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未來 > 消失的白澤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青出于藍勝于藍 一(作者:峰雪打火機)
消失的白澤

《消失的白澤》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百二十九章 青出于藍勝于藍 一

    卓展和段飛火急火燎趕到姜玥的房間,登時被嚇得魂飛魄散?.毛.線.中.文.網

    不同于姬臼的中毒而亡,也不同于鈴蘭的上吊偽裝,姜玥,是被實實在在虐殺致死。

    被砍掉的雙手雙腳和身體一起胡亂地散落在血泊中,被挖出的眼球和被割掉的舌頭整整齊齊地擺放在在半撕開領子的胸口。少女那原本白凈細嫩的臉上滿是血痕淚痕以及手指的抓痕,讓人乍一看頭皮就一陣發麻,渾身上下都不自覺地打著冷顫。鬼能想象,她死之前到底經歷了多大的痛苦和絕望。

    隨后趕來的姚依依,看到這副慘相的剎那,直接驚叫著跟蓮香擁作一團,躲在卓展身后瑟瑟發抖。這位一向沉穩鎮定、氣質如蓮的女子第一次如此失態。

    卓展見過的死人也不算少了,但看到姜玥這副模樣,還是心下惶然、栗栗危懼。他咽了口吐沫,看著這個經歷了諸多折磨卻還死得這么悲慘的女孩,艱難地向前邁了一步。

    然而就在這時,只聽一聲凄厲的“嫂嫂”從背后傳來,還沒等卓展回頭,瘋狂的姬軻已踉蹌沖撞而來,撞開最前面的卓展和段飛,撲跪在半干的血泊里,抱起姜玥那殘缺不全的身體,撕心裂肺地哭嚎著,猶如天崩。

    血污登時就弄臟了姬軻的那件新袍子,不一會兒,臉上、身上、手臂上、便全都是了。猶如決堤的眼淚啪嗒啪嗒滴落到姜玥的臉上,扭曲的臉上寫滿了痛不欲生,即便是姬臼死的時候,他也沒有這般傷心、崩潰。

    見到姬軻這副傷心欲絕的樣子,姚依依心里很是不好受,一直噙在眼里的淚水終于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過了好久,姚依依小心翼翼地上前一小步,凄然說道:“軻兒,姐姐知道你跟姜玥最要好,也最難過?.毛.線.中.文.網但事出突然,謎團未解,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盡快找出殺人兇手,好還姜玥一個公道。她的尸體已經是這副樣子了,你一直這樣抱著也不合適,軻兒,還是交給卓公子吧。如果行兇之人還在這姬府逍遙自在,我們所有人都處于危險之中。軻兒,你想想……”

    姚依依的一番話讓姬軻逐漸安靜下來,但還是暗自啜泣著,他輕輕將姜玥鬢邊的碎發捋到耳后,又輕輕放下她的身體,眼睛一刻不離地盯著那張不再美麗的臉,緩緩站了起來,聲若蚊蠅:“卓哥哥,你,一定要找出兇手,嫂嫂她,不能就這么死了……”

    說完,姬軻便用袖子掩著臉,撞開圍觀的人群,大哭著跑了出去。

    姚依依也用絹帕拭了拭眼淚,紅著眼睛,對卓展哽咽說道:“卓公子,姜玥的尸體就靠你了……”

    “不用了!弊空鼓粊辛,死死盯著那可憐的少女,臉色冰冷得似是掛了霜。

    姚依依一怔,疑惑問道:“卓公子不檢查尸體了?那兇手……”姚依依突然想到,不同于姬臼和鈴蘭的尸體,姜玥這副殘肢實在太可怕了,卓展也應該是不想碰吧,于是趕忙改口:“哦,也是……姜玥這副樣子……還是差人請令史大人過來查驗吧!

    “不用了!弊空固痤^,把目光轉向姚依依,沉著道:“姚姑娘,不用請令史大人了。叫人把姜玥的尸體斂了吧。你和蓮香回房,等我消息!

    卓展說完便轉身,帶著段飛,穿過層層人群,快速離開了。

    留下一臉怔愣的姚依依,與蓮香不知所措地對望著,心中冒出了無數的疑問。

    “卓展,剛才你看到了吧!倍物w的聲音壓得很低,卻還是能感受到滔天的憤怒。

    卓展的眼睛瞪得血紅,咬牙說道:“啊,看到了。這就去找他。他說的對,姜玥,不能就這么死了……”

    出了石堡,卓展和段飛立刻四顧搜尋著。

    “卓展,那邊!”段飛拉了拉卓展的袖子,急切道。

    二人目光鎖定目標,匆匆追了過去,與那單薄的背影始終保持在二十米左右的距離。

    卓展、段飛一路追隨著他穿過了花園,繞過了石廬,來到了北院的西北角,整個姬府最偏僻的地方。

    此時,周圍已經看不到一個下人了,安靜得似乎能聽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的聲音。

    前面的腳步停住了,單薄的肩膀緩緩轉了過來,稚嫩的臉上還是一副迷惑人的純凈的笑容:“卓哥哥,段哥哥,你們……有什么事嗎?”

    段飛的臉黑得要命,喘著粗氣,咬牙切齒道:“姬軻,有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沒數嗎?說,為什么要殺姜玥?”

    “不僅是姜玥,還有鈴蘭、姬臼大哥。姬軻,我實在沒有想到,你相比于姬無忌,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你這副樣子,可當真是把我們蒙蔽得好苦啊!弊空贡湔f道。

    段飛的眼睛陡然睜大,瞳孔瞬間縮小,愕然回頭:“卓展,你說什么?連姬臼大哥和鈴蘭也……”

    “呵呵,呵呵呵……”姬軻拊掌搖頭,冷蔑笑道:“卓哥哥,怪不得依依姐姐會那么喜歡你呢,這么聰明的人,如果我是女人,我也喜歡!”

    “真的是你?”段飛勃然大怒,咆哮道:“姜玥和鈴蘭暫且不提,單說姬臼大哥,他可是像你父親一樣疼愛你啊,你怎么忍心……”

    姬軻的笑容驟然僵在臉上,一雙明明鋪滿星星的眸子卻是那般的陰邪瘆人:“是啊,大哥,真的很疼我呢。大哥死了,我也很傷心吶,但我沒辦法啊,誰讓我那么愛嫂嫂呢。大哥他明明之前都有鈴蘭了,為什么還要霸占著嫂嫂不肯放手?若是他主動把嫂嫂休了,我可能還會留他一命,畢竟,有他護著,我可是輕松多了!

    “瘋子……簡直是瘋子……”段飛難以置信地看著姬軻,不住地搖著頭,實在不敢相信之前那明眸皓齒的朗朗少年竟是這般嘴臉。

    “說說吧,你們是怎么發現是我的?”姬軻撣了撣有些褶皺了的袖子,用手沾了沾衣服上的血,湊到鼻子下面聞了聞,瞇起眼睛,一臉陶醉。

    “你左耳后有抓痕!倍物w冷冷說道。

    姬軻一怔,趕忙伸手摸了摸耳朵后面,陰聲道:“原來這里被她抓破了啊,居然都不疼,你不說,我都不知道呢。就因為這個,你們就懷疑我?”

    “還有你的反應!弊空寡a充道。

    “我的反應?”

    “沒錯,你的反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