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太上執符 > 第四百六十章 玄黃玲瓏塔(作者:第九天命)
太上執符

《太上執符》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百六十章 玄黃玲瓏塔

    “休走!留下至寶!”眼見著楊三陽便要腳踏金橋遠去,忽然只聽祖龍一聲呵斥,剎那間周身所有法則收斂于混沌珠內,然后混沌珠裹挾著龍族無匹大勢,向楊三陽打來?。毛線、中文網

    “若非圣人出手,擋無可擋逃無可逃!”瞧著鎮壓而下的混沌珠,楊三陽心中便升起一股擋無可擋,不可阻擋的直覺。

    一件先天至寶,在金仙手中與大羅真神手中,發揮出的是兩種效果、兩重天地。

    混沌珠出,裹挾著浩蕩無匹大勢,鎖定了無盡時空,就連太極金橋,此時亦受到影響,那混沌珠竟然擊穿了金橋的防御。

    “不愧是第三步大羅,再加上先天至寶,這一擊就算比之尋常圣人,也是相差不遠矣!”楊三陽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但是卻并不慌亂,只見其體內一道玄黃之氣流轉,下一刻一尊略顯虛幻的三十三重玄黃玲瓏塔虛影將其牢牢的護持住。

    玄黃玲瓏寶塔實體雖然尚未凝聚,但先天禁制卻已經衍生,足足有四十九道禁制,可惜并無先天神禁。

    那混沌珠擊穿金橋,已經空耗了大半力量,此時遭遇玄黃玲瓏塔的阻礙,頓時大勢去休。

    “砰~”

    混沌珠倒回,玄黃玲瓏塔的虛影潰散,重新回歸楊三陽體內,只見楊三陽從容不迫的在金橋上漫步,消失在了天邊。

    “這狗賊,竟然叫其逃了”龍珠內神光流轉,祖龍的法體自龍珠內走出,化作一團靈光。

    “這狗蠻子簡直是一個異數,竟然身懷兩件先天至寶,不論是那金橋,還是護身的寶塔,皆以防守為主,將其保護成了龜殼,想要將其拿下,談何容易!”麒麟王不動聲色的道。

    “若能將其擒下,便可多獲取兩件先天至寶,到時候好處多多,縱使壓制魔祖,也能省去無數苦功!”祖龍眼中滿是惋惜:“可惜了,之前道兄若能以昆侖鏡施展神通,借來圣人之力,鎮壓了那金橋,管叫其成為甕中之鱉!

    麒麟王冷笑不語,只是掃過時光二祖一眼,轉身向昆侖山戰場飛去。

    “你我各自收兵,莫要內耗了,還需應付魔祖才是正道!”鳳凰二祖你看我我看你,齊齊向天南而去。

    轉眼間場中只剩下時空二祖以及祖龍,卻見祖龍周身化作靈光,看向了時光二祖:“二位老祖,不如前往我龍族小述一番如何?”

    “閣下還是回東海修復形體吧,之前大戰閣下肉身被斬,如今唯留法體真靈寄存于混沌珠內,魔祖最善于天魔大道,你這個狀態對魔祖來說,可是再喜歡不過了!萬載之后,待你恢復祖龍真形,我二人再去東海討擾!”空間之神笑著道。kanmaoxian.com

    祖龍聞言大喜過望:“我定然在東海掃榻以待,到時候我等共商大計!

    商量什么大計?

    祖龍沒有說,時空二祖也沒有說,雙方皆只是會心一笑,已經曉得對方心中所想。

    三族大戰,以魔祖出世,宣告終結。

    只留下殘垣斷橫的西昆侖,那遍地的尸體、泥漿,還有滿地狼藉。曾經的西昆侖圣境,滿地瘡痍,不負之前靈秀。

    三祖此時已經生了齷齪,三族部下一番廝殺,皆有親朋好友死在對方手中,血仇已經結下,想要化解還需一番緣法。

    種族之仇,說難也難,說易也易。只要將老一輩人熬死,新一代人又豈會在乎什么種族之仇?

    要不了百年,種族之仇將會消耗殆盡。

    楊三陽漫步虛空,收了腳下金橋,周身一陣扭曲,邁步向靈臺方寸山中走去。

    梧桐樹下

    伏羲與媧百無聊賴的喝茶,伏羲有一搭沒一搭的擺弄著眼前八卦,似乎心不在焉的思索著什么問題。

    在不遠處,白澤呼嚕聲震動乾坤,梧桐樹干被那呼嚕聲震得瑟瑟顫抖。

    一襲青衣的青鳥,此時面色凝重的跪倒在地,低著頭不肯說話,時不時腦袋抬起,瞧著呼呼大睡的白澤,不由得露出一抹苦澀。

    三族大劫暫且告一段落后,待她返回靈臺方寸山,便看到了酣睡不醒的白澤,然后心中便已經察覺到了不妙。

    先天大陣一陣扭曲,楊三陽出現在了場中。

    “師兄!”

    媧與伏羲連忙站起身,迅速迎了上前,打量著楊三陽周身形體,待不見半分傷痕后,方才暗自松了一口氣。

    “你們兩個小家伙,都已經證道金仙,凝聚了法則本源,堪稱是與天同壽,怎么還這般沉不住氣!”楊三陽沒好氣的瞪了二人一眼。

    媧撇了撇嘴:“三族大劫這般大動靜,更有魔祖忽然出世,喊了師兄你的名號,你叫我們如何安心的下?”

    “行了,就知道你借口最多!”楊三陽下意識的揉了揉媧頭頂的發鬢,待看到那一雙似乎要殺人的目光時,方才訕訕收回手掌。

    “哼”媧不滿的冷冷一哼,然后轉身離去,消失在了桃花林中。

    “她的脾氣現在日益見長,莫非已經長大了?開始青春期的叛逆了?”楊三陽雙目內露出一抹思索。

    “小妹最不喜別人揉她頭發,尤其是不喜歡師兄揉她頭發”伏羲訕訕一笑:“師兄,你日后可千萬不要手賤了,小心小妹砍了你!

    “砍?”楊三陽一愣。

    伏羲苦笑著挽起袖子,露出一道白印子:“吶,你自己看吧!

    楊三陽去看,卻見伏羲袖子里的手臂一陣青紫,道道印子端的恐怖,不由得打了個寒顫:“果然,女人隱藏在骨子里的暴虐才最可怕!

    說完話,轉身看向了跪伏在地的青鳥,以及呼呼大睡的白澤。

    此時青鳥手中捧著燧人鉆與幌金繩,跪在那里一言不發。

    “起來吧,你都已經是大羅真神了,卻來跪我這金仙,傳出去也不怕別人笑話!”楊三陽看著青鳥,心中念動燧人鉆與幌金繩重新回歸。

    “你不怪我?”青鳥愕然的看著他。

    “殺都已經殺了,怪你作甚!況且,我看那三太子也是不怎么順眼!睏钊柭斐鍪,將青鳥扶起來:“只是那三太子身為大羅真神,更有東海氣數庇佑,想要隕落怕沒那么容易。未來必然還有一番劫數,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度過!

    “我連死都不怕,還怕什么劫數?”青鳥眼中露出一抹殺機:“只是唯恐這次魯莽,牽扯到了你……!

    “你應該知道,我從來都不怕什么劫數。與放出魔祖的大因果相比,你斬殺三太子亦不過是區區微末因果罷了,不值一提。你眼中的大因果,在別人眼中,或許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我與東海已經結下因果,自然也就不怕因果增重!”楊三陽不緊不慢的笑著道。

    青鳥聞言露出釋然的笑容,然后猛然一腳向白澤踹去:“老家伙,你敢坑姑奶奶我?不是說好了所有因果皆由你抗下嗎?你怎么事到臨頭成了縮頭烏龜!

    “嗖~”

    白澤化作流光,猛然躥上楊三陽脖子,雙手抱在一起,面色得意的看向青鳥:“呵呵,是你自己蠢,還能怪得了誰來著?”

    “你……姑奶奶我和你沒完!”青鳥見狀氣的胸口都要炸了,二話不說直接撲了上來。

    二人圍繞楊三陽你來我往,左拙右閃,不斷撕扯,彈指間楊三陽周身沾染塵埃,化作了乞丐裝,滿臉塵土的站在那里,一抹怒火在場中醞釀。

    東海龍宮,祖龍面色悲痛的端坐在案幾前,身前一道靈光閃爍,沉浮不定。

    “父王,三哥真身被毀,唯有大羅真靈殘留,不知該如何是好?”

    八太子瞧著虛空中飄蕩不定的三太子真靈,眼中露出一抹復雜之光。

    瓦罐不免井邊碎,將軍難免陣上亡。

    三太子身為大羅真神,論修為比自己還強盛了一籌,卻也在大劫中落得這般凄慘的下場,今日的三太子,或許就是自己的未來!自己的明日!

    喜的是,三太子一死,日后龍族在無人能撼動自己的地位,自己多年來夢寐以求的夙愿,即將達成。

    祖龍聞言默然不語,過了好一會才道:“去請鳳凰二祖到來!

    八太子聞言一愣,雙目內露出一抹愕然:“我龍族已經與鳳凰二祖撕破面皮……!

    “帶著這件先天靈寶去!”祖龍手掌伸出,光華一閃,露出了一把長槍。

    長槍銀白似雪,流轉著道道先天神威。

    “先天靈寶?”八太子愣了愣神:“父王,這……”

    “莫要啰嗦,速速去請他二人就是了”祖龍打斷了八太子的疑惑。

    這可是先天靈寶啊,修行到如今,八太子自己身上也無半件先天靈寶護身。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他究竟想要做什么?竟然甘愿付出這般大代價?”八太子的心中充滿了疑惑,不知為何,一股不祥的預感自心中升起。

    但是卻不敢違逆了祖龍的命令,只能持著先天至寶一路化作虹光,向著天南而去。

    “一件先天靈寶,怕是不夠……”祖龍瞧著八太子遠去的背影,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