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大道爭鋒 > 第兩百零二章 星河波濤不見平(作者:誤道者)
大道爭鋒

《大道爭鋒》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兩百零二章 星河波濤不見平

    一月之后,九洲眾真在補天陣圖之上再度齊集。塵?緣↘文?學↓網

    因界內所有一切事宜都已是在上次征伐時安排妥當了,不必再多做吩咐,是以這回并未曾耽誤多少時間,只是一個時辰之后,大鯤贏媯便載得眾真撞開天地關門,往天外遁走。

    而在六位凡蛻修士離去之后,各派洞天真人也是進入了征戰準備之中。

    這次行事若是順利,鈞塵界上層戰力將會被清掃一空,那么接下來就需得他們來上場了,那里修士眾多,實力也是極強,需得早些做好準備。

    虛空元海之中,張衍負袖站在大鯤背上,望著那些旋生旋滅的玄洞,目光幽深無比。

    薛定緣走了過來,問道:“張真人看什么?”

    張衍道:“在入得山海界那時,我曾望見一處似與九洲相近的界空,只是虛空元海時時刻刻都在變化,那時所見,今朝再想觀得已是不能!

    薛定緣道:“記得真人說過,今朝不能,未必來日不能!

    張衍笑了一笑,望了一眼身后虛空,道:“的確如此,若有機緣,終能再見!

    楊傳望著玉梁教天域圖,年前他曾得密報,公常與公肖一般忽然失蹤不見,整個玉梁教,只剩下了貝向童一個帝君了。

    在知曉此事之后,他曾試著去書拉攏貝向童,若是后者同意,那么兵不血刃就可順利整合鈞塵界內所有力量,但是很可惜,此議卻被對方婉拒了。

    下來他未有任何猶豫,立刻派遣了蔣參、商晝二人前往玉梁教所在天域,決意抓住這個機會一舉迫降玉梁教。

    如今過去已有六個多月,一月前傳來消息,已是成功將玉梁中天域拿在了手里,并控制那里的禁制陣法,下一步,就是正式對此人動手。

    在他預想之中,只要再有一年半載時日,若無意外情形出現,就可解決此人。

    要是公肖、公常突然出現,他也可通過陣道趕去對付。

    不過因這兩人下落不明,公常此前又有投靠之意,是以他一直留著公氏兄弟執掌的那幾處天域未曾動,但他不會等得太久,待處置完貝向童后,若還不見這二人現身,卻也不介意將那些地界轉頭吞下,等這些事處置完畢后,就能集中全部力氣應付九洲修士了。

    正在思考之時,忽然間,心頭感得一陣悸動,不覺皺起眉頭。

    自從坐上積氣宮宮主之位后,或許是那寶物的緣故,有時能感得自身吉兇禍福,而這一次卻是強所未有的強烈,登時意識到,這定是有涉及到自己安危之事即將發生了。

    孔贏和那老龍死后,鈞塵界中現下幾乎無人可以對抗他,那么威脅很可能是來自天外。

    他下意識看了一眼天中,目中露出了深深忌憚,“莫非是此些人又要到來了么?”

    他本以為九洲修士至少還要再過數十載才至,卻未想到如此之快,思量了許久,便來至一座看去由數條晶鏈繞旋而成的法器之前,并起手往上一按。

    此是一架積氣宮煉造的兩界儀晷,玉梁教中天域與這邊相隔極遠,哪怕有陣道往來,通傳很是不方便,為了不致耽擱大事,才用上了此物。

    只是這等法器煉造不易,短時間內也就夠用個兩三次,不只是積蓄靈機的緣故,還有打造所用的寶材極可能承受不住,不是十分緊要之事,他也盡量不動,只用靈訊傳遞消息。

    儀晷之上有光華閃過,不一會兒,商晝模糊身影便就在里出現,稽首道:“宮主可是有什么吩咐?”

    楊傳沉聲問道:“你等進行的如何了?”

    商晝回道:“玉梁中天域內,玉梁教眾無一反抗,俱是向我投誠,可謂十分順利!

    楊傳冷笑一聲,道:“孔贏能以識玉制人,但卻難制人心,這也是預料中事!

    商晝道:“宮主說得是!

    楊傳道:“貝向童如今是何反應?”

    商晝道:“貝向童仍是龜縮不出,也不知在作何打算!

    楊傳沉默了一會兒,加重語氣道:“你等要盡量在年內拿下此人!

    商晝有些詫異,按照原定計劃,先占住中域一部,再一步步侵占貝向童轄下地界,試探其底線,最好是能將其從自己老巢之中逼了出來,這樣做好對付許多。

    但這是一個漫長過程,可能要數年乃至十數年,而現下直接攻了過去,很可能會面對無數禁制和陣法,那么他們兩個人所占的人數優勢無形中將會被削弱許多。

    他如實而言道:“宮主,這樣只靠我二人,勝算著實少了許多,未必能拿下此人,將來還會有更多麻煩!

    楊傳道:“我會把段護法派過去相助你等,可還有問題么?”

    商晝打個稽首,道:“若是三人,那便夠了!

    段護法名為段粟,乃是玉梁、積氣兩家聯手掃蕩鈞塵界時被迫臣服積氣宮的帝君,因是與宮中簽立了法契,故是楊傳對其極是放心,上回他帶著蔣、商二人往玉梁教來時,便是由其負責鎮守宮門。

    待得儀晷之上光影散去,商晝這邊也是撫平了靈光,他回過身來,對站在一旁蔣參言道:“不知為何宮主改了主意,莫非是公氏兄弟又出現了不成?”

    蔣參一思,道:“不會是公氏兄弟,如是有這等消息出現,我等當第一個知曉,因是有什么意料變故,宮主才會這般急著下手!

    “變故?”商晝驚疑道:“莫非是九洲修士么?”

    蔣參冷聲道:“九洲修士當還沒那么快到來,也許是宮主感應到了什么,既然宮主吩咐了,那我等這邊照做就是了!

    事實他們現下所做一切正是為了與九洲修士搶時間,容不得慢慢計議,哪怕一些地方明知道有不少疏漏,也只能先做了再言。

    百多天后,顧栗在陣道相助之下到的中天域中。三人商議了一下,便就乘渡法駕,往左天域而來。

    貝向童雖然自身不動,但并不是說不曾關注中天域中形勢,也是留有不少耳目在那里,三名帝君往左天域來,這動靜怎么也是掩飾不了的,他立刻便知道了這個消息。

    若是兩人,他還能憑籍地利稍作周旋,而三人卻怎么也是擋不住的,需得找尋盟友方能對付。他思量許久,就把神意向外一放。

    同一時刻,正在持坐之中的饒散人生出感應,把神意與之相合,霎時之間,兩人便在一處渾噩界空之中會面了,

    饒散人打個稽首,道:“不知道友尋我何事?“”

    貝向童回了一禮,道:“積氣宮已來尋我,此次來得蔣、商、段三人,我一人獨木難支,但若是道友愿意相助我,憑我二之力,再配合以禁制陣法,擋下這三人當不在話下!

    饒散人卻是未有立刻做出回應。

    貝向童神情倒顯得很是平靜,道:“道友可是不愿么?”

    饒散人搖搖頭,道:“道友此前將所有有關饒某的消息都是抹除干凈,未有使得蔣參二人發現饒某行蹤,對此饒某十分感激,算是欠了道友一個人情,這個忙定是會幫的,只是饒某心下卻有一個顧慮!

    貝向童道:“可是因為楊傳么?此人若來,的確不好應付,不過饒道友當時知曉公氏兄弟所在,若得他們相助,擋住楊傳不是難事!

    饒散人望去一眼,難怪對方先前幾次主動接近自己,原來是在打這個主意。不過公氏兄弟要是現在放出來,弄不好就要先轉頭對付他,是以萬萬不會如此做得。

    他呵了一聲,言道:“怕要讓貝道友失望了,饒某確實知曉公氏兄弟在何處,但是因約誓之故,現下他們還不方便在人前露面!

    貝向童點頭道:“那卻不知要等到何時呢?”

    饒散人回道:“至少也是在百年之后!

    對此他并未隱瞞,那是因為在他估測之中,等不了百年,鈞塵界就會發生大變了。

    貝向童沉吟道:“要是這般,僅僅憑我二人,的確是無法對敵楊傳了,不過在下仍是想邀道友與我一道打退蔣參等三人!

    饒散人十分意外看著了他一眼,道:“道友可是還有什么籌劃么?”

    貝向童道:“積氣宮先前曾招攬我,但我不曾應允,那是因為主動投順,其未必有會多會看重不說,不定還會逼迫我簽那契書,可若待擊退蔣參三人之后再與其做此商量,楊傳心存顧忌之下,就有極大可能做出讓步!

    饒散人點了點頭,他想了一想,道:“既然道友如此坦承,那饒某亦說一說自家打算!鳖D了頓,他才道:“我本是魔宗修士,于我而言,積氣宮與九洲修士也并無什么太大分別,如此說,道友可是明白么?”

    貝向童怎會不明白,他眼眸微凝,“原來道友還有這等想法,不錯,對道友來說這也未嘗不是一個出路!

    饒散人好整以暇道:“我若答應與道友同進同退,到時道友若不愿做此事,礙于誓言,那么便可能斷絕這一條路,但若道友愿意,那饒某可立刻與道友立契定約!

    ……

    ……(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