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生活系男神 > 第255章 新卡片 5000字大章(作者:起酥面包)
生活系男神

《生活系男神》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255章 新卡片 5000字大章

    小琉璃的動作、神態、語氣都自然至極,像極了生活中老夫老妻的模樣。www.cancdp.live

    汪大少的心情突然變得很好很好。

    “好啊,那我們一切從簡!

    含笑轉身,和蒙納洛握手:“領導發話,我就不留您了,感謝盛情!

    蒙納洛原本也沒打算要陪著吃飯,聞言,堅持幫汪言把餐具整理好,然后微笑道別。

    “祝貴客們用餐愉快!”

    行政總廚見狀,默默幫劉璃整理餐具、斟茶。

    其實餐具什么的根本不需要整理,如此做態,只是在表達重視而已。

    駐店經理、行政總廚都親自上手幫忙,服務生們更不會閑著,清桌、斟茶、擦手,把大家伺候的無微不至。

    主廚甘兆棠跟汪言確定菜品,賣力的推薦著拿手菜。

    接下來,就是其樂融融的一餐。

    很難確定是因為什么原因,反正在餐桌上,大家出乎意料的和諧,一點敏感的話題都沒有聊。

    于是,富貴哥舒坦了。

    劉璃在左邊照顧著,右側是林柏洲,聊聊車、聊聊酒,偶爾再跟韓陸洲吐槽一下男寢里的各種沙雕行為,像極了一個平平無奇的大學生。

    黃旭下了死力氣,把娜吾和犖犖哄得眉開眼笑。

    當然,不是因為什么搞笑段子,而是當親姨似的各種拍馬屁和致歉,那排面,嘖嘖。

    差不多都快吃飽的時候,汪言終于把呂亦晨放進來。

    舔狗晨一進門,直接就連干三大杯白酒,好話不要錢似的往外放,娜吾和犖犖又當一波親姨。

    席間,汪言隨口問起陳宇航的現狀,林柏洲搖頭。

    “最近不曉得干嘛呢,基本不和我們出來!

    黃旭則神秘兮兮的的一笑,壓低聲線:“聽說啊,那孫子出去胡搞,不曉得玩什么花樣,長了一嘴菜花……哈哈!”

    哈?!

    汪言都給弄一愣。

    就一張臭味卡,最了不起就是愛上臭豆腐、鯡魚罐頭唄,怎么會那么夸張的?

    “真的!”大黃信誓旦旦的拍胸膛,“我另外一個哥們給丫找的老中醫!”

    行吧,可能人家內心深處就是有什么隱藏屬性,被開發出來了唄!

    汪言哈哈一笑,不再惦記陳大少。

    至此,那天晚上的破事,算是徹底收尾。

    吃到最后,娜吾端著一杯紅酒過來,攆走林柏洲,坐到汪言身旁。

    “汪汪,敬你一杯酒!

    娜吾有點抹不開臉的樣子,扭扭捏捏,細聲細氣的。

    汪言馬上堵住她的嘴:“別跟我虛頭巴腦客氣那些沒用的,你在恢復期,少喝點酒!

    “嗯嗯,就這一杯!”

    娜吾戴著大大的荷葉帽子,遮著額頭上的紗布,嘴唇吃得油汪汪的,看起來越發的蠢兮兮。

    “那個……你不讓我謝,可是那么多錢,我拿著燙手,怎么辦?”

    “買護膚品啊,再不行就去整個容!

    汪言跟她瞎扯淡。

    主要是沒法說別的,劉璃就在旁邊……額,跟劉璃沒關系,汪總本來就正派。

    娜吾咬咬嘴唇,終于說出憋在心里好久的打算。

    “我的零花錢夠買護膚品的,那90萬,我想了好久,不能收,醫藥費什么的我不跟你客氣了,但是你為我出氣,花給朱什么100萬,你把錢拿回去,你的好,我都記在心里……”

    娜吾的語句有點碎,但意思是表達清楚了。

    話音才落,周圍就有點安靜。

    她的聲音不算大,但是大家都豎起耳朵聽著呢,很是關心的樣子。

    “別鬧!蓖粞詳[手笑,“哥的三觀比較正,最討厭朋友跟我談錢!

    “和三觀有什么關系?!”

    娜吾愕然,隨后很不滿的撅起嘴:“你才別鬧好吧?跟你聊正事呢!”

    看著認真的熊大,汪言沉吟片刻,決定把緣由說清楚。

    因為不只是娜吾不理解,很多人心里都有想法,其中甚至可能包括劉璃,只是沒問而已。

    總要解決的,今天或許就是一個好時機。

    清清嗓子,汪言慢條斯理的開口。

    “我一直認為,不管什么事兒,誰做的誰負責!

    “當天晚上,面對朱季軻,換一種處理方式,不花這100萬,未必不能解決問題?础.線、中.文、網”

    “砸錢,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我自己想要發泄怒火!

    “那么,接下來的一切后果都應該由我自己承擔!

    “事情鬧大了,100萬沒擺平,我不可能讓你幫我掏額外的費用、承擔不屬于你的責任,法理上、人情上,都說不通!

    “假設我沒花那100萬買一聲響兒,朱季軻、呂亦晨、黃旭,該賠償給你的錢,仍舊要賠償!

    溫聲細語講到此處,抬眼瞟過去,呂亦晨和黃旭頓時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對對對,應該的!”

    “我的責任,我肯定要賠的嘛!”

    汪言笑著一攤手:“所以,我花錢是為發泄,我不能因為圖一時痛快,就拿走屬于你的賠償,兩碼事,得分開算,我可丟不起那人!

    “可是……”

    娜吾覺得有哪里不太對勁兒,但是一時間想不出來。

    沒辦法,只好轉頭求助劉璃:“小琉璃,反正這錢我沒法拿,你幫我嘛!”

    “我不管!

    劉璃直接搖頭:“汪汪處事比我成熟,你們自己商量著辦!

    舒坦!

    汪言回手攬住劉璃的小蠻腰,心情大悅。

    娜吾一噘嘴,回頭找林薇薇。

    “薇薇姐……”

    熊大偶爾一撒嬌,真的是膩人又可憐。

    平之的立場更中立一些,汪言是兄dei,娜吾是姐妹,聞聲只好出來幫腔。

    “狗子,你得考慮一下娜吾的感受,那么多錢,你不在乎,對娜吾是多大的心理壓力?”

    此言在理。

    從汪言自身的角度考慮,那100萬花得超級爽,賺了面子又賺了經驗,身為神豪,萬萬沒有再收回來的道理。

    但是從娜吾的角度考慮,那90萬,真心燙手。

    都不提姐妹們心里會有什么想法,她自己就承受不住那種折磨,感覺像是從好姐妹男朋友那里收到的施舍。

    人和人是不一樣的,或許有些女人會開開心心的拿著錢,然后心里愈發活泛,惦記著更多,但娜吾不是那種人。

    自卑,就意味著更難坦然。

    ……

    汪言微微垂著眼瞼,似是沉思。

    面對著如今的汪大少,夠資格開口相勸的人不多,有立場勸的人更少。

    林柏洲被親妹怒瞪十三眼,不得不站出來打圓場。

    “汪言啊,薇薇說的對,你的層次比我們都高,對待金錢的態度和我們這些小平民有斷層,你不當一回事兒的數字,可能是我們20年的工資!

    挺委婉的,但本質上仍舊是站娜吾。

    汪言從來都不是聽不得勸的人,既然娜吾受不住,那就給她安心。

    做男神,面子固然重要,卻不必太矯情。

    “好!

    汪言點點頭,對娜吾笑笑。

    “我收回來一大半,拿50萬,剩下的你就安心收著!

    90萬變成40萬,娜吾大喜過望,嗖一下挺直胸膛……額,其實挺不直,但是挺嚇人的。

    “真噠?!汪汪你最帥了,來來來,敬你一杯酒,干杯!”

    如果是只有兩個人的場合,怕是不止敬酒,應該再有一個擁抱。

    汪言當然不敢想,心情愉快的與她碰杯。

    兩人正要喝酒,呂亦晨起頭,突然莫名其妙的鼓起掌,就跟直播間老鐵似的喊一嗓子:“汪爺大氣!”

    “對,汪汪你帥的喲!”

    姑娘們都湊趣跟著鼓掌起哄,也不曉得這種事有什么好起哄的。

    行吧,你們開心就好。

    汪言微笑搖頭,心情同樣很暢快。

    收回來多少錢都不值一提,但是能解開娜吾的心結,這事兒才算是有始有終。

    然而,突如其來的一句玩笑,瞬間讓房間里一靜。

    “這酒得喝交杯!”

    臥槽!

    誰特么這么沒有眼力見?!

    汪言一扭頭,就看到何犖犖正在興致勃勃的鼓掌起哄,表情看上去特別自然,但是對比著旁邊a的驚愕,就顯得特別的刺眼。

    房間里,突然之間就有點安靜。

    你大爺的!

    婊婊你是不是想死?!

    綁起來用三個小夾子夾住兩個耳垂和嘴唇,夾整整一宿是什么感受你想不想體會一下?!

    汪言有點怒,心里一瞬間就閃過好多種極其殘忍的懲罰。

    眼看著氣氛即將滑向一個不受控制的方向,汪言身旁突然又響起一聲歡呼。

    “對!交杯交杯!”

    劉璃站起身,不但鼓掌起哄,還把汪言的酒杯給滿上了。

    “娜吾,把你那破帽子摘了,得露臉!”

    劉璃興致盎然的叫囂著,娜吾滿臉懵逼的功夫,林薇薇、盧媛媛她們都跟上了。

    “來來來,準備錄像!”

    “娜吾你往回縮一縮,別欺負人家狗子沒你占地方!”

    “抓緊抓緊,最后兩杯酒,喝完咱們繼續下一攤!”

    臥槽,芥么刺激的么?!

    汪言的心情瞬間就很忐忑。

    當著自家媳婦的面,和另外一個大美女喝交杯酒,簡直……變態!

    關鍵是,正宮娘娘親口批準,相當于奉旨開葷……

    舒坦!

    眼看著所有人都在起哄,不忍心駁三萬面子的汪大少把心一橫,痛快的伸出手。

    “行,來吧!”

    娜吾是有點傻,但不是真傻,雖然被她們鬧得挺害羞的,但是仍然貼著汪言站好,不發一言的把手橫過來。

    “來就來!反正只是感謝而已……”

    鼓掌起哄聲中,兩人雙臂交纏,舉著酒杯,一飲而盡。

    叮!

    沉寂很久的系統,突然發來賀電。

    【美酒如血,美人如玉,酒不醉人人自醉,你激活一項神秘獎勵】

    【真吉爾刺激】

    【一次性卡片】

    【當你和某位異性喝完一杯交杯酒以后,就可以對她使用本卡,對方的刺激感將被數據化,1個小時以內,數據的峰值即為刺激值】

    【刺激值可以用來為她修改任意屬性,具體比例,使用時自有顯示】

    【注1:本卡片只可以用于顏值分90以上的異性身上】

    【注2:刺激值只能應用于該異性本身】

    【注3:刺激值沒有使用時間的限制】

    嘖嘖,我就知道,一有什么好事壞事,破系統肯定出來看熱鬧!

    雖然沒想好新卡片該怎么用,但是很明顯,新卡是一張少見的的精品卡。

    能修改屬性的商品,永遠都比單純的金錢有價值。

    汪言放下酒杯,心情大好,笑得十分開懷。

    然后三萬小姐姐貼著耳邊冷哼哼問:“美了吧?”

    唰!

    冷汗當即就冒了出來。

    小姐姐你聽我解釋,我不是因為喝交杯酒才開心的!

    當然,其實劉璃沒在乎,既然她敢開口提議,就不會把結果放在心上。

    笑瞇瞇拉著汪言坐下,又悄聲叮囑一句:“犖犖那里,你給她點補償吧!

    “為什么?”

    汪言頓時皺起眉。

    “打架又不是人家引起的,犖犖跟娜吾一樣受傷住院,結果你對人家冷言冷語冷著臉,所有人賠禮道歉都是沖著娜吾去的,好像她是個搭頭似的,換誰不委屈?”

    劉璃好聲好氣的和汪言講道理。

    好吧,確實有道理,但汪言就是不喜歡何犖犖。

    “她那么婊,而且對你老公虎視眈眈的,你還幫著她?”

    “什么虎視眈眈的?她還沒開始勾引你呢吧?”

    劉璃哭笑不得的推一下汪言,然后嘆口氣。

    “以后怎么樣,是以后的事情,我不會拿沒有發生的事情去判斷一個人!

    “她不服氣我,喜歡搶我的東西,是她性格里的缺陷,但是不會掩蓋她身上的閃光點!

    “反正,我永遠都會記得,去年受傷,是犖犖跑前跑后,照顧我、陪伴我、為我哭!

    汪言沒話說了。

    做人要善良,每個人都懂,但是能夠真正做到善良的人卻并不多。

    身為劉璃的男朋友,怎么辦?

    當然是鼓勵她,保護好她的善良!

    “行吧,我把錢給你,你愛給她買什么就買什么!

    “我拿你錢干什么?”

    劉璃翻個白眼,然后纏人的黏上來:“好汪汪,你要親自出手,把面子給人家圓上啊……”

    “我真是……上輩子欠你的!”

    汪言氣不打一處來,結果被小姐姐一句話就給懟沒電了。

    “我才是上輩子欠了你呢!你自己數數,多少姐姐妹妹圍在你身邊討好賣乖來著?星師怕是更多吧?!”

    額,其實沒多少,你看我顏值才加幾啊……

    理不直,氣不壯,汪言只好認慫。

    當然,嘴是要硬的。

    “什么啊,明明是你們帝舞校風不正,單身姑娘凈盯著閨蜜男朋友!”

    “別瞎說!”

    劉璃氣得又翻起白眼,眼白可大了。

    “哪里不都是一樣?男生好看又有錢,怎么著都會有大把姑娘盯著,好像誰能攔得住似的!姐當初相中你,就是覺得你人好、順眼又不招風,誰成想……哎!”

    汪言被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感覺怪對不起三萬的。

    都是系統的錯,我原本真的是你期望的模樣!

    鍋一扔,汪大少立即恢復自然:“帥點沒壞處,以后咱倆有孩子,像我像你都不虧嘛!

    “呸!抓緊辦你的事兒去,誰要跟你有孩子?”

    長久的開發之下,三萬的少女清純中,又多出一絲成熟女人的嫵媚,那小白眼好看的喲……

    你等著,哥待會兒就把刺激卡拍給你!

    倆人嘀咕完,汪言終于開始辦正事。

    “犖犖啊……咳咳!”

    汪大少一直沒怎么正眼搭理過人家,冷不丁叫得那么親切,自己都別扭。

    何犖犖愕然抬頭,目光在汪言臉上停頓片刻,突然轉向劉璃。

    汪大少心一橫,直接道歉:“那天晚上的事兒,是我誤會了你,對不住;仡^給你轉過去10萬塊錢,算是大黃他們幾個給你的補償,別嫌少,也別跟我客氣!

    話說的有點別扭,因為心里就別扭,但是能讓汪言當面道歉,這個面子可給大了。

    何犖犖眼圈瞬間就是一紅,看著架勢似乎要開哭。

    不過她到底忍住了,盯著劉璃半晌,直到劉璃微笑點頭,才突然哽咽著擠出來兩個字:“謝謝!”

    行吧,破事在汪言這兒,就算徹底解決了。

    婊婊和劉璃以后怎么交流,那是她們自己的事。

    反正汪言心里是一片輕松。

    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做錯事說句對不起,算不上折面子,反而是成熟大氣的體現。

    至少,好幾個女生因為那句對不起而動容。

    最后一杯酒,集體干杯,大家各回各家。

    原本那幾個愛玩的妹子是打算再去唱歌蹦迪的,然而有大黃和小呂在,沒人敢張羅,都怕喝多以后再出什么事,倒叫汪言省下不少心。

    汪言沒送她們,直接拉著劉璃上樓。

    聊天談心中,時間嗖嗖嗖嘩嘩嘩的過去。

    聊累了以后,三萬開始皮。

    “怎么樣,汪大少,跟娜吾喝交杯酒是不是特別刺激特別舒服?”

    汪言陡然從閑聊驚醒。

    刺激?!

    對!

    哥剛拿到一張必須用給劉璃的卡片來著……

    嘿嘿一陣壞笑:“妞,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刺激!”

    “呵!”

    小姐姐每次放倒狗子以后,嘴都硬氣得很。

    “我不懂?!怎么著,你是嫌棄帝舞14屆古典一姐的基本功不夠扎實么?要不要再給你來點刺激的?!”

    不作就不會死,真的。

    汪言腦海里靈光一閃,關于那張卡片應該怎么用的設想,頓時隨著老師們的神出鬼沒的蹤影而成熟起來。

    騰的一下躥起來,拎著三萬,開始給她套衣服。。

    ………………

    上月欠更補到15500月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