一截神秀大柱之上忽有光芒閃動,且是前所未有的光亮,那柱身也是發出隆隆震動之聲。

    負責值守此靈門長老,察覺到這等變故,神色不禁為之一變。

    如今也有不少靈門修士借助此柱過上下往來,但以元嬰修士法力,每次激起的光華也只是薄薄一層,并不如何起眼,可此次竟是不知何人過來,那光虹之盛,竟是前所未見。

    他不敢大意,立刻起得法力,一震身前靈玉,頓有一抹赤光沖去上方,瞬息之間,上方所有層界都是見得,看護陣禁的修士看到這等警訊,皆是不約而動轉動陣法。

    不多時,五道煊赫靈光飛來,相繼落在大柱之前。

    宇文洪陽等五位靈門真人都是開散光虹,走了出來,他們神情之中也是充滿了戒備之色,便是上次天魔出現,神秀大柱也未曾有過這等聲勢。

    那震動接連持續上百呼吸,也不見歇止,顯然來者法力深厚,而且正從極深之地過來。

    衛真人一蹙眉,關照那元嬰長老道:“唐長老,你速去令此間弟子躲入陣中,無有諭令,不得出來!

    唐長老肅容一躬,領命而去。

    東槿子秀眸一轉,道:“宇文真人,是否可能是張真人自地淵之下回來了?”

    宇文洪陽略一沉吟,沉聲道:“不無可能,若是魔頭上來,少有會弄出如此大的動靜的,但也不可因此放松,天魔慣會玩弄人心,仍是不可大意!

    靈門眾真都是點頭。

    那些魔頭極是狡猾,張衍在地淵之下如此長久,若有見了他面的,也或許會偽裝成其模樣往上潛來。

    整整一刻之后,那神秀柱上光芒終是到達了最盛,連這一層地淵都是幾乎被照亮,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聽得一聲震響,而后一道赤紫煙火沖出,一名身著大袖玄袍的年輕道人自里走了出來,其眸光深邃無比,幽幽而動,乍一看去,令人心神為之一悸。

    宇文洪陽起得冥泉秘法認真看他兩眼,便就打個稽首,道:“張真人有禮!

    其余幾名靈門也各以門中所傳法門打量,見來者的確是張衍無疑,非是魔頭偽扮,都是神情一松,也各是稽首。

    只是他們隱隱感覺到,張衍身上氣機比上回到此時更是雄渾,看去好似是修為增進了許多。

    張衍微微一笑,還了一禮,把身上澎湃法力稍作收斂。

    他此次追著那玄陰天魔氣機而去,一直到了地淵百層之下,神秀大柱在此已是到了盡頭。那處地界已是不存在任何物事,唯有濁陰靈機匯聚成了一片混沌氣霧,上次所遇見的玄陰天魔原就是在此孕化而出。

    如他先前所想,此間遠遠玄陰天魔不止一頭,只是分布在這片廣大無邊的濁陰氣海之中,不但找起來極是不易,而在此地,這等大魔本元精氣可以稱得上是無窮無盡,幾是不死不滅。

    他不得不在外布置下陣法,每遇到一頭后,便設法將之引了出來,在外解決之后,再借助神秀大柱之力回得濁氣稍顯稀薄之地煉化,以此增進功行,如此循環往返。

    這二十年中,他在濁氣混沌之中往來縱橫,共是捉攝了四頭玄陰天魔,以其等為餌藥,終是將肉身推上六轉之巔。

    只是他能感覺到,此門功法修至這一步,暫且已是到了盡頭,而且尚不算真正完滿,要再往上去,依靠魔頭已是無有用處了,非需尋得此道根果不可。

    他心意一起,先前宇文洪陽所贈那枚靈石已是化光飛出,道:“此次去往地底,若無宇文掌門這靈石相助,也不會如此順利,如今原物奉還!

    宇文洪陽將此石拿回,收好在了袖囊之中,稽首言道“張真人客氣了,真人下去剿殺魔頭,也是為我靈門除去了不小禍患!

    假使是尋常寶物,以他此刻身份,既是送出,便不會再去討回,可惜此靈石乃是開派祖師所留,后輩弟子不可拿來贈人,故必得拿了回來。

    張衍卻也承他之情,便將地淵之下情形與靈門眾真略微說了幾句,便就出言告辭。

    宇文洪陽也不挽留,親自送了出來。

    張衍出了渾陰障,與他在這門之外稽首別過,就乘動遁光,回到了地表之上。他抬首看著那久違天光,將大袖一震,將降伏雙鏡放了出來,任憑這兩件法寶化光飛去。

    因他未曾到得氣道凡蛻,又非還真觀修士,對上玄陰天魔時,這兩境也是起不到多大作用,不過在濁氣混沌之中,用這兩鏡開路倒極是方便,著實也是幫了不少忙。

    他在原地稍作吐納,正要回去山門,目光一轉,卻似是發現了什么,功聚雙目往天外一看。

    卻是見得氣障之外浮有不少宮城,不下二十來座。

    此刻正有道道清氣虹光碰撞,顯然有洞天真人在那里交手,且還有不下十余道宏盛氣機在那里旁觀。

    此前他曾聽聞孫真人要與少清諸真切磋比斗,以此提升斗法之能,只是看這情形,如今摻入進去的,恐怕已是遠不止溟滄、少清兩家了。

    而在九洲之時,因靈機所限,可從無這等盛事。

    過去片刻,似是天中斗法之人已是罷戰,圍觀眾真又各自回得宮城之中,還有兩道落去地表,似是去往門中恢復功行。

    他心下忖道:“看來回去之后,倒可試著把天外得來的那些物事造了出來,如此無論斗法修持,都是方便許多!

    他盡管去往地淵,但通天晷仍是帶在了身上,以免錯漏了什么消息。

    司馬權建立了法壇之后,有了充足靈機,傳過來的已不單單是緊要消息了,還有鈞塵界中各種獨有法門。

    譬如闡龍陣道修筑之法,渡天法舟煉制之法,星璧玉環建造之法等等。

    鈞塵界與九洲各派源出一地不同,諸多勢力出自不同天域,因數十萬年之中彼此往來不斷,故那飛渡虛空之術已是極為高明,甚至還有塑造游星之法,著實勝過九洲許多。

    而若是能將這些在山海界中復原出來,那么行渡虛空便不再是什么難事,不但洞天真人可在氣障之外停駐更久,甚至低輩修士也可輕松往來了。

    除去這些之外,司馬權送回來的,還有鈞塵界獨有的摩觀之術,以及還有種種功訣法門,這些都是價值極大。

    尤其是后者,雖然九洲各派也有自家道術,甚至單論傳承,還在鈞塵界修士之上,但卻可憑這些推斷出此界修士的功法特點以及那長短所在。

    張衍再往九洲各派山門看去幾眼,見與此前已是大不一樣,不覺點頭,而后把法力一轉,轟然乘動起一道恢宏清光,沖去云霄后,連連踏破虛空,山門方向遁走。

    數天之后,他便回得龍淵海,才過山門大陣,卻見一頭頭身長萬丈,身形臃腫的兇獸漂浮在空,足有千余之數,正匯成一股烏壓壓的洪流,往西而去,瞥過一眼,把光華一轉,已是回了渡真殿中,

    景游察覺到他回來,立時趕來拜見,欣喜道:“老爺回來了!

    張衍伸開雙手,把大袖一抬,就在正位之上落坐下來,道:“外間那些龍妖該是陶真人新近所煉,其等要去往何處?”

    景游道:“回老爺的話,聽聞驚穹山西地有大股妖魔過來,簡直如同洪流山崩,殺不勝殺,門中一些弟子便有意去那處歷練!

    張衍點了點頭,這必是太昊派弟子在那里栽種靈木之后,原本荒蕪之地已是化為綠洲,故是引了無數妖魔過來。

    這本是少清有意為之,為得是磨練門下弟子,不過溟滄派修士要想獲得功德,也唯有斬妖除魔,那里也的確是一個好去處。

    此次回來,他感覺九州各派上下都是斗志昂揚,砥礪奮發,想來這應是得知了天外勢力即將到來,故才如此。

    景游這時湊近了一些,道:“老爺,張蟬半載前回來了,說是發現了一處有生靈存駐的星辰,只是那時老爺未曾回來,是以此事還不曾聲張!

    張衍眼神微動,問道:“他人在何處?”

    景游道:“正在偏殿修煉!

    張衍稍作思索,道:“喚他過來見我!

    ……

    ……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