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劍履江湖 > 第二十七章 扎木合的決定(作者:天極水月)
劍履江湖

《劍履江湖》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七章 扎木合的決定

    達瑪王國的荒原上,一個臨時建立起來的宿營地里燃起了篝火?.毛.線.中.文.網

    在這個缺乏通信和照明手段的時代,能在夜間行動的軍隊都是強軍,在絕大多數的夜晚,軍人和平民都處于休息狀態,探馬不也不例外。

    騎白輕騎的探馬斥候扎木合慢吞吞地從黑暗中走了出來,走動的時候,身上的盔甲叮當做響。

    他剛剛喂完馬,確定自己的馬和同伴的馬狀態都不錯,這才回到篝火旁邊填自己的肚子,對于騎兵來說,戰馬是除了生命之外最重要的東西,不能有半點馬虎。

    踏白軍不是正規軍,實行的也不是周軍的軍制,雖然原則上陳瓊要求踏白輕騎執行偵察任務的時候不能少于十個人,但是事實上江北蠻族的人更習慣和自己熟悉的人組成一隊,不但彼此之間熟悉,配合也更默契,人數自然也多少不同。

    青衣江北有很多個“族”,基本上相當于中原地區的村,很多人聚集而居,就成了一個族,并不一定有血緣關系。

    扎木合這一隊有六個人,都是同族,其中兩個人還是親兄弟。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在行動的時候,他們的行動效率也更高,例如現在,扎木合去照顧戰馬的時候,其他們就可以安心地做別的事,不用擔心自己的戰馬得不到足夠的照料。

    比較傳統的宿營篝火是在平地上架起一個火堆,但是加入踏白軍之后,有專門的人做過指導,所以現在他們用的篝火方式是神策軍式的,有一個淺坑,坑邊還挖有風道,除了可以節省燃料之外,還能減少火光外泄,燒水煮飯也更容易。

    踏白輕騎的后勤補給都由西征軍后勤部門統一提供,除了基本的食物之外,每人還有一套鋼制的餐具?.毛.線.中.文.網這種餐具本來是陳瓊為小崗物流這種經常需要在野外露宿的人員設計的,仿制78式飯盒,但是沒有水壺,加一個由兩片鋼片軋成的十字式加熱架。

    陳瓊在青衣江北抗擊過疫情,所以組建西征軍的時候,對個人衛生也很重視,專用訂制了一批這種飯盒下發到每一個士兵手里。

    當然因為煤鐵聯合體的產能,目前離人手一盒的標準還很遙遠,倒是踏白輕騎因為經常需要單獨行動,所以提前配發了。

    扎木合回來的時候,他的族人已經用這種飯盒煮好了黍米粥,里面混雜著掰碎的干糧和白天采摘的野菜,火堆上還烤著一只剝掉皮的野狗。這些蠻族戰士都是好獵手,哨探途中也不耽誤收集食物。

    扎木合是老獵手,前年江北大疫的時候,他的長子也沒能幸免,如果不是陳瓊在江北醫院施藥就留不住了。扎木合家和很多人一樣,都供奉著陳瓊的長生牌位。

    所以扎木合聽說陳瓊在蜀川三郡征兵之后,立刻就帶了幾個族人應征,算是第一批入伍的踏白輕騎,幾乎參加了西征軍到現在為止的所有戰斗。

    踏白軍不設軍功,全憑斬獲,扎木合仗打得多,收獲自然也高,這次在若利城,他用自己的全部戰功換了一件叫做云紋甲的半身騎甲。

    這種騎甲是虎豹騎裝備輕甲的升級版,本來是準備配發給騎兵高級將領們的,鋼板在沖擊成型前增加了水力鍛打,表面熱處理之后加了烤藍工序,不但防銹,而且材質更均勻。所謂的云紋其實就是水錘鍛打之后留下的痕跡在被沖壓成型之后形成的花紋。

    當然考慮到達瑪軍人那悲催的裝備水平,云紋甲在防護水平上和普通輕甲并沒有特別大的區別,最大的區別應該體現在外觀上,經過烤籃工藝的云紋甲看著更漂亮,顏色也顯得更有煞氣。

    扎木合的長子痊愈后留在了青衣江醫院里當了護士,現在跟著許大夫夫妻學醫,算是蠻族青年當中少有吃上皇糧的人,而且不像當兵吃餉的族人那樣讓家人擔驚受怕,不但安穩,還能照顧家人,所以扎木合沒什么負擔,也更合得花錢打扮自己,在別的踏白軍騎士忙著通過軍郵系統往家里倒騰東西的時候,他已經在往自己身上倒騰了。

    所謂的半身甲并不是只有上半身,事實上這種甲是陳瓊根據歐洲騎甲簡化設計的,除了去掉了頭盔上的面罩外,還減少了一些附屬件,不過仍然分為很多部分,可以對全身進行防護。

    這也是這種甲只配發給高級軍官的原因——它穿起來太麻煩了,一個人幾乎沒辦法完成。

    事實上即使采用了沖擊工藝,這一套甲下來也有好幾十斤重,穿上它防護力是強了,但是戰馬的負重也要增加,其實并不適合踏白輕騎,只不過扎木合有三匹馬,騎術又精,可以穿著盔甲經常換馬,所以才沒有拖累全隊的速度。

    因為云紋甲穿脫不易,所以扎木合喂馬的時候并沒有脫掉它,也就是他身體強壯,不然的話,整天穿著這么重的一套家伙還真吃不消。

    他在篝火旁邊坐下來,捧起自己的飯盒,一口把已經涼了的米粥喝下去小半盒,然后也不嫌手臟,直接伸手撈飯盒里泡軟的干糧放進嘴里。

    身邊一個年青的族人笑道:“扎木合老爹,當心把舌頭吞下去!

    扎木合瞪了他一眼,又灌了一口米粥,這才板著臉教訓道:“有東西吃的時候就要快吃,只有咽到肚子里的東西才是自己的!

    篝火對面坐著的另一個青年用一塊動物的皮毛擦試著自己的長刀,輕聲說道:“今天什么都沒遇到,也不知道明天會怎么樣!

    “蘭陵王的大軍就是從這個方向過去的!痹竞虾芸隙ǖ卣f道:“我們追著大軍的痕跡,肯定能找到需要的東西!

    他看著那個擦刀的青年,說道:“阿合馬,你肯定會賺到娶老婆的聘禮的!

    阿合馬是那個青年的名字,他家里給他在鄰近的部族里定了一門親事,是個很有名的美女。但是女方家里要一大筆彩禮,所以阿合馬才和弟弟出來投軍,希望能賺到足夠的錢。

    阿合馬嗯了一聲,正想說話,扎木合突然噓了一聲,示意他不要出聲,然后自己撲倒在地上,把耳朵貼在地面上聽了一會,低聲說道:“滅火,有人騎馬過來了!

    阿合馬一下跳起來,用刀鏟起火塘旁的浮土,幾下壓滅了火頭。另外幾個人則飛快跑到戰馬旁邊,控制它們防止發出聲音暴露位置。

    扎木合帕在地上聽了一會,再次抬起頭來,示意幾個人湊過來,低聲說道:“十幾匹馬,往西去了,不像是我們的人,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六個人對十幾個,數量對比有點大,但是夜晚還在行動的騎士多半不會是牧民,于是阿合馬首先說道:“我想去!彼f道:“如果能找到達瑪人的大隊,我們就發財了!

    “好!痹竞峡吹狡渌麕讉人沒有反對,輕聲說道:“咱們跟上去看看,好歹賺些好處再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