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靈器復蘇 > 第五百五十四章:去年的第十名(作者:木羽瀾風)
靈器復蘇

《靈器復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五百五十四章:去年的第十名

    比賽還是很有意思的,至少在辰風發現了很多有趣的靈器?.毛.線.中.文.網

    甲擂這邊的韓梅梅對陣李雷,兩人打得難分難解,李雷用的是一把草繩,草繩就像是蛇一樣蜿蜒盤旋,想要將韓梅梅給捆起來。韓梅梅用的是一把簪子,不是什么來頭。

    正在緊要關頭之際,韓梅梅身邊忽然出現了一只公雞!

    這只公雞來得十分突兀,誰也沒有預料到。

    公雞仰天一叫,發出高亢洪亮的雞叫聲,聲音中傳蕩出了一道道的漣漪,迅速地卷向了李雷。

    李雷聽到了那雞叫聲,竟是腦袋一晃,身體竟然不由自主地做出各種練劍的動作,劍術動作有板有眼,十分規范。

    可是他手里沒有劍,只有一根草繩靈器,結果連了半天,草繩把自己給捆起來了,也是相當滑稽,惹得許多人大笑不止。

    很多人就猜測,韓梅梅那只雞可能是祖逖的“聞雞起舞”,聽到公雞叫,就得連祖逖的劍法。

    李雷還沒練完,就直接被韓梅梅給踢下了擂臺,而他摔下擂臺后,還在不停地扭動著身子,想要把動作完成,似乎不做完一整套不罷休。

    最后還是被賽場上的醫療組和裁判組給按住,強行解除了靈器的控制。

    辰風看到丙擂兩人的對決也很奇特,一中年大漢隨手一撒,漫天花朵從空中飄落,這些花在大漢身邊舞動著,孱弱凄美。

    要是個女孩子也就算了,至少襯景,但一個虬須大漢在花海里徜徉,就顯得相當怪異了。

    這個時候,大漢猛喝一聲:“花落知多少?”

    聲音猶如驚雷般響徹在臺上。

    中年大漢的對手是一名青年,被他這么一喝,眼神渙散了一下,竟是站在原地開始數起了那漫天的花瓣:“一、二、三、四、五……”

    青年人被靈器影響了,一心想要知道那些花到底落下了多少,根本無法反抗。www.cancdp.live

    想都不用想,中年大漢估計是封印了孟浩然的靈器,來自“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這場比試結果也是不言而喻,青年人直接被大漢用花給撂倒了。

    ……

    擂臺上出現的靈器千奇百怪,也是相當神奇。每個擂臺要分出勝負的時間不確定,一場比試結束,裁判在宣布結果之后,立馬就會喊出下一場的選手上臺,井然有序。

    章居松和梁尚清兩個老頭子大概是和辰風投緣,擔心辰風第一次參加比賽等下吃虧,所以每一個擂臺,他們兩個都會給辰風介紹這些靈器。

    猜一猜這些靈器的來頭,告訴辰風如果遇到這些靈器,該怎么躲避是最好的,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見解告訴辰風。

    辰風的實力自然是比他們兩個好多了,如果遇到這些靈器,對他來說,都是靠著修為碾壓。

    但他也是虛心聽著,對兩個熱心的老頭子來說,他們會去分析對手靈器的弱點,這樣聽一聽別人的意見,對辰風也是有好處的。

    辰風從來都不會托大。

    “壬擂,三百九十號翟子巖,對陣四百三十二號周娜!”

    很快,辰風就發現了翟家的翟子巖,他是壬擂的參賽者,上臺后仍然戴著口罩,因為是翟家的天才,所以一現身,也是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他的對手是周家的一名女子,名為周娜。

    這是一場開脈組的較量!

    周娜的名聲比翟子巖還要大,因為她是去年的第十名,也是公認的冰山美人,去年給大家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許多人都認得她。

    周娜一出場,立馬全場歡呼,大家都顧不上去看其他擂臺了,直接就把目光往這邊看來了。

    “周娜!周娜!周娜!”

    周娜的支持者有很多,人長得漂亮,實力又強,自然受到很多觀眾的追捧。

    而翟子巖相對人氣就不怎樣了,他只是今年剛參賽,沒有過往戰績。

    但總終歸是七大家族翟家的人,第一輪七大家族就互相碰上了,令人十分期待。

    七擘年會,說白了,其實就是來看七大家族的天才秀場的,他們之間的比試才是最精彩的。

    辰風也想看看這個家伙到底有什么厲害的地方,整天戴著一個口罩,也不嫌悶。

    話說回來,他還想著什么時候把這個家伙給綁起來拷問一頓。

    ——

    翟子巖站在賽場上,看不出什么神情,只是盯著對手在思索著什么。

    而他的對手周娜,是一位冷若冰霜的女子,身著一襲白衣,面色冷淡,看上去十分不好惹。

    “這位周娜可不簡單!去年她就參加過比試,獲得了開脈組的第十名,她的靈器我印象也很深刻,我和老梁兩人研究了許多,猜測她的冰應該大有來頭,小伙子,你想不想知道?”

    章居松熱切地轉頭對辰風道。

    “章老伯,別賣關子了,趕緊說說,讓我也開開眼界!背斤L趕緊求教道。

    章居松和梁尚清兩人觀看了好幾屆年會比試,他們熱衷于猜測別人的靈器,雖然實力不高,但對很多靈器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辰風也很佩服。

    “好吧,告訴你也無妨了,這個周娜啊,她掌控的是一種冰和云霧的靈器,這種冰非常厲害,去年她只是一眨眼,就將整個擂臺給冰封了,不僅如此,天上的云霧還能被她掌控著,用來偽裝自己的行蹤!

    章居松介紹起去年比試的情況,想到周娜的靈器也是十分驚嘆。

    “所以那是什么靈器?”辰風問道。

    “我們只能猜測,不知道你語文學得怎么樣,我們琢磨了許久,這位周娜,她的靈器極有可能是來自岑參的‘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淡萬里凝’,她的靈器還能控制白雪,好家伙,等下你看看就知道她有多厲害了!

    章居松感嘆道,雖然他年紀大,但對于這些強大的年輕人總是抱有敬意。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淡萬里凝”這句詩是來自岑參的《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那是一首描寫冬日雪景的詩句。

    這首詩最出名的一句,應該是“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如果說周娜封印了岑參的靈器,能夠把這首詩描寫的雪景給展現出來,那確實非常厲害。

    “是啊,就是不知道這位翟子巖到底實力如何,去年他沒有參賽,今年也是第一次出手。不知道是不是去年第十名周娜的對手!绷荷星逶谂赃呎f道。

    “我們看一看就知道了,七大家族的年輕人,每一個都不能小覷!”章居松很是期待這場較量。

    場上的歡呼聲也十分熱烈,去年的第十名這么早就出場,十分有看頭!

    “比賽開始!”

    壬擂的裁判喊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